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客、财阀、明星…席卷韩国的大丑闻会怎样收场?
来源:侠客岛 2019/03/22 10:03:49 作者:点苍居士
字号:AA+

导读: 一根藤上数十、上百颗瓜还没待吃完,娱乐圈大地震怎么就关乎到了社会之本?

韩国的李胜利夜店风波“高热”难退。由最初的一起斗殴事件,发展成了韩国娱乐圈“史上最大丑闻”。

截至目前,“胜利门”涉事人员已有40人被立案调查,3人被逮捕;韩国五大娱乐上市公司市值蒸发近6000亿韩元(约合36亿元人民币)。

3月18日,青瓦台发言人金宜谦在记者会上表示,韩国总统文在寅在听取有关事件报告后,亲下指示要对李胜利“Burning Sun夜店事件”、已故艺人张紫妍案、韩国高官金学义疑受色情招待事件“逐一彻查真相”。

“如果不能查明发生在社会特权阶层的这些事件的真相,我们就无法谈论正义的社会”,文在寅说道。

一根藤上数十、上百颗瓜还没待吃完,娱乐圈大地震怎么就关乎到了社会之本?

blob.png

3月18日,韩国总统文在寅下令彻查“胜利门”等事件

风波

作为韩国天团Bigbang成员之一的李胜利,大概没有想到圈内生涯会结束得如此“惊天动地”。

去年11月,李胜利经营的夜店Burning Sun发生了一起斗殴事件。爆料者称在店内看到一疑似被下药的女孩、准备出手相救时,竟被安保人员拳打脚踢。原本一出“夜店暴力”,在警察到场后不由分说地带走施救者、拒绝公布监控视频后,活生生演变成了“全民‘深扒’夜店保护伞”。

戏份一度壮观到,24万余韩国人在青瓦台网站上签名请求彻查。

今年2月14日,警方在李胜利的夜店查出了毒品交易和警商勾结的线索;2月26日,韩国电视台JTBC曝光李胜利存在偷税漏税行为;3月5日,警方获得李胜利涉嫌“性贿赂”的聊天证据;3月10日,李胜利接受关于“海外投资者性接待”的调查;3月11日,李胜利宣布退出娱乐圈。

就在退圈的同一天,与李胜利同在一个聊天群内的艺人送修手机,韩国电视台SBS进而曝光了手机内流出的聊天记录,其中,多名男艺人偷拍、散播猥亵女性视频,群聊文字低劣到难以直视。

但,事情显然还有“黄色报道”之外的另一面。

有同行留意到,最早介入报道的并非娱乐记者,而是跑时政口的记者吴赫镇。还有记者爆料称,“胜利门”情色意味背后牵扯到了“毒闺蜜”代言人崔顺实的残余势力;15日下午,群聊艺人们在聊天记录中提到的保护伞更被确认为是一位总警级干部。

韩国总理李洛渊在国务会议上说,“对于警商勾结的疑惑,希望以警方的命运为赌注,彻底调查并依法处理。”

在谈到偷拍事件时,这位韩国总理也将“让广大国民受到冲击”的事件本质定性为“部分艺人和富裕阶层脱离常识的行为”。

娱乐圈-财团-政界,赌注是“检方和警方各自组织的命运”,事情的内面,远比朋友们想象得要“精彩”。

blob.png

李胜利

变味

这次文在寅要彻查的三件事儿,离不了两个关键词:一是“女性”,一为“特权阶层”。

前方人士跟岛妹聊起这几年韩国各界“连续剧们”的错综复杂,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指望一纸总统令融掉坚冰、动摇地表,怕便是众人未脱的“天真”。夸张点说,在韩国是有路径可以“彻底”消除跨界勾结的,比如“革命或战争”——盘根错节难解,只好一窝端掉。

消极了?不急,前车之鉴尚在。

十年前自杀的韩国女星张紫妍,留下遗书透露她曾被迫向31人提供过“性接待”,名单中涉及不少商界名流、高层精英。闹多大?有韩国网友讽刺——“深入调查张紫妍案,恐怕会动摇国家”。

十年过去,张紫妍案经历了四次“不了了之”,从最早的2009年警方传唤19位名单中人、调查未果;到2013年,原经济公司老板与张紫妍经纪人二人分别被判以有期徒刑4个月与1年的缓刑。涉事“大人物”从未成功“出镜”。

blob.png

张紫妍遗书中提到的嫌疑人名单

艺人圈丑闻外,韩国前法务部副部长金学义接受性贿赂案,这次也借总统的彻查指令,重新回到公众视野。2013年,金学义遭揭发涉嫌接受性贿赂,并被指控向女子施以性暴力,受害者超过30名,当时警方曾“掌握了关键证据”,但最终未深入调查,并以“无嫌疑形式”处理案件。

blob.png

金学义事件相关报道

而这次的“胜利门”呢,在SBS拿到的10个月份的群聊中,仅郑俊英一人就对十多名女性施以性犯罪。群里的男性对犯罪不以为然,甚至自夸,“生活如电影,除了没杀人,其他能被抓进局子的事可是做了很多”。韩媒这两天则曝光,群内的崔钟勋曾在2016年酒驾被抓,事后尚在炫耀“警界大佬”的照顾。

