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80年前的今天,日军入侵三亚
来源:海疆在线 2019/02/14 14:37:59 作者:泰哥
字号:AA+

导读: 三亚市规划海棠区为新的城市中心,相信数年后藤桥一定会得到飞跃式的发展,一个现代化的美丽的藤桥,将呈现在世人面前。

三亚,是海南岛上最靓丽的一颗明珠,是世界著名的海滨旅游胜地,全国最热门的旅游城市之一,有“东方夏威夷”之称。“美丽三亚,浪漫天涯”,在三亚满城奔跑的公交车车身上,都有这句令三亚人引以为骄傲的广告语。您是否知道,80年前的今天——1939年的情人节,也是春节的前三天,美丽的三亚不仅毫无浪漫气氛,而且凭添了肃杀之气,因为凶恶的日军将侵略魔爪伸向这里,从美丽的三亚登陆海南岛。

三亚著名景点凤凰岛

1939年1月19日,对海南岛觊觎已久的日军大本营,下达了攻占海南岛的作战命令(大陆令第265号命令和大陆指第372号指示)。日军攻占海南岛的作战计划是:在海南岛北部,以攻占海口市、琼山县为主,将其划分为“甲作战区”;在海南岛南部,以攻占崖县的三亚、榆林港为主,以及附近的陵水、万宁、琼海、感恩县等地域,将其划分为“乙作战区”。

1939年1月19日,对海南岛觊觎已久的日军大本营,下达了攻占海南岛的作战命令(大陆令第265号命令和大陆指第372号指示)。日军攻占海南岛的作战计划是:在海南岛北部,以攻占海口市、琼山县为主,将其划分为“甲作战区”;在海南岛南部,以攻占崖县的三亚、榆林港为主,以及附近的陵水、万宁、琼海、感恩县等地域,将其划分为“乙作战区”。

1939年2月10日,日军开始实施进攻海南岛北部的“甲作战”计划,从海口登陆并顺利得手。两天后的2月12日,日军又开始实施进攻海南岛南部的“乙作战”计划。

参与“乙作战”的日军部队包括:

护卫舰队方面,还是实施登陆海口“甲作战”计划的那拨日本海军舰队,司令官由第5水雷战队司令官河濑四郎少将担任,下辖:

1、直接护卫队:

“长良”号、“名取”号2艘轻巡洋舰,第23驱逐舰队,第45驱逐舰队;

2、先遣部队:

第28驱逐舰队、第12扫雷艇队。

入侵海南岛的日本海军舰队

陆战部队方面,则与实施“甲作战”计划的部队不同,完全由日本海军部队组成,指挥官由第4根据地队司令官太田泰治少将担任。日本海军的“根据地队”是当时海军陆战队的一种番号,太田泰治此前参加了日军2月10日在海口的登陆行动,其所辖兵力包括:

1、舰船联合陆战队(包括第9陆战队、第1航空战队、第5水雷战队、第45驱逐队);

2、横须贺镇守府第4特别陆战队(来自上海),司令加藤英吉中佐,约860人,乘军舰“葛城丸”号;

3、吴港镇守府第6特别陆战队,司令大田实大佐,约730人,乘军舰“衣笠丸”号;

4、佐世保镇守府第8特别陆战队,司令井上左马二中佐,约860人,乘军舰“广德丸”号;

5、太田泰治及第4根据地队司令部、第5防备队及其他,乘军舰“万光丸”号;

6、第5防备队及5防航空根据地队,乘军舰“神详丸”号;

7、第1航空战队陆战队,搭乘军舰“香久丸”号。

航空兵方面,指挥官由第3联合航空队司令官担任,所辖兵力包括:

第1航空部队:第3联合航空队、神川丸、第2防备队、附属舰艇;

第2航空部队:第1航空战队(司令部、“赤城”“疾风”“千代田”号军舰),主要负责空中轰炸和侦察行动。

附属部队有:“香久丸”号、广东派遣飞行艇队、“甲谷陀丸”号。

2月13日1时,执行“乙作战”计划的日军,从琼州海峡北部的深尾湾出发,于14日(农历十二月二十八日)凌晨进入海南岛南部的三亚湾。

海南岛卫星图

此次登陆作战,日军在兵力上拥有绝对优势,而国民党在三亚的防务却十分空虚。早上6时45分,三亚的天空刚蒙蒙亮,日军先遣部队就开始了登陆行动,向榆林港发射了10余发炮弹。驻防榆林港的国民党王喧严警备大队发现日军登陆企图后,马上开枪阻击。

