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阿富汗战略迎来“拐点”?
来源:解放军报 2019/02/28 10:57:25 作者:陈航辉 朱春来
字号:AA+

导读: 2月11日,美国代理国防部长帕特·沙纳汉突访阿富汗。沙纳汉此行正值美国与塔利班和谈进程“取得重大进展”之际,目的是实地考察阿富汗战局,为特朗普总统决策提出建议。虽然沙纳汉一再强调,国防部没有收到从阿富汗撤军的命令,但种种迹象表明美国南亚战略可能很快“变脸”。日前,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国情咨文中再次表明要结束阿富汗战争。

2月11日,美国代理国防部长帕特·沙纳汉突访阿富汗。沙纳汉此行正值美国与塔利班和谈进程“取得重大进展”之际,目的是实地考察阿富汗战局,为特朗普总统决策提出建议。虽然沙纳汉一再强调,国防部没有收到从阿富汗撤军的命令,但种种迹象表明美国南亚战略可能很快“变脸”。日前,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国情咨文中再次表明要结束阿富汗战争。

难以打破的僵局

2017年1月,特朗普宣誓成为美国第45任总统。甫一上任,如何结束阿富汗战争的难题便摆在其面前。当时,阿富汗战局正以自由落体般的速度恶化,“帝国坟墓”的预言似乎正在应验。在付出2400条生命和7500多亿美元的巨大代价后,美军惊讶地发现阿富汗战争正朝着失控的方向快速发展。

一方面,美军的敌人越打越多。2001年10月美国发动阿富汗战争之初,美军的敌人是“基地组织”及其庇护者塔利班政权。10多年后,美军的作战对手不仅仅是“基地组织”和塔利班武装,还包括“伊斯兰国”组织阿富汗分支、巴基斯坦哈卡尼网络等近20个恐怖组织。另一方面,作为主要作战对手的塔利班越打越强。据美国政府任命的阿富汗重建特别检察长发布的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1月塔利班武装的规模近6万人,不仅创建了自己的特种部队,还能够同时在多个方向发起较大规模进攻,塔利班控制、影响或争夺的地区占阿富汗国土面积的近40%。

面对军方口中的战略“僵局”,特朗普在上台之初曾打算快刀斩乱麻,迅速从阿富汗撤军。但在时任国防部长马蒂斯、国家安全顾问麦克马斯特等军方将领的游说下,特朗普同意暂缓撤军,并于2017年8月出台了旨在破解阿富汗困局的南亚战略。南亚战略包括四大战略支柱——增兵;提升阿政府自主防务能力;扩大统一战线;推动阿政府与塔利班和解。该战略的核心思想是以退为进,首先在军事上打破僵局,协助阿政府军在2年内控制80%的人口,占据有利位置后再与塔利班和谈。

在新战略指导下,美国一方面向阿富汗增兵3500多人,大幅增加空袭强度,并加强美军顾问对阿安全部队的战术指导;另一方面,要求北约盟友加大支持,向巴基斯坦施压,鼓励印度发挥更大作用,意图强化统一战线。

然而,过去1年多,阿富汗战局出乎美国意料,塔利班的攻势不减反增。去年11月,在阿富汗东部加兹尼省的一次战斗中,塔利班重创一个50人的阿政府军特战连,甚至驻阿美军司令斯科特·米勒都险些遇刺身亡!据阿富汗重建特别检察长发布的报告显示,截至今年1月,阿政府军控制或影响的国土面积缩减到54%,而塔利班控制、影响或争夺的国土面积则增至46%。

失衡的战争天平

面对南亚战略未能奏效的既成事实,2018年10月以来,特朗普政府明显加快了与塔利班的和谈进程。去年12月,特朗普突然宣布将从阿富汗撤回一半的兵力。此后,美国阿富汗问题特使扎尔梅·哈利勒扎德展开穿梭外交,与塔利班高层密集会谈,并于今年1月26日宣布谈判取得“重大进展”。特朗普政府之所以急于推动和谈,根本原因在于阿富汗战争的天平已经难以逆转地向塔利班倾斜,美军打不赢已成定局。

美国失去了战争锐势。“兵贵速,不贵久”。纵观人类战争史,久拖不决的战争一直是大国的噩梦。如今,阿富汗战争已经进入第18个年头,成为美国历史上持续时间最长的战争。而即将部署到阿富汗的美军官兵中包括“9·11”恐怖袭击后出生的美国青年,这意味着阿富汗战争正成为“两代人的战争”。看不到胜利希望的长年作战,既令美军官兵感到疲惫与失望,也使美国社会感到厌倦与不满。

美军和阿政府军丧失了战争主动权。2014年底,美军宣布结束在阿富汗的作战任务,塔利班面临的作战压力大大减小,实力迅速恢复。仅仅1年后,塔利班就发起了战略反攻。过去2年,塔利班逐步掌握了战争主动权,几乎每天都对阿安全部队发动袭击,美军和阿政府军基本上处于被动接招状态,伤亡人数居高不下,部队士气持续低落。

美国不具备有利战略环境。国内方面,美国新国家安全战略的主旨是赢得大国竞争,而阿富汗战争犹如一个黑洞,大量消耗着美国国防资源,与美军备战大国高端战争的主线背道而驰。国际上,阿富汗主要邻国均对美军的军事存在心存疑虑,北约盟友也早已心猿意马,阿富汗战争已经成为一场不受欢迎的战争。更糟糕的是,阿富汗战争拖得越久,人们对美国撤军的预期就越高,美军的处境就越不利。

可能的撤军方案

“如果打不赢,那就宣布胜利,然后打道回府。”前美国参议员乔治·艾肯的观点,正越来越多地得到白宫官员、美国军方和智库学者的认可。尽管美国参议院于今年1月31日通过专项法案反对从叙利亚和阿富汗撤军,但大部分参议员只是担心撤军速度太快导致满盘皆输。而且,特朗普政府在今年春季做出撤军决定的可能性很大。2月15日,驻阿美军司令米勒宣布,为提高效率、节约资源,驻阿美军规模将削减1000多人,此举可能是为下一步大规模撤军探路。

然而,结束战争有时比发动战争更难。早在2011年,奥巴马政府就曾试图与塔利班和谈,并计划于2016年底完成撤军计划,但因风险大、阻力多,最终未能如愿。伊拉克战争的经验教训也表明,美军不能“夺门而逃”,否则撤离后出现的权力真空将很快被恐怖分子利用。阿富汗严峻的反恐形势以及塔利班与“基地组织”剪不断理还乱的复杂关系,决定了美国只能分阶段有限撤军,以确保撤军但不出局。

当前,美军在阿富汗的军事行动包括“自由哨兵”行动和“坚定支援”行动。前者属于反恐行动,旨在打击阿富汗境内的恐怖组织,由大约2100名特战人员遂行;后者属于安全援助行动,负责训练、指导和装备阿安全部队,由近1万名美军官兵遂行。一旦与塔利班达成和平协议,美军将结束“坚定支援”行动,撤回大部分驻阿美军;同时继续开展“自由哨兵”行动,保持对恐怖组织的高压态势,并监督塔利班对和平协议的执行情况。

为缓解撤军带来的人力需求压力,美军可能增加雇佣地方武装安保人员从事作战与训练指导岗位。目前,驻阿美军共雇佣了29389名承包商,包括2847名武装安保人员。自特朗普上台以来,武装安保人员的人数增加了65%,未来该数字可能会进一步攀升。

数据来源:美国阿富汗重建特别检察长网站

本版制图:梁 晨

原标题:美国阿富汗战略迎来“拐点”?

责编:许舒琦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