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空:国际合作新疆域,而非大国博弈新战场
来源:环球网 2019/03/23 11:33:43 作者:孔君
字号:AA+

导读: 近一段时间,外空领域频频出现令人不安的消极动向。美国公然把外空称作“新战场”,成立“外空司令部”,组建独立“外空部队”,并扬言在外空部署反导设施,大有在外空扩军备战之势。日本紧跟其后,要组建“外空专门部队”。这些举动恐怕是在一步步把科幻电影中的画面拉近现实。

近一段时间,外空领域频频出现令人不安的消极动向。美国公然把外空称作“新战场”,成立“外空司令部”,组建独立“外空部队”,并扬言在外空部署反导设施,大有在外空扩军备战之势。日本紧跟其后,要组建“外空专门部队”。这些举动恐怕是在一步步把科幻电影中的画面拉近现实。

但另一面,美国和西方媒体却在大肆渲染中国和俄罗斯所谓的“外空安全威胁”,炒作中美外空“竞争论”、“冲突论”,显然是在贼喊抓贼、混淆视听。

在此背景下,孔君认为,有必要和大家好好厘一厘外空安全这件事。

首先,我们必须搞清楚外空安全面临的威胁是什么?

这个问题一般分两个层次来认识:一是在外空应用发展层面,随着外空技术的普及和发展,空间环境恶化、轨道交通拥挤、空间碎片增多,对外空和平利用的消极影响不容忽视。二是在外空安全层面,随着外空战略地位凸显,以主导和控制外空为目标的空间战略不断演进成熟,外空军力建设持续扩张,外空武器化趋势不断上升,对外空和平与安全的威胁日益严峻。

必须看到,这两个层面的外空安全挑战的性质截然不同。前者是和平性质的外空活动中伴生的副作用,并非主观恶意造成,各国有妥善应对的共同利益和良好意愿。后者则是个别大国为了一己私利、谋求单方面军事优势的产物,一旦触发外空武装冲突,其危害将是灾难性、致命性的。因此,外空安全面临的最大威胁是武器化和战场化趋势。

其次,中国的外空活动是否构成了安全威胁?

作为空间应用大国,中国一直致力于和平利用外空。《中国的航天》系列白皮书,开诚布公地介绍了中国的航天政策和举措,充分阐明了中国在外空的和平意图。“神舟”、“嫦娥”和“玉兔”都是中国和平探索外空的“功臣”。不久前,“嫦娥四号”成功登陆月球背面,赢得举世瞩目。这些成果是中国创造的,但根本上属于全人类,也必将惠及全人类。

中国积极参与相关国际合作,与各国共享空间技术红利。中国同许多国家保持着活跃的空间项目合作。中国建设的国际空间站不排斥任何一方,而是敞开胸怀,欢迎各方共同参与、合作共享。

中国坚决反对外空武器化和军备竞赛,为推动国际外空军控进程做出了不懈努力。2008年,中国与俄罗斯共同提出“禁止在外空放置武器、对外空物体使用或威胁使用武力条约”草案,多年来一直积极推动以此为基础谈判国际法律文书,但遭到美国等一些国家强烈反对。2014年起,中俄率先在联合国大会多次共提“不首先在外空部署武器”决议。2017年,中俄成功推动联合国成立“防止外空军备竞赛”政府专家组并有望于近期取得积极成果。

一些国家无视中国的上述积极努力,反而炮制所谓的“中国外空威胁论”,而且是中国越发展、他们鼓噪的调门越高,这是出于怎样的意图和心态?正如外交部发言人耿爽所指出的,“美国一面推进外空军力建设,一面炮制所谓‘中国外空威胁’、‘俄罗斯外空威胁’,实质上是要为自身谋求单方面军事优势、研发先进武器寻找借口”,“如果美方真正关心外空安全,就应该与中国、俄罗斯一道,积极参与到外空军控进程中来,而不是相反”。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我们应该如何来维护外空安全?

随着世界各国对外空技术应用的依赖与日俱增,外空安全已成为攸关人类生存与发展的战略性问题。我们无法承受外空像陆、海、空等其他空间一样被武器化、战场化的后果。国际社会必须防患于未然。

维护外空和平与安全最根本有效的途径是,尽快就防止外空武器化和军备竞赛谈判达成新的国际规则,弥补现有外空国际法律体系的不足,为外空安全提供制度性保障。适当的透明与建立信任措施也有助于维护外空安全,但不能够取代外空军控国际法律文书谈判。

当然,主要大国在外空领城加强对话与合作,本着平等和相互尊重、互利共赢的原则,逐步建立互信、防止误判,也很关键。

外空是全人类的共同财产,维护外空安全是国际社会共同的责任。正如习近平主席2017年1月在联合国日内瓦总部讲话中倡导的,要把外空等领域“打造成各方合作的新疆域,而不是互相博弃的竞技场”,这也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的应有之义。(作者孔君是国际问题观察员)

原标题:外空:国际合作新疆域,而非大国博弈新战场

责编:许舒琦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