以往的资料都认为,日军对敌情不明,以为榆林港布防严密,且慑于此港形势险要,所以退出了该海面。

作者认为,日军非常重视情报工作,不可能不知道榆林港有驻军警备。因此日军虽然登陆兵力占据绝对优势,为使登陆更有把握和减少人员伤亡,玩弄了“声东击西”战术,有意做出要在榆林港登陆的举动,以吸引守军注意。日军在榆林港虚晃一枪后,转而在国民党军没有设防的三亚湾登陆。

榆林港附近居民听到日军的炮声后马上上山躲避,警备大队也随着民众离开而撤离。

2月14日早7时许,日军在三亚湾集中兵力约1000多人,从三亚港湾西侧海滩登陆上岸,人员上岸后又将汽车等辎重运到岸上。

三亚湾全景,照片远方即当年日军登陆海滩

在海滩上集结的日军

当时,驻守三亚港的有国民党警备中队和商团团长邢福多带领的商团兵30多人,他们见日军来犯,不发一枪就跑进山区,向东北方的红花、罗逢逃窜。 

日军右翼,大田部队(即吴港镇守府第6特别陆战队)在7时45分占领了三亚街。

三亚市临春河,老三亚街就在其附近

井上部队(即佐世保镇守府第8特别陆战队)于9时50分占领三亚港,而后向羊栏、妙林、荔枝方向推进。

大田部队向东沿南边海从陆路迂回,于午后2时30分占领榆林,榆林港终于失守。大田部队于当天下午又占领了藤桥。由此可见,榆林港的地理形势,确实是易守难攻,是难得的军港选择,因此这里至今都是军港。

三亚市榆林湾卫星图

攻占榆林的日军第6特别陆战队

日军左翼,加藤部队(即横须贺镇守府第4特别陆战队)及中濑、大岛、外山等部队向崖城方向发展进攻。14日下午,日舰从崖州湾海面发射4颗炮弹,炮击崖县政府驻地(今崖州区),西进崖城的一部分日军从马岭村以西的干溪登陆,配合从三亚西进的一部日军进攻崖城;同时,一部日军从头灶湾镇海村前登陆;一部日军从崖州湾大旦港登陆。三路日军齐头并进,于14日晚占领崖城县城。

崖州位置卫星图(比例尺1:20公里)

与大多数的国民党官员和地方部队一样,崖城县长何定之得知日军登陆的消息后,不仅带着他的行李银元闻风而逃,还命令驻崖城同善堂的警备中队长赵隽山率部随他一起逃进了乐东山区。

2月14日晚8时,日军侵入崖城县城。日军进城后,冲进县衙,县衙内已空无一人。日军继而打开监狱,放走犯人,并驻扎在崖城中学,开始设营防卫,成立治安维持会。

日本军官和菜农,这张照片拍摄于三亚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e directive]

日军登陆地的过去今朝

2019年2月,作者于日军侵占三亚80周年前夕,对三亚市的日军登陆地及其后日军发展进攻之地进行了实地考察,现将有关情况介绍如下。

三亚市是海南岛最南端的城市,面对南海,海湾较多,众多海湾环抱着三亚市。三亚湾、大东海、小东海、亚龙湾、海棠湾等,风景秀丽,是天然的海水浴场和著名的旅游观光景区。三亚湾海上的东、西二岛,好似面向南海的一对大门,是三亚的海上门户。

三亚市的大东海和小东海

三亚市三面环山,北有抱坡岭,东有大会岭、虎豹岭和海拔393米的鼓岭(狗岭),南有南边岭,形成环抱之势,山岭绵延起伏、层次分明。在军事上,这些山岭不仅是瞰制海湾的制高点,而且互为犄角,是易守难攻之地。

