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遂政变一个月后,委内瑞拉又见“导火索”
来源:解放日报 2019/02/22 10:15:31 作者:杨瑛
字号:AA+

导读: 12日,在委内瑞拉首都加拉加斯,委总统马杜罗在青年节活动上向支持者发表讲话。有分析指出,运送物资一事可能成为矛盾升级的“导火索”,马杜罗政府与反对派互不让步,委内瑞拉局势可能进一步恶化。

自1月23日委内瑞拉反对派成员瓜伊多自行宣布就任“临时总统”至今,已过去近一个月。其间,尽管马杜罗政府多次表达谈判意愿,但两派相争的僵局仍难破解。随着美国制裁不断加码,多批“人道主义援助”物资抵达哥委边境,马杜罗政府19日关闭部分海上边境,增兵陆路边境。有分析指出,运送物资一事可能成为矛盾升级的“导火索”,马杜罗政府与反对派互不让步,委内瑞拉局势可能进一步恶化。

两派互不相让

自“一国两府”局面形成以来,马杜罗和瓜伊多各自态度坚决,僵持不下。

从立场和诉求上看,马杜罗政府主要采取高调备战、积极促谈的策略,已多次表达愿与反对派通过谈判解决危机,可以提前举行国会选举,但底线是不接受由外国设置期限举行的总统大选。瓜伊多则力主通过强权干涉和武力威胁让马杜罗下台,借由“里应外合”扩大势力,拒绝与马政府对话,坚持由国民大会(议会)组织新大选,否则将“授权”美国进行军事干预。

从战略上看,双方都已使出浑身解数,可谓步步为营。

首先,双方都在争取军方支持。一个月来,马杜罗多次会见三军将领并视察部队,2月初他下令启动“委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军演”,借此向外界展示军事实力。瓜伊多则拉拢军方“倒马”,试图从内部动摇军心。

其次,均试图掌控国家权力机构。马杜罗政府经过与最高法院、总检察院、选举委员会等机构沟通协调,基本得到支持和配合。委检察机关已开始对瓜伊多叛国行为进行调查,最高法院宣布禁止其出境,冻结其银行账户,这被视为马杜罗采取进一步法律措施的前奏。与此同时,瓜伊多也动作频频,动员官员“弃暗投明”。

第三,争取国际同情和支持。马杜罗高调欢迎力促和谈的“蒙得维的亚机制”,多次表示愿接受调解。瓜伊多则陆续向承认他的国家派驻“大使”,伸出当政后将保持合作的橄榄枝。

第四,维持与美微妙关系。在宣布与美国断交后,马杜罗政府态度有所缓和,提出愿与美政府谈判,继续保持商贸关系等;同时,针对美国的经济制裁大棒,也逐步推出一些应对和反制措施。瓜伊多则紧抓美国这杆大旗,与美政府频繁互动。

美俄多次“交锋”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委局势渐趋危急,外部势力的不断介入更让这场内政危机演变为国际大事件。

在瓜伊多自行宣布就任“临时总统”后,美国政府立即对瓜伊多表示支持。为逼迫马杜罗下台,美国不断加码对委经济、金融和石油业的制裁。俄罗斯等对美方的做法予以反对和批评,呼吁委自主化解政治危机,反对外国干涉。

至今,美俄两国已就委局势产生多次“交锋”。先是在安理会会议上短兵相接,美方要求其他各国“选边站队”,俄罗斯则批评美国利用自己的“方法和配方”来解决委实际问题。而后,华盛顿和莫斯科又几乎不约而同地出现派兵传闻,让加拉加斯的局势愈发紧张。