警方、检查机关、国税厅,“大地震”的震源其实谁心里都没含糊过,有趣的是在事发后,“特权”总要捎带上看上去更纸醉金迷的“娱乐”,粉丝圈里的狂热、迷信、性狂欢是最易点燃的火药捻子,一旦点着,大众自会虚晃而过。

这次“胜利门”后另一个扎堆抱团的舆论导向是女性与女权,人们出离愤怒之余,对“张紫妍们”的得救也依然不抱希望,毕竟一个世纪前的论调已经说得很清楚, 所谓的女权主义从来不具有自主性,其部分是政治家的工具,部分呢,只能是“更深处的社会悲剧的附加”。

结合今日的韩国看,在性别鸿沟尤难逾越的社会境况中,“权力”二字就等同于政商权力与性主导;而政经跨界勾结的润滑剂,就是再合适不过的,娱乐圈。

但真就没法端本清源?

blob.png

韩媒曝光的“胜利门”群聊记录

症结

“胜利门”如何进展尚难分明,但总统、总理的介入倒多少让观者的视线回到了“正轨”。

比如文在寅这次的表态,

“江南夜店相关的事件,是涉及艺人等部分特权群体的,包含非法使用毒品和性暴力等犯罪行为的营业,以及与犯罪行为相关、涉嫌与警察和国税厅等部分权利机关的勾结的重大案件”“需要不顾忌任何禁区地进行彻底的搜查和调查”。

指示也很明确,要力祛“有权利、有后台的人的免罪符”。

有朋友可能不清楚韩国“免罪符”的“适用范围”。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即是几次娱乐圈争议都脱离不了的警方与检察官阶层。

韩国民间素有“前官礼遇”之说。法官、检察官退休后开办律师事务所,利用在任期间人脉,给委托人减刑、保释以换取巨额佣金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比如曾任检察官和韩国大法院大法官的安大熙,2012年退休,一年后的2013年7月以本人名义开设律师事务所,到该年年底前的五个月内,净赚16亿韩币(折合人民币970万)。

严重妨碍司法正义?当然没错。但利益阶层也一句就让人瞠目——反对前官礼遇,就是妨碍公民就业自由。资深人士称,总统下令彻查恐怕最后还是难逃“礼遇”的逻辑,毕竟韩国没有死刑;而规模方面,替罪羊出头率这回怕也会“应景”提高。

再来说“胜利门”性贿赂的对象,也即韩国社会暗潮汹涌的关键,财阀。

有人质疑韩国所谓的明星造梦工场,不过是以压榨艺人闻名的“饥饿游戏”产业链。明星火得快、凉得也快,拥有超高人气如李胜利,也需通过性招待在过于成熟的资本运作机制中博财阀一笑,谋一席之地。

“胜利门”曝光的过去数十天,李胜利所属的经纪公司YG娱乐股票价格震荡下跌24.2%,市值缩水近2000亿韩元(约合12亿元人民币),资本震颤之余,也告诉人们,真正的丑闻当归何处。

起源于日本殖民统治时期和朝鲜战争时期的韩国财阀是谈论韩国一切问题都无法绕开的原点。土地开发之前提前购入获取高额价差、利用住宅虚假交易套利、通过非法手段逃税漏税、每逢选举就暴露出的政治金、致使艺人“娱乐至死”一茬茬牵涉无尽。以“胜利门”等案件为切入,去探索禁区,究竟能走到哪一步,各家也实在乐观不起来。

blob.png

“加分”

这次事发后,手机维修师傅将涉事艺人聊天记录抛给律师咨询,律师看到警商勾结的内容,认为不可尽信于一方,就向国务总理下属的国民权益委员会进行了举报。

一步步换来的总理、总统的亲自指示,也让不少民众重燃“正义虽迟仍到”的希望。

而文在寅和其身后的共同民主党为何趟定了这趟浑水?

今天公布的3月18日-20日最新民调结果显示,受“胜利门”、张紫妍案、金学义事件影响,文在寅政府支持率较此前上升了3%。

在这之前,文在寅上任之初超过80%的支持率,一度因韩国经济低迷不振、朝美会谈陷入僵局等大幅下跌,过去三周“44.9%”的数字更是惨不忍睹。

不论是着眼于两年后的总统大选,还是为了眼前的议员缺额补选,一场“全民大地震”中的反腐作为,都是当之无愧的加分项。

自“胜利门”牵连到的“金学义事件”,在这个意义上也格外“扎眼”。岛友们可能已记不得,金学义当年成为“只在任六天”的法务部副部长,正是由前届政府掌门人朴槿惠提拔。此时旧案重审,无异于向钉在耻辱柱上的朴槿惠和难辞其咎的保守党再狠狠踢上几脚。

“愿望”可以说是美好的。但各方围攻纠葛之下,“反腐”牌能否顺利出手则要另说。

别忘了,韩国的政局从没能彻底离开过“特权阶层”的傀儡暗影,想回身指挥“提线人”,在相当程度上,也正是“赌上了自身的命运”。

原标题:政客、财阀、明星…席卷韩国的大丑闻会怎样收场?

责编:陈倩柔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