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天来:政体移植让拉美结出苦果
来源:环球时报 2019/03/23 11:42:52 作者:刘天来
字号:AA+

导读: 由于巴西政治体制混杂着美欧两种制度特点,这样源于西方却比西方更为复杂的制度,让宪法和法律成为政党斗争的工具。

21日,卸任总统职位不足3个月的巴西前总统特梅尔因涉嫌收受贿赂,被联邦最高法院批准逮捕入狱。

特梅尔的入狱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自代替“巴西铁娘子”罗塞夫就任总统两年多以来,特梅尔已经卷入10宗刑事案件,被检察机关指控的罪名包括洗钱、收受贿赂、索贿、集团犯罪等,其中5个案件是在2019年之前也即特梅尔在任总统职位之时被指控的,只不过其在任时享有特权而受到一定程度的豁免。

巴西自1822年脱离原宗主国葡萄牙独立以来,一直向欧洲看齐,无论是政治体制还是法律制度,抑或意识形态等,都以西方国家为师。20世纪随着北美特别是美国的崛起,又向美国看齐。巴西的政治制度,比如联邦制、共和制、总统制;巴西的法律制度,比如《宪法》、行政程序法、行政诉讼法等,无不深深刻着西欧和北美国家的烙印。据此,貌似可以“顺理成章”地推断出,西方国家在国家治理、政治运作、反腐制度等方面的经验理应在大规模、深层次的学习与移植中,在巴西结出同样的果实。然而,与巴西石油公司相关的大规模腐败案件爆发、卢拉与特梅尔两任总统先后因被控贪腐入狱、大范围牵涉其中的巴西高层等,无疑以事实证明,西方国家的政治模式落地巴西后效果并不理想。

由于巴西政治体制混杂着美欧两种制度特点,这样源于西方却比西方更为复杂的制度,让宪法和法律成为政党斗争的工具。政坛左右势力缠斗,庇护主义盛行。再加上素来的政坛特色——“桌底下的交易”,左右翼都想放大对方的贪腐罪行,利用这场史上少见的反腐风暴致对方于死地。巴西目前的经济结构转型任务艰巨,迫切需要各派力量放下一党之私,稳定政治环境,但由于政客专注于内斗,政治改革进程滞后,既无法专注于经济转型,也不能反映中产阶层的新诉求。

目光离开巴西,综观同样移植西方国家制度模式的拉丁美洲诸国,可以看到被西方国家称为“普世”的民主政体、民主模式等也并没有获得西方国家极力鼓吹的效果。政局动荡、政府深陷腐败丑闻、公民抗议频繁、社会治安堪忧等现象屡见不鲜。比如加勒比国家海地共和国近年来政局动荡,合法民选的政府与议会关系持续紧张,内阁总理拉丰唐被迫辞职,加勒比石油资金丑闻引发全国性暴力抗议活动等等,导致海地政治、经济、社会、外交形势不断恶化。而中美洲国家动乱、移民大军北上等活生生的事例,无不昭示着忽略自身实际情况,机械移植、生搬硬套国家制度模式而造成的消极后果。

当然,我们不能据此完全否定西方的民主政体、民主模式。西方国家历经多年的繁荣与稳定,表明其政治体制适应其国情,这是问题的关键所在。“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对别国经验的借鉴,应当深深植根于自身国情之中,扬长而补短。否则不仅可能徒劳无功,还会造成更深远的负面影响。拉美国家出现的这些问题,无疑是活生生的实例。(作者是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原标题:刘天来:政体移植让拉美结出苦果

责编:许舒琦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