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选两周前访美,内塔尼亚胡打“特朗普牌”?
来源:解放日报 2019/03/25 10:30:35 作者:李雪
字号:AA+

导读: 自特朗普上台以来,不仅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将美驻以大使馆从特拉维夫迁至耶路撒冷、美驻耶总领馆并入驻以大使馆,最近又通过推特宣称美方应当承认以色列对戈兰高地的“主权”,可谓频频秀出亲以立场。而在距离以色列4月9日大选仅有两周之际,内塔尼亚胡这一访美行程背后有哪些思量,又将与特朗普进行怎样的互动?

3月23日,一名戈兰高地的德鲁兹儿童举着叙利亚国旗在迈季代勒舍姆斯参加抗议活动,反对美国总统有关戈兰高地的言论。 新华社 发

20日,白宫发表声明,称美国总统特朗普将于3月25日、26日在白宫会见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重申两国领导人的密切关系及两国在中东的共同利益。

自特朗普上台以来,不仅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将美驻以大使馆从特拉维夫迁至耶路撒冷、美驻耶总领馆并入驻以大使馆,最近又通过推特宣称美方应当承认以色列对戈兰高地的“主权”,可谓频频秀出亲以立场。而在距离以色列4月9日大选仅有两周之际,内塔尼亚胡这一访美行程背后有哪些思量,又将与特朗普进行怎样的互动?

会面与以大选有微妙联系

白宫宣布内塔尼亚胡访美行程的时机,与两件事情产生“交集”。

一是美国务卿蓬佩奥出访中东。

蓬佩奥于3月19日至23日访问科威特、以色列和黎巴嫩三国,以色列是其行程的第二站。蓬佩奥不仅参观哭墙,成为第一位和以色列领导人共同参观此地的美高级官员,还访问美国驻耶路撒冷大使馆。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指出,这是对内塔尼亚胡在白宫发挥非凡影响力的“正式认可”。

蓬佩奥没有会见内塔尼亚胡选战的主要竞争对手、以色列前国防军总参谋长本尼·甘茨,被疑此次到访是为内塔尼亚胡背书。当被问及他是否认为访问会影响选举时,蓬佩奥称:“以色列是一个重要的盟友,我们不会因为他们处于选举周期就停止会晤。”

二是以色列4月9日即将到来的大选。

随着以大选临近,内塔尼亚胡强调,与特朗普政府的密切关系,是竞选第五任期的关键。内塔尼亚胡还模仿特朗普的风格,以“假新闻”“政治迫害”等词汇描述当下的处境,并与极右翼党派“犹太人家园党”结盟,激励其支持者。

上个月,以色列司法部长通知内塔尼亚胡的法律团队,计划在三起刑事案件中以欺诈、受贿、违背公众信任等罪名起诉内塔尼亚胡,为其争取连任增添复杂性。

国内指控缠身,内塔尼亚胡为何此时访美呢?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所长刘中民认为,内塔尼亚胡访美,有助力国内大选的需求。特朗普执政下的美以同盟关系,相比奥巴马时期有了很大改善。从有关耶路撒冷、戈兰高地等表态,再到内塔尼亚胡访美,体现特朗普配合内塔尼亚胡为以色列国内大选造势。但从特朗普的中东政策来看,更多的是进一步强化与以色列的盟友关系,让以色列在对抗伊朗问题上发挥更大作用。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刁大明则认为,特朗普选择此时与内塔尼亚胡会晤,与以大选存在一定微妙联系。“但对于内塔尼亚胡而言,在此时间段(2-3月)访美,应该说不是出于选举的选择”,他指出,内塔尼亚胡将出席美国以色列公共事务委员会(AIPAC)年度会议,这一会议每年2-3月举行年会。2015年3月,内塔尼亚胡曾受时任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博纳邀请访美,2017年、2018年,内塔尼亚胡都曾在2-3月这一时间段访美,联系到此,这一访问具有惯例性,和以色列内部政治影响关系不大,属于通常互动。“时间点可能产生这一效果,但并不一定是因为效果而选择这一时机,”刁大明说。

特朗普“礼物”折射新变化

彭博社指出,特朗普上任两年来,大部分时间在向内塔尼亚胡“送礼”。如今这位以色列领导人的“竞选清单”上有特朗普不少“助攻”: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将美驻以大使馆迁至耶路撒冷、退出伊核协议、关闭巴解组织驻华盛顿办事处、关闭美驻耶路撒冷总领馆等。

