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尔多安总拿新西兰枪击案说事,有何深意?
来源:中国网 2019/03/25 10:26:39 作者:孙兴杰
字号:AA+

导读: 恐怖主义是人类面临的威胁,尤其是在一个全球化的世界中,多元主义已经是现实,尤其是欧美社会已经有大量的穆斯林公民,突出宗教的边界会加剧社会的撕裂。

在新西兰发生的恶性枪击事件,造成了近百人的伤亡,被认为是新西兰最黑暗的一天。万里之遥的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在选举集会上不仅展示了已经在网上删掉了的枪击事件的视频,而且认为这是世界上种族主义和反伊斯兰气焰高涨的新案例。埃尔多安显然将事件定义为基督教世界与伊斯兰世界之间的矛盾与冲突,已故美国政治学家亨廷顿提出的“文明的冲突”似乎在埃尔多安的身上得到了印证。

新西兰两座清真寺遭到了一名来自澳大利亚枪手塔兰特的“屠杀”,塔兰特发表在网络上的“自述书”的确是有白人至上主义的种族主义情绪。他为自己的行为辩护说,这是为几年前北欧的一位死于穆斯林凶手的小女孩复仇。不可否认,伊斯兰国兴起与覆灭的几年之间,加上大量的中东难民涌入欧洲,西方社会对伊斯兰的恐惧症也是与日俱增,当然,这与不断发生的恐怖袭击活动是分不开的。

埃尔多安在土耳其地方选举之际,在新西兰枪击事件问题上大发言论,当然是为了进行政治动员。正发党的伊斯兰色彩越来越浓,埃尔多安以及正发党是站在伊斯兰世界的立场上发声,超越了主权国家的边界。埃尔多安要求新西兰判处塔兰特死刑,同时认为这次事件是对土耳其的测试。塔兰特并不是新西兰公民,另外,新西兰处理这次事件的时候并没有挑起基督教和伊斯兰教之间的问题。显然,这些言论已经超越了正常外交的底线,新西兰也作出了反应,将派外长访问土耳其质问埃尔多安。

土耳其外交部长恰武什奥卢发表推文谴责“野蛮的恐怖主义袭击”,同时说,伊斯兰恐惧症与仇恨在西方国家已然升高,助长这一趋势的政治人物和媒体要对这起令人发指的攻击负相同的责任。显然,土耳其已经大大渲染了新西兰枪击事件的文明冲突的色彩。除了利用这一事件进行选举的动员之外,更重要的是土耳其的国家身份和定位已经发生了变化。

凯末尔奠定的世俗化国家的传统正在坍塌,埃尔多安一直在推动土耳其的伊斯兰主义。土耳其的外交政策已经是奥斯曼主义、突厥主义和伊斯兰主义的叠加。加入欧盟早已不在埃尔多安的选项之中,在1915年加里波利半岛战役纪念活动上,埃尔多安说,我们在这里已经1000年了,如果上帝愿意,我们会一直在这里,直到世界末日来临。加里波利半岛战役是一战之间土耳其与英国及其联军的战役,战争期间,双方当然也会利用“文明之战”进行动员。吊诡的是,凯末尔就是在一战中成长为土耳其的领导人,但是建国之后选择了西化的道路,而现在埃尔多安显然走向了反面。

恐怖主义是人类面临的威胁,尤其是在一个全球化的世界中,多元主义已经是现实,尤其是欧美社会已经有大量的穆斯林公民,突出宗教的边界会加剧社会的撕裂,新西兰之所以没有突出宗教的矛盾,也是为了维系社会的稳定。而埃尔多安则利用了这次事件对本国社会进行政治动员,并且有意夸大枪击事件的“文明冲突”的含义,多少有些趁火打劫的意味。

孙兴杰 吉林大学公共外交学院副院长

原标题:埃尔多安总拿新西兰枪击案说事,有何深意?

责编:许舒琦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