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利率六成的知网 还要在垄断之路上狂奔多久?
来源:海疆在线 2019/02/25 10:04:00 作者:惠子
字号:AA+

导读: 随着人们维权意识的加强,知网靠垄断平台躺着挣钱的如意算盘该停停了。知网需要更新的不应只有技术和数据,还应在经营理念、服务意识上下下功夫。平台的公益属性应当进一步加强,消费者和研究者的权益都必须得到尊重和保障,绝不能为企业的一己私利,占了国家的便宜,又寒了学者的心。

2月19日,北京电影学院发布声明称,因存在学术不端情况,决定撤销2018届博士生翟天临博士学位。此前,北京大学也宣布对翟天临作出了退站处理。

一个月前的翟天临肯定没有想到,当初一句“不知知网”让自己陷入质疑,人设崩塌;而他更想不到的是,作为“打假”工具的知网,如今也因涉嫌不公平收费、知识垄断等问题,成为了新的关注焦点。

“知网是什么?”

知网官网(www.cnki.net)资料显示,知网是国家知识基础设施(NationalKnowledgeInfrastructure,CNKI)的概念,由清华大学、清华同方发起,始建于1999年6月,是以实现全社会知识资源传播共享与增值利用为目标的信息化建设项目。

目前知网已经是中国最大的学术电子资源集成商,收录了95%以上正式出版的中文学术资源。截至2017年底,中国知网拥有机构用户2万多家,个人注册用户2000多万人,全文下载量达20亿篇次/年,网站同时在线用户超过15万人。有说法称,90%以上的中国学术资源检索和全文下载来自于知网。

国际资源方面,知网与超过60个国家及地区650余家出版社进行了版权合作,收录外文期刊57400余种,图书866000种,共计2亿余条外文文献。合作的国际学术平包括Elsevier、Springer、Wiley、Taylor&Francis、SAGE、Emerald等全球领军学术集团;美国计算机协会、美国数学学会、英国皇家学会、英国皇家护理协会、莱布尼茨心理研究所等国际专业科技学会;Nurimedia(韩语)、Cairn(法语)、CasaliniLibri(意大利语)和V&R(德语)等非英语学术资源集群。

毛利率保持60%左右

知网母公司同方股份的财报显示,2017年,知网主营业务收入9.7亿元,毛利率为61.23%,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1.96亿元;2018年上半年,知网实现营业收入5亿元,毛利率为58.83%。

在大学校园里,学生可以通过校园网免费浏览、下载知网上的论文,背后却是学校承担着高额费用。随着报价一年年上涨,学校的经济压力也在不断加重。然而,为了保持延续性,学校不得不无条件接受涨价。

2016年1月,武汉理工大学发布了知网停用的通知。校方称:“由于续订价格涨价离谱,我校与中国知网公司的谈判不成功。这些年来,CNKI公司涨价幅度过大的行为已经收到全国很多高校的抵制,包括许多知名的985高校。”

武汉理工大学图书馆称,2000年以来,知网每年的报价涨幅都超过10%,从2010年到2016年的报价涨幅为132.86%,年平均涨幅为18.98%。但在不到1个月后,武汉理工大学又重新订购并恢复开通中国知网数据。

无独有偶,北京大学同年3月也曾贴出即将停用知网的通知,称“不向商家过分的涨价行为轻易妥协”。当时,北大图书馆相关负责人向媒体表示,知网的购买费用涨价过高,已超出了图书馆的预算限额。

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中心研究员赵占领表示:“知网的优势就是掌握了核心的版权资源,或者把绝大部分期刊的版权资源都买断了。中国知网如果没有理由或者理由不充分地不断涨价,有可能会涉及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问题。”

李旻则认为,知网在国内中文学术文章检索服务市场上具有能够控制商品价格、数量或者其他交易条件,或者能够阻碍、影响其他经营者进入相关市场能力的市场地位。“在知网价格涨幅巨大的情况下,大多数高校毫无议价能力,只能选择继续使用,如果该价格被认定为不公平高价,那么其不合理涨价行为涉嫌构成经营者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属于我国《反垄断》法规定的垄断行为。”

知网最低充值改为0.5元

2018年5月25日,大学生小刘在中国知网下载名为《中药》的文献时,网页提示需付费7元,他点击“购买”按钮后,弹出了一个充值页面。充值中心提供了支付宝、微信、银联在线等不同的充值方式,但均设置了最低充值金额限制,即个人用户最低充值限额为50元。小刘为下载7元钱的文献只能向账户充值50元。购买文献后,小刘向客服提出了退还余额的请求。但客服却表示退款需要手续费,而且退款程序复杂,周期较长,建议小刘继续使用。

由于上述问题未解决,小刘将知网公司诉至法院。最终法院判决,中国知网充值中心关于最低充值额限制的规定无效,小刘胜诉。而记者追访发现,中国知网也于2月22日,更新了网站的支付页面,增加了自定义充值。

知网本是把“知识付费”执行地最有力的平台,到头来消费者的钱没交到作者手上,反倒悉数付给了它这个“中间商”。知网的垄断是政府部门助力、历史形成的,且学术资源的集中统一管理能够提高使用效率,客观上具有一定合理性。但不管如何,垄断性产品实际上就是公共产品,必须在一定程度上体现公益性质,否则将成为妨碍发展的公害。学术乃天下之公器,学术资源的垄断性平台更需体现公益性。知网在合理追求利润的同时,必须负起更多公益责任,不能因为坐拥海量数据就对自己的侵权、牟利行为有恃无恐,变本加厉。

随着人们维权意识的加强,知网靠垄断平台躺着挣钱的如意算盘该停停了。知网需要更新的不应只有技术和数据,还应在经营理念、服务意识上下下功夫。平台的公益属性应当进一步加强,消费者和研究者的权益都必须得到尊重和保障,绝不能为企业的一己私利,占了国家的便宜,又寒了学者的心。

版权声明:凡海疆在线拥有版权或使用权的作品均标注有版权声明,如需转载请点击获取合法授权,未经本网授权不得擅自转载使用。
责编:吴小惠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