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开国中将王诤厚植人才之道
来源:中国组织人事报 2019/03/06 11:14:11
字号:AA+

导读: 开国中将王诤在雷达、电子对抗等诸多领域作出了卓越贡献,被毛泽东誉为“我国通信事业的开山鼻祖”。王诤十分满意张履谦的工作,回国后郑重地对他说:“从现在起,全军的雷达就交给你管了。

王诤同志(左三)在延安。

开国中将王诤在雷达、电子对抗等诸多领域作出了卓越贡献,被毛泽东誉为“我国通信事业的开山鼻祖”。王诤之所以在多个领域有重大创造和开拓,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他具有识才、爱才、用才、容才、聚才的胆识和胸襟。

“人才永远是最宝贵的财富”

新中国成立之初,王诤任中央军委通信部部长兼重工业部电信工业局局长,担负着解放军通信兵建设和全国电信工业重建的双重重任。通信兵种和电信行业均属技术密集型,需要大批人才作支撑。王诤经常说:“人才永远是最宝贵的财富。”

甫一上任,王诤得知有100多名国外学成归来的高级知识分子滞留南京、上海等地,马上派人把他们请到北京,腾出最好的房子给他们住,保留原薪待遇,又很快组建通信兵科学研究所,为他们提供用武之地,构建起第一个“人才池”。

上世纪50年代清华大学计划将电讯组扩大为无线电子学系,遭到苏联专家的反对,理由是无线电是国防专业,不能放在地方院校。官司打到王诤那里,他顶住“老大哥”的压力,据理力争,支持清华。曾任清华大学无线电子学系主任的吴佑寿院士说:“没有王诤部长就没有这个系,也就没有我们这支队伍。”

王诤真诚地关心、帮助知识分子。对处境困难的知识分子,他伸出温暖之手,给予极大的关怀和信任。杨千里是从“西军电”(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前身)毕业的业务尖子,在反右中受到不公正对待,党籍被取消,他的思想包袱很重。王诤亲自给他做思想工作,并用自己在国民党军当兵被俘后参加红军的经历现身说法:“我就是俘虏兵出身嘛,党还用我这么多年。”杨千里听了这句话,心里热乎乎的,卸掉了思想包袱,轻装上阵,干出了骄人的业绩。

甘当“小字辈”的副手

作为国家无线电领域的最高领导,王诤不是外行领导内行,而是行家组织专家。

张履谦是清华大学电机工程系毕业的高材生,分配到解放军通信部后,王诤亲自接待他,满怀期望地说:“小伙子,你专心搞出好东西来,你有什么困难我解决。”听了这暖心的话,张履谦浑身都是劲,埋头钻研当时最急需的雷达技术。

1951年,抗美援朝战争处于决战阶段,美军B-29飞机使用电磁波干扰对志愿军补给线进行空袭,形势十分严峻。前线彭德怀给军委发报,要求国内派人“火速去前线解决难题”。根据军委的命令,王诤亲自带着张履谦等赶往朝鲜前线。他们直接下到一个雷达站,张履谦和雷达技师从找出干扰频率着手,不断改变频率,扩展频段,加装抗干扰电路,与敌人展开了一场电子对抗战,很快就使敌机的电磁波干扰失灵,志愿军战鹰又可以不受干扰地起飞截击敌机了。

王诤十分满意张履谦的工作,回国后郑重地对他说:“从现在起,全军的雷达就交给你管了。”并向军委写报告,成立全军雷达干扰与抗干扰领导小组,由张履谦任组长,王诤任副组长。作为军委通信兵的一把手,给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字辈”当副手,这是何等博大的胸怀。王诤的知遇之恩,激励张履谦为此奋斗了一生。

立“军令状”的底气

1973年初,周恩来把王诤请到西花厅,对他说:“我们的通信卫星很快可以上天,我想在通信卫星发射之前,与之配套的地球站就应建成。否则,眼巴巴地看着卫星吊在空中不能使用。”他还拿出一张尼克松访华时送的卫星通信地球站图片给王诤看,并把自主研制卫星通信地球站的任务交给了他。王诤十分有把握地向周恩来立了3年完成任务的“军令状”。

事后一位老同志问他:“你哪来那么大的底气啊?”他回答:“我的底气来自于我们有一支特别能战斗的专家队伍!”春节一过,王诤就带领四机部技术人员到电子工业实力最雄厚的江苏省,连续49天蹲在工厂、研究所调查研究,组织150多个单位进行技术攻关大会战,终于在1975年底建成我国第一座卫星通信地球站,接收到印度洋上空的国际Ⅳ号卫星的信号,图像清晰,伴音清楚。王诤把这一喜讯报告给周恩来,已经重病在床的周恩来十分满意:“整整3年,言而有信!”

(摘编自《钟山风雨》2017年第4期 梅兴无/文)

原标题:开国中将王诤厚植人才之道

责编:陈倩柔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