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鹰派防长对华“炮舰外交”引发强烈批评声浪
来源:光明日报 2019/02/20 10:05:33 作者:林卫光
字号:AA+

导读: 2018年4月12日上午,中央军委在南海海域隆重举行海上阅兵,展示人民海军崭新面貌,激发强国强军坚定信念。近年来,英国高层在南海问题上屡有冒犯中国的表态,不断有人强调要在南海维护“航行自由”,英国军方在南海的小动作也不断,不断在南海“刷存在”。

英国国防大臣威廉姆森日前声称要派往太平洋的新航母还未到中国南海“试水”,他此番言论却已先在英伦岛内掀起批评波浪。

在威廉姆森近日发表要派遣“伊丽莎白女王号”航空母舰到太平洋地区展示“硬实力”的讲话后,英国国内批评声音不断。首相府发言人迅速出面“灭火”,撇清首相府与此事的关系。英国执政党保守党内有高层人士要求首相“好好管管”威廉姆森,前财政大臣奥斯本批评威廉姆森倒退到了“炮舰外交”时代。

欲派航母“秀肌肉”

在英国脱欧进程受阻背景下,这场政治风波对英国政府来说“来得不是时候”。其始作俑者是在英国具有明显鹰派色彩的国防大臣威廉姆森,他2月11日在英国知名研究机构“皇家三军联合研究所”发表主题为《“全球化英国”的防务》的演讲,阐述英国国防力量的未来发展方向,中国在这场演讲中“躺枪”。演讲的前一天,英国媒体已经拿到演讲内容,并预先报道威廉姆森即将发表的涉华言论。

威廉姆森在演讲开始后不久便提及“国与国竞争”,把矛头直对俄罗斯和中国。他表示,俄罗斯正在重新建造自己的武器库,并试图把一些前苏联国家重新纳入自己的轨道,而中国则在“发展其现代的军事能力和贸易力量”。威廉姆森称,英国及其盟友必须威慑(他国)并准备好保护自己,“必要的时候,使用硬实力支撑我们的全球利益”。他认为,英国遇到了50年来未有之机遇,应恢复旧联盟,建立新联盟,向外界明确展示英国是一个有需要的时候会做出行动的国家,“当世界需要领导者的时候,我们应该成为人们求助的国家”。

正如英国媒体提前一天的报道中所说,威廉姆森在演讲中宣布,英国新建的“伊丽莎白女王号”航母的首次部署,将包括地中海、中东和太平洋地区,“以让‘全球化’英国成为现实”。他还说,航母在行动中将搭载英国和美国两国的F-35s战斗机,以强调美国是英国最亲密的伙伴这一事实。《泰晤士报》称,威廉姆森的演讲显示“政府将采取更加鹰派的立场”。不过,对于英国航母搭载美国战机,《泰晤士报》称,这是因为英国向美国购买的48架F-35战斗机目前仅交付了17架。报道还说,在演讲前的一个月,威廉姆森曾经批评中国企业华为,对华为向英国提供电信网络基础设施表示担忧。

“炮舰外交”受指责

威廉姆森的言论,在英国国内引发来自各方的批评。

英国《独立报》报道称,唐宁街试图与威廉姆森的言论“保持距离”。首相府发言人表示,“伊丽莎白女王号”航母要到2021年才会部署,且将访问全球多个地点,首相将最终决定其航线。该发言人又补充称:“关于中国,我认为我们已经提出了‘网络入侵’等令我们担忧的问题,但我们与中国也有着牢固的建设性关系。”《金融时报》称,英国政府围绕威廉姆森表态产生的争执证实了政府内部的分歧,包括财政大臣哈蒙德、外交大臣亨特在内的内阁成员渴望促进与中国的关系,而威廉姆森等鹰派则将中国视为威胁。

