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匡宇:2020选举,韩国瑜要往何处去?
来源:中国网 2019/03/09 11:13:00
字号:AA+

导读: 正如柯韩心结一样,被民意浪潮捧到政治高峰的政治人物必须找到最好的时机实现阶段性的政治任务,否则韩国瑜也不知道会在何时被下一位明星取代。尽管2019的国民党表现并没有像2015年那样刷新下限,但国民党人在内部较量中很容易忽略外敌的虎视眈眈和民意的期待变化。

近日,国民党内外拱韩国瑜参选2020的声势不断看涨,王金平、朱立伦等党内天王的争相拜会也让刻意与初选保持距离的韩国瑜持续曝光。

回望上次“大选”,起初党主席朱立伦坚壁清野,吴敦义笑而不答,王金平则顾左右而“咦咦啊啊”,逼得洪秀柱“抛砖引玉”、弄假成真,直至引发“换柱”闹剧而加速了国民党的全面溃败。这一系列事件的大环境是民进党一手炒热的“反马反国民党”的社会舆论氛围和“民意”潮流。时空转换,到了今天国民党诸公元老忽然集体一改畏而避战做派,敢于“为党担当”,一方面固然是客观上由于多位“太阳”迟暮,到了终极一搏,追求政治功绩和历史定位的阶段,3年前的败选责任也逐渐被时间冲淡,但更重要的从2018年“九合一”选举中看到了新的政治契机,以及主流社会意识发生了“反蔡反民进党”的转变。

然而政治果实的收割并非唾手可得。当前,国民党内部和蓝绿白三家围绕2020选举形成了一个复杂纠结的博弈模型。国民党方面,在初选规则定为全民调和党员票“73开”后,各方即将进入正式表态期,越是自认有优势且战意坚决者越倾向于争取先机,例如民调领先、年轻气盛的朱立伦,和助韩国瑜辅选有功、受到不少基层势力支持的王金平。吴敦义想要在“一叶知秋”时让瓜熟蒂落,看似是要识时务知进退,但又抛出“二阶段征召”的备用方案,要为征召韩国瑜这样的强棒留下可能,但也遭到党内不少人特别是自恃有望胜选者的反对。

不过,从党主席的高度和整个泛蓝的气候来看,国民党的候选人不能只是有自信、有意愿,还得要能打得赢。国民党的“太阳”们面对看起来今年内难以翻身的蔡英文尚可一战,但对上柯文哲,则就连“两岸民意基金会”这样亲英系的民调都显示,党内乃至全台都只有韩国瑜有胜算。对于无意外将出线的蔡英文而言,其策略必然是在蓝绿白三家乱战中浑水摸鱼,甚至最好能对柯文哲釜底抽薪,或将韩困于高雄。而柯与韩双方均处于“先手被动”博弈中。一方面国民党是否会下决心全力拱韩,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柯是否参选;而柯则老神在在,让国民党尽可能充分地内耗,再根据韩的动向执后手。

在这样相互计算牵制的博弈中,蓝营内部的大佬和民意在个人政治利益与政党整体利益的权衡中焦虑不已,“拱韩”和“阻韩”声音并立,而蓝绿白三方也都是在模糊和不充分的信息与判断中进行不确定型决策。各方都还没有到摊牌决胜阶段,因此围绕韩是否参选的争议和韩本人的长考还将继续发酵,可能至少要持续到5月份的党内初选。

因此,国民党在选举规则角力后,现阶段各方很大程度上是围绕韩国瑜的动向展开博弈。挺韩直攻2020的声量不断升高,似有营造“不可能变可能”之势;而势在必得者则或希望排除二阶段征召韩的可能,或者至少获得韩的友好甚至支持。因此王金平和朱立伦都专程跑去见韩,对外皆宣称获韩支持,私下里至少也需要确认韩的支持甚至参选议员。柯文哲方面则与韩“王不见王”,民进党一方面派出黄重谚、陈吉仲等官员和亲绿媒体及民调祭出“卡韩”战术,制造韩参选2020“不正当”,贬低韩市政成绩舆论并持续“抹红”韩。

韩国瑜在自己的新书中透露,国民党有在党内同志遭外侮时冷眼旁观的传统,“伤他最深的是自己人”。如今韩的处境更为复杂,党内外都有人将其视为救世主或眼中钉。在这样复杂微妙也危机四伏的环境中,韩的初心本意和最优选择很值得探究。

从韩国瑜最新在赵少康政论节目中的表态和与党内人士的会面来看,韩极其重视对高雄选民的政治承诺和信用,还没有良策来破解参选正当性问题,至少在当下一段时间需要快速制造政绩,维持声望,积累资本。结合此前其阵营及舆论所塑造的一个守诺重情谊,坚钢不夺其志的“政坛侠客”形象,以及近年来所积累的江湖历练,韩将不想“吃着碗里看着锅里”是颇为真诚的。在党内关系中,韩与各方尽力维持一种“手心手背都是肉”的形式上等距外交关系,没有过早宣布站队或拒绝接触。

赛局形势在变化,博弈者也在观望。韩国瑜不下场还则罢了,一旦入此彀中,其最稳妥的路线自然是等拖大法,等到党内厮杀的筋疲力尽,民进党来势汹汹,柯文哲后发制人之时,以众望所归的“救世主”形象,不需要“陈桥兵变”即可“黄袍加身”。毕竟,在凶险诡谲的政治生态和快速流变的民意结构中,纵然是全台人气王也不能保证“韩流”能够无损蔓延至下一次“大选”,当断不断错过历史机遇甚至反受其乱,或曾经会当凌绝顶但一招不慎满盘皆属的教训太多了。

曾经的林洋港、赵少康乃至扁马蔡都是风头无两的政治偶像,但岛内政治民意越来越薄情和现实,对政治人物的翻篇没有太多念旧宽容。正如柯韩心结一样,被民意浪潮捧到政治高峰的政治人物必须找到最好的时机实现阶段性的政治任务,否则韩国瑜也不知道会在何时被下一位明星取代。韩选前在青年族群的高人气正在褪色,这是一个值得警惕的信号。

无论蓝绿白,政治人物都既要追逐个人政治前途的终极目标,也要考虑政党利益和阵营价值。对于国民党而言,规则和博弈这样的技术层面的较量,最终的目的应当是产生整体收益最高的候选人而非为满足某一方的政治私欲。然而为私欲而舍大义的事情,岛内政治人物已经做过很多次。

这实在不能不说是台湾多少有些病态畸形的政党政治和选举文化的必然结果。尽管2019的国民党表现并没有像2015年那样刷新下限,但国民党人在内部较量中很容易忽略外敌的虎视眈眈和民意的期待变化。当前这个所谓的“大好局势”也未尝不会自毁长城被人摘桃,反误了诸公政治生命。

原标题:2020选举,韩国瑜要往何处去?

责编:陈倩柔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