孙海潮 :法国与意大利相互召回大使为哪般?
来源:环球网 2019/02/12 10:10:26 作者:孙海潮
字号:AA+

导读: 2月7日,法国外交部宣布因意大利政府发表对法国局势的“极端声明”,近几个月来对法国进行“前所未有的攻击”和多次“不可接受的挑衅”,决定召回法国驻意大使克里斯蒂安·马赛特“回国述职”。

2月7日,法国外交部宣布因意大利政府发表对法国局势的“极端声明”,近几个月来对法国进行“前所未有的攻击”和多次“不可接受的挑衅”,决定召回法国驻意大使克里斯蒂安·马赛特“回国述职”。召回大使是严重外交抗议的一种,对方也必须相应召回大使。大使缺位,只能由临时代办暂行职务,两国外交关系就下降为代办级,因而便不能称作是全面外交关系。只能在两国外交危机解决之后,大使才能返回。法国和意大利既为重要邻国,是欧盟重要成员国,又同为西方“民主”大国,双方为何爆发自1945年二战结束以来最严重的外交危机?不是说好的“民主”国家不会发生冲突吗?

英国虽然尚未脱欧,但已被视为“外人”,意大利则升格成为欧盟第三大经济体。意大利与法德和荷比卢6国共为当年欧共体创始国,被称为欧盟“硬核”即铁杆成员,欧洲建设的每个重大进步,都得到意大利的热烈拥护和积极参与。欧盟在冷战后迅速扩大至28国,导致分歧增多,特别是近年多重危机叠加,在几乎所有问题上都难以形成一致意见,“多速欧洲”成为推动欧洲建设的唯一选项。法国作为欧洲建设的的政治领袖,始终视意大利为“志同道合者”。但月盈则亏,2008年的主权债务危机当头棒喝,把欧盟一下子打回原型,意大利作为主权债务危机“欧猪(PIGS)集团”的重要成员,债务、金融、经济和社会危机同时爆发,又因加入欧元区而难以通过货币贬值增加出口竞争力,随后的难民危机又因地理位置使意成为最前线。意大利举国一致的反欧情绪由此而起。

2016年12月,伦齐领导的左翼民主党政府为修宪举行全民公投,失败后辞职成为留守政府,2017年3月提前举行大选,产生了民粹主义政党五星运动和极右翼政党北方联盟共组的民粹主义极右翼政府。31岁的五星运动领导人迪马约成为副总理,北方联盟领导人萨尔维尼成为内政部长。本届政府虽然并未提出脱欧或退出欧元区,但强烈反欧是其最大特色。意大利新政府把本国经济衰退和失业率高企,特别是大量中东和非洲难民涌入“使国家面临亡国灭种危险”,以及其他问题,全部归咎于欧洲建设。意大利成立极端反欧政府,是欧盟继英国脱欧之后,经受的另一场致命性打击。

据法媒报道,意大利民粹政府已把矛头对准法国。为何?因为随着德国进入“后默克尔时期”,马克龙成为“欧洲领袖”,法国取代德国成为意大利国内问题的“责任方”。意大利已把对欧盟和德国的种种不满转移到法国身上,而愈是临近5月26日的欧洲议会选举,意大利五星运动和北方联盟联合政府这条“双头蛇”越是要攻击法国,挑动反欧情绪,争取选票。法国与意大利的争执是“进步阵营”与“民粹阵营”的冲突,在当前的形势下极具象征意义。法意关系走向不明已对欧盟前途造成影响。

意大利内政部长萨尔维尼领导的北方联盟与法国极右翼民族联盟互动频繁,相互策应,使马克龙极感难堪。近几个月来,萨尔维尼就难民问题多次与马克龙发生激烈争吵,批评马克龙不能理解意大利作为赴欧难民首站的难处,法国不接收难民却要强人所难。“马克龙要比我坏15倍。” 2月初,萨尔维尼抨击法国通过把持中部和西部非洲两个法郎区的印钞权,控制非洲国家的金融和经济,掠夺非洲使非洲陷于贫穷。正是法国的殖民政策使非洲难民大批涌往欧洲。萨尔维尼还说,马克龙民调持续下跌,已不适合担任总统,应该辞职。“千百万法国人民与一个坏政府和一个极坏的总统生活在一起”,“法国人民应该尽快摆脱这个非常坏的总统”。

2019年元旦前,“黄背心”运动提出在新年之际“与民同乐”,抗议烈度稍有下降,五星运动领导人、意大利副总理迪马约即发出呼吁“不要松懈”。2月5日,迪马约专程赴法会晤“黄背心”运动代表和该运动欧洲议会选举候选人,讨论两国关系、民众的社会权利和直接民主等问题,声称“变革之风已翻越阿尔卑斯山” ,意喻法国“黄背心”运动源于意大利,法国两国反体制运动已合为一体。

意大利政府要一个公开呼吁推翻法国政府和总统,一个鼓励使法国陷入战后最严重社会危机的群众运动,特别是把法意在欧洲建设问题上的分歧“工具化”,为欧洲议会选举造势争取选票。马克龙回答有关提问时也不客气,意大利人民应该有与其历史相适应的政府,意领导人对他的有关批评“没有意义”,明显具有要求意大利改换政府的意思。

随着欧洲议会选举日期临近,欧洲各国党派政治之争日趋白热化,消息说意大利联合政府中的五星运动和北方联盟也出现分裂。五星运动的影响力让位于北主联盟,因而需要通过与法国“黄背心”运动串连提振士气,北方联盟提出需要通过批评马克龙的欧洲政策来扩大选民基础。法国无端成为意大利反欧力量的共同靶子,马克龙“怒从中来”可想而知。

法国源于底层民众 “要生存,要购买力” 的“黄背心”运动,自去年11月17日以来,已延续了13个“星期六全国行动日”,且看不到停息的迹象。由些引发的社会撕裂、官民和警民对立、精英与平民权益之争,使法国陷入二战以来为期最长和最为严重的社会动荡。各派政治势力争相对“黄背心”运动施加影响,法国面临的各种深层次矛盾浮出水面。马克龙发起的为期两个月的“全国大辩论”意在为解决问题寻求共识,但事情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黄背心”运动政治化倾向日趋强烈,还提出了参与欧洲议会选举的候选人名单,而且呈现出向欧洲其他国家蔓延扩大的趋势。

3月29日是英国脱欧日,“硬脱”的可能日益增加,不排除最坏的结果。英国情报部门甚至制定了紧急情况下把女王及王室人员转移至“安全场所”的“最坏计划”。5月26日是欧洲议会选举日,有关欧盟前途的大辩论也已开始。据称法国3/4的民意希望就有关国家面临的重大问题举行全国公投,政府透露若决定公投就与欧洲议会选举同日举行。须知道,“公投”业已成为一件令执政党胆寒的事情。

英国脱欧已演变为欧盟和英国的共同灾难,法国与意大利的外交危机也是欧盟面临困境的特有表现形式。欧盟面临的乱象还将持续相当长时间。

(作者为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欧洲中心主任,高级研究员)

原标题:孙海潮 :法国与意大利相互召回大使为哪般?

责编:陈倩柔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