委内瑞拉缘何成为“角力场”?有分析认为,背后是战略利益在驱动,该地区的博弈也不仅限于今时今日。

对美国来说,拉美是自家“后院”,而委内瑞拉是一块拥有丰富石油天然气和黄金资源的拉美宝地。一直以来,美石油企业和矿业公司在委占有垄断地位。但在本世纪初查韦斯政府进行石油国有化改革后,美国很难再从中获取巨额利益,而介入委石油产业也有助于其进一步与欧佩克和俄罗斯争夺国际能源市场的定价权,从而维系石油—美元体系。同时,以查韦斯为代表的南美左翼力量坚持独立自主,以拉美一体化对抗美推行的美洲自由贸易区计划,这一“后院之患”让美国颇感头疼。因此,扶植亲美政权成为美对委战略考虑之一。

外因重于内因

专家认为,一度繁荣的委内瑞拉走到今日之困局并非一朝一夕,而是由诸多因素积累而成。比如,国际油价下跌导致经济崩溃、长期以来国内社会分裂而形成对立局面等等。然而,当前委内瑞拉面临的最主要问题,还是外部干涉,而美国的干涉已成为最重要的外部因素。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拉美所所长吴洪英指出,委内瑞拉最早只是经济危机,如今在外部干涉下逐步演变为一场社会、政治、外交的全面危机。美国对委事务的干涉是使局势变得复杂、严峻的重要因素。在国际政治中,美国政府对一国“自认总统”给予公开支持和承诺极为罕见。从这一情况来看,美国是在实施“双重标准”:马杜罗是经选举产生的民选总统,具有合法性,但美国却反对民选总统,承认“自认总统”,可以说是在国际政治中开了恶劣的先例,对未来国际关系的处理有害无利。

近来,美国向委内瑞拉运输多批所谓的“人道主义援助”,其背后的真实意图也引发关注。有报道指出,载有救援物资的车队已运抵哥委边界的一座大桥上,但这座桥从2015年关闭至今,这其中是否有美方借此“作秀”之嫌?而一旦哥委士兵发生冲突,就有可能成为美军介入委内瑞拉事务的借口。

中国前驻厄瓜多尔、智利、古巴大使刘玉琴

认为,美国及一些国家打着所谓的“人道主义援助”的旗号,但其企图干预委内瑞拉内政的意图很明显,也使委局势乱上添乱。如果美国真是关心委内瑞拉人民生活和经济困难,又为何要对委实行制裁?制裁对委民众的伤害应该更大。

处于危急关头

在外部干预下,委内瑞拉局势已经来到危急关头,局势愈发扑朔迷离。

吴洪英认为,“一国两府”不会是长期形态,但到底是马杜罗政府稳固政权,还是反对派通过重新选举或军事干预等其他手段使“临时总统”合法化,目前都还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但可以说,委朝野斗争已非常残酷,双方已经到了“你死我活”的斗争阶段。对马杜罗政府来说,形势十分严峻。由于瓜伊多获得部分国际社会支持,马杜罗需要面对的是一个力量不断增强的反对派。但鉴于目前军方、行政、司法都表示仍支持马杜罗,外加委左翼人士的拥护,马杜罗政权仍有一定基础和主动性。

不过,反对派和外部干预也不会善罢甘休。据报道,瓜伊多已提前一周下达“最后通牒”,称2月23日是最后期限。如果马杜罗政府仍拒绝“人道主义救援”,以美国为首的一些拉美国家将使用武力打破委边境的军队封锁,护送援助物资进入,并移交给瓜伊多。而随着瓜伊多从外部获得的资金、物资越来越多,以及其与特朗普对委军方的轮番施压,反对派或将有更多的回旋余地。

但吴洪英也指出,美国军事干预的可能性不大。毕竟美国可以通过多种手段对委制裁,武力只是最后一种。现阶段,特朗普会通过军事威胁来起到动摇军心的作用。但相信委反对派和美国也不希望局势演变为内战,因为一旦如此,这场冲突将不仅给委内瑞拉带来灾难,同时将蔓延至拉美其他国家。而美国也将受到在拉美再次奉行霸权主义和单边主义的谴责。

原标题:未遂政变一个月后,委内瑞拉又见“导火索”

责编:陈倩柔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