面向三亚湾的临春岭,海拔195.6米

这里主要介绍其中4个地方。

1、三亚港

三亚港位于三亚市中心东南,古称临川港,自古以来便是著名的盐渔港,见证了三亚由南海小渔村成长为世界级滨海旅游城市的沧桑变迁。

古时的三亚港因盛产石蟹和原盐,吸引各地商贩来此经商。早在宋元时期,该港就已经成为海南岛南部重要的通商港口。

明万历四十五年(1617年),崖州守军在三亚村设三亚分营,驻兵防海盗。临川港与海南岛沿海各地的通航贸易也愈加频繁。

明代以后,临川港不仅和海南岛各港贸易频繁,也与大陆港口有商贸往来。

清雍正六年(1728年),临川港改称三亚港。

日本侵占海南后,1942年在三亚建军港,修建码头和仓库,并在海港附近修建机场,企图长期霸占海南。

日本投降后,国民党政府接管三亚港,港口设备均被盗卖,三亚港因此废置。

解放后,三亚港恢复重建。上世纪50年代,三亚港改为商港,担负起海南岛东部和南部主要海上客货运任务。经过30多年的发展,三亚港已成为海南省南部的主要枢纽港。

上世纪80年代,凭借优越的港区自然条件,三亚港逐渐发展成为集客运、货运、渔港及旅游等于一体的综合性港口。

为解决港城发展相互制约、港区集散疏运不畅交通拥堵、各类船艇航行安全等问题,以及改善城市环境、提升城市形象,三亚市于2005年启动了三亚港客运、货运和渔港“三港分离”工程,将货运港搬迁至距离城区约40公里的南山岬角,开辟建设南山港区;将渔港迁至崖州湾宁远河口西侧。将三亚老港区的功能调整为以客运和海上旅游为主的客运港区,其客运功能搬迁到三亚凤凰岛国际客运港。

今日三亚港全景

2、榆林港

榆林港位于三亚市东南部,湾口西起鹿回头角,东止锦母角。

榆林港湾水深浪静,群山环抱,为天然良港,自古就是军事要地,被称为“榆林要塞”。

榆林港以东,海岸曲折,港湾较多,有虎头岭、琼南岭、赤岭、南湾岭等制高点突出海岸,怀抱亚龙湾、土曲湾、陵水湾,可以瞰制海湾、以点制面;榆林港以西,海岸平坦,有鹿回头、马岭、南山岭等制高点突出海岸,与东、西瑁州岛构成海上屏障。

榆林港成为军事要塞实施海防,距今已有700多年。元三十年(公元1293年)8月,朝廷派镇守官张仁,带兵在此驻守。

到了明代,洪武十八年(公元1385年),朝廷派钦差领兵官杨贵镇守榆林。为了一个边防港口派钦差武官镇守,足见榆林港的重要性。

据《崖州志》记载:“榆林堡:在榆林港前,置烽堠二堡,弘治八年(公元1495年)张翊立”。榆林因此有烟墩岭之名。守军在烟墩岭上观测海面,见有敌情动静,就举烽火报警。清末,在崖州沿海设置5个炮台,其中榆林港炮台为首要,常驻外委1名、防兵15名。防务改制后,又特派琼崖巡防第三营驻守,兼管三亚港。

日军占领榆林后,立即加快其周边军事设施建设,修建陆上机场和水上基地,以及简易铁路、军工厂、电厂等,疯狂掠夺海南资源,使榆林港成为日军南进的主要海空军基地。

1945年,日本战败无条件投降,驻海南岛南部的日军遣返回日本时,全部从榆林港登船。当时,接受投降的国民党军46军19师蒋雄部进驻榆林港。之后,此地一直是海防要塞和军事禁区。

1950年5月30日,海南岛解放,国民党军队最后也是从榆林港登船逃往台湾的。解放军追击到此,击沉敌兵船一艘,歼敌2000余人,这也是解放海南的最后一战。

解放后,榆林港一直是我国南海200万平方公里领海的海防要塞,也是我西沙、中沙、南沙群岛1000多座岛、礁,最直接、最可靠、最便利的后方保障基地与军事指挥前沿。

作者在三亚鹿回头岭考察,远方为榆林港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e directive]

