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没有“通俄”,是否真的“没事”了?
来源:解放日报 2019/03/26 09:21:40
字号:AA+

导读: 其二,米勒团队就特朗普言行是否构成妨碍司法“不做结论”,而交由司法部长裁定。其三,巴尔和司法部副部长罗森斯坦所作结论是:米勒调查所发现的证据“不足以确定总统犯有妨碍司法的违法行为”。

特朗普“存活”下来了。24日,美国司法部长巴尔向国会和公众提交特别检察官米勒的调查报告摘要:没有发现特朗普竞选团队“通俄”,对特朗普是否妨碍司法“不做结论”。但司法部认定,关于总统妨碍司法的指控“证据不足”。

分析人士认为,对特朗普来说,一块自上任以来一直笼罩在头顶的阴云吹散了;但虎视眈眈的民主党人岂会善罢甘休?专家指出,2020年大选前,两党的口舌攻击将更加激烈,国会和行政部门的分歧将愈加明显,“左更左、右更右”,政府决策效率低下在所难免。

意料之中

经过675天的等待,米勒上周五将“通俄”调查报告交到巴尔的手中。两天后,巴尔将调查结论浓缩在4页纸上提交给国会参众两院司法委员会两党领导人。

司法部长提交的报告摘要包含三大要点:

其一,米勒团队的调查没有发现特朗普竞选团队“通俄”。米勒调查不认定特朗普竞选团队成员“通俄”。巴尔在摘要中注解道,米勒对“通俄”的定义是,特朗普竞选团队和俄罗斯政府在干预选举问题上达成默契或明确的协议。

其二,米勒团队就特朗普言行是否构成妨碍司法“不做结论”,而交由司法部长裁定。巴尔引述米勒报告指出,报告“没有得出总统犯罪的结论,也没有为他脱罪”。

其三,巴尔和司法部副部长罗森斯坦所作结论是:米勒调查所发现的证据“不足以确定总统犯有妨碍司法的违法行为”。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评论称,既然没有潜在的“通俄”指控,就不会有任何妨碍司法的指控,因为那站不住脚。

换言之,特朗普“通俄”和“妨碍司法公正”两条罪状都没有成立。

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袁征认为,

米勒的报告可能会让总统的反对者感到失望,但没有特别出乎意料。调查从前年6月延续至今,如果真有什么重大发现早就会被媒体和线人捕捉,外界不可能一无所知。

“这个结论属于意料之中,”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刁大明指出,今年2月底特朗普前律师科亨在国会听证,一定程度相当于“剧透”报告,说明米勒团队并没有掌握特朗普“通俄”的实锤证据。

最大疑团

特朗普及其盟友和支持者认为,米勒报告证明了总统的无辜。“他活了下来。”《时代》网站称,特朗普面临的一项最严重法律挑战已经结束。CNN称,这意味着经过近两年的煎熬,特朗普的总统任期不再受“通俄”调查的直接威胁。

但批评者指出,报告并没有为特朗普免除罪责,米勒回避了总统是否妨碍司法的问题——这是一项严重罪行,前总统尼克松和克林顿的弹劾文件都曾提及这条。“巴尔信件引发的疑问和回答的一样多。”国会众议长佩洛西和参议院民主党领袖舒默如是评论。

专家认为,应该从两个角度评价巴尔提交的这份结论。一方面,毋庸置疑,这算是特朗普的一场胜利,将帮助他洗脱“通俄”这项重罪。如果没有进一步证据,“通俄”调查将尘埃落定。另一方面,这并不意味着特朗普可以高枕无忧。

《华盛顿邮报》援引美国政治分析师珍妮弗·鲁宾的话说,米勒的报告还有诸多谜团没有解开,最大的疑问是——米勒团队发现了什么证据,使其既不认定总统妨碍司法,也不为其开脱?巴尔和司法部副部长为何能在短短两天时间,就做出米勒675天都没能得出的判断?这样的反差,是否会为民主党提供新的“弹药”?

美国《国会山报》网站指出,报告的发布只是巴尔、议员和白宫之间争论的序幕,这场较量可能会从总统和批评者的口头论战升级到国会山听证室,最终打进最高法院。

“不难猜想,民主党人会继续拿调查疑点说事。”袁征指出,但如果一味指责,拿不出法律层面的实际证据,会给人无理取闹的印象。

刁大明指出,民主党人这么做,目的在于在舆论上保持攻势,让特朗普深陷调查。不过,民主党内也不是“铁板一块”。眼下的结论,恐怕也让像众议长佩洛西这样的民主党政治精英松一口气。他们并不像党内极端派那样强烈主张弹劾,他们知道贸然启动弹劾对本党未必有利。

官司缠身

事实上,特朗普没有“通俄”,并不代表他“没事”。“他仍然官司缠身。”袁征指出。

一方面,经过22个月的调查,总统身边的人物相继“落水”:前竞选主席、前竞选副主席、前国家安全顾问和前私人律师均被定罪或认罪,长期密友罗杰·斯通也遭到起诉。另一方面,联邦和州检察官正在对他向艳星支付封口费、就职典礼委员会的筹款以及家族生意等一系列问题展开附带调查。

《纽约时报》指出,这些调查由洛杉矶到布鲁克林的官员负责,其中约一半由位于曼哈顿的联邦检察官办公室负责。种种迹象显示,检察官的重心可能已从米勒在华盛顿的办公室转移到纽约。虽然司法部的普遍观点是,现任总统不能被起诉,但曼哈顿的检察官可以考虑在他离任后提起诉讼,尤其是如果他连任失败、在提交指控的法定期限届满前已是一名普通公民。

“在州层面,特朗普没有豁免权,受到冲击的可能性更大,但这将是一场漫长的法律斗争。”刁大明指出。

党争工具

美国总统深陷丑闻、面临调查,本不是新鲜事。例如,克林顿曾在私生活方面出现丑闻,尼克松则在政治上有丑闻,而特朗普不一样,针对他的一系列指控呈现“跨界”的特点,从私下的亲密行为延伸到竞选行为、商业操作。“对于特朗普,有几件事同时发生——钱、性和俄罗斯。”美国罗格斯大学研究总统任期的历史学家戴维·格林伯格指出。

《华盛顿邮报》认为,过去的先例可能给人一种感觉:你不需要证明政治对手做错了什么,只要保持调查所谓的不当行为,即能从中获益。尽管共和党人对班加西领馆遇袭事件的调查,没有发现任何时任国务卿希拉里行为不当的证据,但调查本身就足以让很大一部分民众相信,希拉里对海外美国大兵遇难负有责任。换言之,任何针对特朗普的调查都能实现某种政治效果——让他看起来弱势。

美国政治分析师马克·费舍尔指出,在特朗普执政的两年时间里,调查一直占据新闻标题和总统的关注。与“水门事件”“伊朗门事件”和弹劾克林顿一样,米勒的调查既是一项调查,也是一出道德剧,一场关于美国人是谁、美国的价值观到底是什么的全国性检查。

刁大明认为,“持续不断的调查会使特朗普一直难以摆脱污名,这也是将司法程序彻底党争工具化的表现。”

原标题:特朗普没有“通俄”,是否真的“没事”了?

责编:杜文俐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