内塔尼亚胡与特朗普的紧密关系,与他和美前总统奥巴马间的疏远形成对比。2015年以色列大选前内塔尼亚胡访美,奥巴马出人意料地拒绝与其会晤。奥巴马当时表示,“我们有传统,在对方选举之前,不与对方领导人见面。”尽管国家元首通常避免在外国选举时有所倾向,但以色列和美国的关系有时会偏离这一准则。1992年老布什总统“不隐晦”地支持拉宾,帮助其在大选中击败沙米尔。2012年,内塔尼亚胡试图帮助罗姆尼打败奥巴马,但以失败告终。

美国中东项目智库负责人丹尼尔·利维表示,对内塔尼亚胡来说,这是近十年来,白宫首次有一位共和党领导人。他希望巩固与共和党人的关系。

《卫报》报道称,特朗普政府一系列表态,促进了内塔尼亚胡竞选的中心思想:只有内塔尼亚胡能使得美国领导人对叙利亚、伊朗和巴勒斯坦采取强硬政策。

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袁征指出,特朗普政府这一立场变化有三方面原因:

第一,传统来讲,共和党人比民主党人更亲以色列。虽然特朗普属于非建制派,与共和党关系没那么密切,但是不少理念来自共和党,包括谋士也是共和党人。

第二,个人来讲,与特朗普的犹太裔女婿库什纳有关。内塔尼亚胡与库什纳的父亲老库什纳关系非同一般,而且库什纳父子与以色列关系向来密切,参加过不少支持犹太人的活动,给以色列方面捐过不少款。

第三,特朗普敢说敢做,此前的共和党可能有诸多考虑,特朗普相对没有那么多顾忌。

最近几个月,内塔尼亚胡似乎打出了“特朗普牌”。他不仅在一块广告牌上宣传两人的关系,还播放了一则竞选广告。广告中,特朗普说:“今天我们在耶路撒冷正式开设了美国大使馆,恭喜!”

“这里的时代思潮与特朗普有关”,以总理办公室主管外交事务的副部长、前以色列驻美国大使迈克尔·奥伦说,“内塔尼亚胡显然在这方面走在前面”。

不过也有评论指出,随着特朗普公布“中东和平计划”的节点越来越近,两人的亲密关系也可能限制内塔尼亚胡。奥巴马政府时期担任中东问题首席顾问的丹尼斯·罗斯说:“很显然,此次选举中内塔尼亚胡准备做不少事,但是他不会说一些可能疏远特朗普的话”。

议题涉及伊朗和“世纪计划”

白宫声明称,25日特朗普和内塔尼亚胡将举行工作会议,讨论两国在中东的共同利益和行动。26日,特朗普将设晚宴招待内塔尼亚胡。

彭博社指出,内塔尼亚胡将出席美国以色列公共事务委员会(AIPAC)年度政策会议,此次出席将进一步提升其作为政治家的资本。另外,内塔尼亚胡与特朗普会面的照片及演讲,肯定会作为竞选的宣传材料。

布鲁金斯学会中东政策研究中心主任纳坦·萨克斯说,内塔尼亚胡将用英语对一群美国人讲话,但最重要的听众则是国内的以色列人。这传递的信息是,“让我看看还有哪个以色列人能做到这一点,还有谁和特朗普有这种关系”。

那么,哪些话题可能摆在美以领导人的会议桌上呢?

刁大明认为,除了美以关系,当下对特朗普来说,看重的议题大致存在两个方向:一是与对伊朗进一步政策有关,这也是蓬佩奥近期密集访问中东的原因。另外,去年11月初,美对伊朗石油采取禁运,最后关头给予8个国家和地区豁免,这一期限将在今年5月初面临“节点”。之后如何应对伊朗,需要与盟友以色列密集互动。

二是与中东局势有关。特朗普政府即将推出针对巴以和谈的“世纪计划”,对特朗普政府来说,以色列是重要的一方。以色列的配合对美未来中东政策的推进能否实现,是个很大因素。

有外媒指出,预计戈兰高地问题也将是两人谈论的话题之一,届时可能作为一项政策宣布。

此外,内塔尼亚胡访问华盛顿期间还面临一个问题,特朗普有关戈兰高地的表态能否为更重要的行动打下基础:承认以色列对约旦河西岸的统治。

布鲁金斯学会中东政策中心研究员哈立德·埃尔金迪表示,特朗普正试图破坏支撑巴以和平进程的因素,这是相当激进的,尤其是在没有任何有意义的事物替代的情况下,正在做的是让以色列制造的现实合法化。如果内塔尼亚胡获胜,右翼将会更加大胆。

原标题:大选两周前访美,内塔尼亚胡打“特朗普牌”?

责编:许舒琦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