3、崖州

崖州区位于三亚市西部,南临南海,距三亚市区42公里。崖州区原名崖城,因为地处古崖州州治,故名崖州。

崖州区地形,呈北高南低之势,北部山高岭峻,南部平原海岸。主要河流为宁远河,有大小不规则的沿山台地,以及丘陵地形。

从南北朝起,朝廷就在崖州设州。古崖州城历史悠久,名胜古迹很多。南宋庆元四年(公元1198年)在此建筑土城。南宋绍定六年(公元1233年)砌砖墙,后经元、明、清三代扩建,使整个城池定型。城墙周长2270米,东南西北分设城门,各城门上建有谯楼,城外开护城河并设吊桥,是古代海南岛规模最大的城池之一。

作者在崖州古城考察

在古代,崖州被认为是天涯海角,也是离愁别绪的象征。据史料记载,自宋朝起,各个朝代有不少名人被流放到此,如宋朝的赵鼎,元朝的王士熙,明朝的王卓、赵歉等,所以古代崖州又有“幽人处士家”之称。

唐天宝七年(公元748年),鉴真和尚第五次东渡日本,正值东北风风期,乘坐的船飘到崖州古城附近,停泊在宁远河口。鉴真和尚在崖州帮助修整了大云寺,留下一批佛教经典。

古崖州城虽居海角天涯的偏僻之地,依然人才辈出。宋末元初,著名的女纺织家黄道婆就是崖州人,她在古城水南村居住近40年之久,向当地居民传播纺织技术。

今日崖州水南村

在明代,崖州古城即达到“弦涌声黎民物庶”的盛况,原东西南北古城门分别是阳春门、镇海门、文明门和凝秀门。现仅存南城门,修复后的南门“文明门”呈拱形,赭红色,门楼上方“文明门”三字是清代碑刻,字迹清晰如故。登上城楼,可以眺望几公里之外。

现存的崖州南门“文明门”

4、藤桥

藤桥镇隶属三亚市海棠区,位于三亚市东北42公里处,交通便利,是三亚市的咽喉之地,也是历代军事防卫之要地。

藤桥地势北高南低,北部属丘陵山区,平均海拔294米,南部沿海为平缓地带,平均海拔10米。山峰海拔多在200米左右,是保亭和崖县的分界岭。主要河流有东河和西河,东河是藤桥境内最大的河流。

今日藤桥

顾名思义,藤桥因“藤桥”而得名。据民间流传,在唐初还没有藤桥这个名称,只有一条一字形60米长4米宽的铺子市,称正街。在唐贞观年间,吉阳县分界塘村(今东溪村)人用大红蔓藤,把东河两岸的水秧树用藤连结,用网形的藤织为底线,铺垫竹排为藤桥,让东北来的行人过河进市,因此得藤桥之名。古藤桥位于今藤桥东桥上游200米处。

宋熙宁六年(1073)在藤桥置镇,绍兴六年(1136)藤桥镇归吉阳军;

清朝中后期将藤桥镇改为藤桥营;

清光绪三十四年(1908)改为“永宁乡”,管辖“上堡、中堡、下堡”,有34个自然村。

民国年间,改为崖县二区、崖县三区;民国34年(1945)又改为永宁乡,管16个保、168个甲。

解放后,几经管辖变迁,1986年改为藤桥镇。2015年藤桥划归三亚市海棠区,区委区政府设在藤桥。

作者在藤桥考察

从三亚市走东线G98高速公路,在藤桥出口以南2公里处,有一个醒目的纪念碑,那是仲田岭革命烈士纪念碑,也是藤桥的标志性建筑,是三亚市为纪念1927年藤桥工农武装暴动和建立祖国最南端苏区的革命烈士而建的。

仲田岭革命烈士纪念碑

三亚市规划海棠区为新的城市中心,相信数年后藤桥一定会得到飞跃式的发展,一个现代化的美丽的藤桥,将呈现在世人面前。

版权声明:凡海疆在线拥有版权或使用权的作品均标注有版权声明,如需转载请点击获取合法授权,未经本网授权不得擅自转载使用。
责编:杜文俐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