《卫报》援引保守党高层人士的话说,“现在是时候管管威廉姆森了”。英国议会跨党派中国小组主席、保守党议员理查德·格雷厄姆表示:“关键是我们确实需要与中国接触,我们确实需要注意语气。”英国前财政大臣乔治·奥斯本称威廉姆森倒退到了“炮舰外交”时代。他在接受英国媒体采访时,批评威廉姆森传递含糊不清的信息,并认为英国政府似乎无法判断中国是经济伙伴还是军事威胁,“你们可以看到,国防大臣在进行老式的炮舰外交,与此同时,财政大臣和外交大臣到处表示,他们希望与中国建立密切的经济伙伴关系”,“很难弄清楚英国政府目前的对华政策是什么。此时此刻,真是一头雾水”。奥斯本在担任财政大臣期间,与当时的首相卡梅伦配合,积极与中国建立紧密的经济关系,推动英国率先承认亚投行,助推两国关系开启了“黄金时代”。

工党影子内阁国防大臣妮亚·格里菲斯表示,英国的国际领导能力因保守党不断削减国防开支而受影响,威廉姆森应该认真应对其任内的国防资金危机,而非简单炫耀武力。

干预南海为哪般?

近年来,英国高层在南海问题上屡有冒犯中国的表态,不断有人强调要在南海维护“航行自由”,英国军方在南海的小动作也不断,不断在南海“刷存在”。2017年7月,时任英国外交大臣约翰逊就宣布,英国皇家海军最新建成的航母“伊丽莎白女王号”一旦开始服役,将被派往具有争议的南中国海巡航,作为其出航的首个任务。2018年9月,一艘英国海军船坞登陆舰“海神之子号”擅闯我西沙群岛领海,被中国海军驱逐。今年1月,英国皇家海军“阿盖尔号”护卫舰在南海与美机美舰演练了通信、机动等课目。

对于英国积极在南海进行干预,分析人士认为主要有以下几个原因:首先,英国对英美特殊关系的重视和依赖,决定了英国在诸多外交问题上,尤其在其所谓“安全”问题上要追随美国,而这种追随在很多时候是盲目的。英国传统上将英美特殊关系视为其外交的支柱,也认为这是确保其安全的根本。随着脱欧来临,尽管英国高层不断称“英国离开欧盟,不意味着离开欧洲”,但不可否认的是,英国在外交、军事、安全上与欧洲的联系与合作将受到一定影响,英国对美国的依赖将进一步加重。正如威廉姆森在演讲中所说,英国和美国对世界有共同的看法,英国“具有在广泛的不同地区与美国军队融合的独一无二的能力”,英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坚定地保持合作。

其次,英国将其海外军事存在和行动能力,视为“全球化英国”外交战略的重要支撑和保障。梅执政后,在为英国后脱欧时代的定位中,提出“全球化英国”战略,试图维护和扩大英国在世界各个地区的影响力。事实上,作为一个传统军事大国,英国整体军事力量呈下降姿态。但是,英国军方仍有很多人认为,两艘新航母的建造以及F35战斗机的交付,将大幅提高英国的海外军事干预能力。尽管南海地区距离英国遥远,但是英国政界始终有一股力量认为,南海是决定英国经济利益和国家安全的重要贸易通道,英国必须确保南海地区的“航行自由”。

再次,作为曾经的全球性“帝国”,英国国内有不少人对于英国往日的影响力有一种“怀旧感”,试图在包括南海在内的亚洲地区保持影响力。2018年年底,威廉姆森曾经表示,英国计划在加勒比和东南亚新建两个军事基地。英国媒体称,东南亚基地候选地点包括新加坡和文莱。在南太平洋地区,英国在1971年与澳大利亚、新西兰、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签订《五国联防协议》。这一联防机制是冷战的产物,签订成立之初有其存在的基础,但后来逐渐失去了存在的理由,影响日渐下降。近年来,英国积极试图让机制重焕生机。威廉姆森在讲话中就表示,英国未来要在“五眼联盟”框架内加强与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关系,在《五国联防协议》框架内加强与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关系。

对于英国近年来在南海问题上的高调,英国国内人士不断提醒,不要影响英中友好大局和两国贸易关系。英国广播公司报道称,英国与中国的贸易关系在近年来迅速增长,英国政府正寻求在脱欧后加强这一关系。2018年,中国是英国第四大贸易伙伴,仅次于德国、美国、荷兰,两国贸易额达到634亿英镑,泰晤士水务、欣克利角核电站以及英国餐饮、足球行业近年来不断得到中国投资。

原标题:英国鹰派防长对华“炮舰外交”引发强烈批评声浪

责编:陈倩柔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