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中美关系近期和长远走向
来源:环球时报 2019/03/26 09:21:52 作者:吴心伯
字号:AA+

导读: 不管是美国对华战略还是中美关系,中国都是一个重要的塑造因素,其影响主要体现在力量、利益和认知三个维度。

2019年已经过去将近1/3,有关中美关系走向的讨论仍有各种不同看法。在经历了2018年的激烈震荡之后,人们关心的两大问题是:2019年的中美关系是延续2018年的趋势还是会有所缓和?2018年美国对华政策的调整和中美关系的变化,是否已为美国对华战略和两国关系的长期走向确定了基调?

2019年中美关系的走向主要受三个因素影响。一是美国国内政治经济形势。由于民主党控制了新一届国会众议院,民主党对特朗普的挑战和牵制增大,特朗普面临的政治压力上升。经济上,从2018年10月开始的美国股市大幅波动,以及2019年美国经济增长放缓的迹象,意味着特朗普拼经济的努力也将面临更大挑战。面对更加不利的国内政治经济形势,特朗普需要与中方达成对美国较为有利的贸易协议,既可以稳定市场信心,亦可以作为政绩牌抵挡民主党的压力。

二是特朗普政府内部各派在对华问题上影响力的变化。当前特朗普执政团队在对华问题上分成四派:以特朗普本人为代表的经济民族主义者,关心的主要是如何促进美国经济利益,尤其是解决对华贸易逆差问题;以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和白宫国家贸易委员会主任纳瓦罗为代表的经济现实主义者,关心的主要是防止中国在经济实力上超过美国,尤其是阻止中国获得美国的高技术(特别是半导体技术);以财长姆努钦为代表的经济自由派,关心的是中国的市场(特别是服务业)开放;以副总统彭斯、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为代表的国家安全鹰派,关心的是开展与中国的战略竞争并试图遏制中国。

各派之间既竞争又合作,而特朗普一方面缺乏对政策过程的全面掌控能力,另一方面也希望利用各派相互牵制,并根据自己的政治需要决定取舍,由此导致其政策的混乱和相互矛盾。目前看来,前面三派之间逐渐形成了共识,即通过谈判谋求中国在解决贸易不平衡、保护知识产权和停止强制美国企业转让技术、开放服务业市场等方面做出让步,以最大限度地促进美国的经济利益。

三是中美贸易谈判的进展。由于中方对美方发起贸易战采取了坚决斗争的立场,美方关于贸易战可以“易胜”“速胜”的幻想破灭。2018年12月1日在阿根廷举行的中美领导人会晤是中美贸易摩擦的重要转折点,此后两国以积极务实的态度重开谈判,已取得重要和实质性进展,在今年上半年结束这轮贸易战的前景看好。

与此同时,也要看到,即使中美贸易战能够告一段落,中美经贸摩擦仍将此起彼伏,美国更不会放弃在科技领域的对华限制和打压。尤其需要注意的是,随着贸易战的休兵,特朗普政府内部的安全鹰派有可能在外交与安全上加大对华压力,如为了支持“台独”势力继续执政而加大对台支持力度,企图在南海问题上“推回”中国的战略布局而升级对华挑衅,在涉疆、涉藏、涉港问题上也会不断给我制造麻烦,而特朗普政府剑走偏锋、出手凶狠的行事风格也增添了双边关系的风险,因此2019年对中美关系来说仍将是形势严峻的一年。在中美关系的重要转型期,摩擦、颠簸和冲突越来越成为常态,有效的风险和危机管控对双方都是紧迫的挑战。

那么,2018年美国对华政策和中美关系出现的重大变化,是否已经界定了美国对华战略和中美关系的长远走向?就美国对华战略而言,强化对华竞争、增加对华压力已是基本共识,但如何竞争,如何处理竞争与合作的关系,如何确定对华关系的终极目标,美国应准备在对华关系中付出哪些代价,对于这些问题,美国内部尚在探索和辩论之中。美国各派关于中国问题的辩论不仅是一个认知和偏好的问题,更是不同利益的博弈。最重要的是,美国政治经济形势在很大程度上决定其对外战略(包括对华战略)的走向,而展望未来,美国政治经济形势的演变具有较大程度的不确定性。

不管是美国对华战略还是中美关系,中国都是一个重要的塑造因素,其影响主要体现在力量、利益和认知三个维度。中国的经济发展和国力的增强是美国对华战略要面对的基本现实,也是中美关系演变的重要动力。总体而言,中美力量对比的变化将继续朝着对中国有利的方向发展,美国必须适应这样的新现实。

随着中国的发展和强大,美国国家利益(不管是经济还是外交、安全)的实现越来越多地取决于对华关系的状态,中美势必要重构两国利益关系的格局,在某种意义上,这种重构已经开始。在此过程中,利益的竞争固然会加剧,但利益的协调和交换也至关重要,美方越来越注重短期收益和相对收益,这无疑增加了中美利益博弈的力度和难度,但中方注重长远和大局的思维方式则为双方利益协调提供了更大的运作空间。

当前美国正在形成更加负面的对华和对双边关系的新认知,然而这种认知并不是一成不变的。中方可以通过重要的行动和有效的沟通让美方认识到,双方在经贸以及地区与国际事务上有着合作的现实需求和巨大潜力,中国不只是美国的战略竞争者,也是美国的重要伙伴。面对两国在价值观方面渐行渐远的趋势,中方要强调加快改革、扩大开放的决心,淡化双方在价值观和政治制度上的差异,管控意识形态分歧。在美方越来越以零和思维、竞争思维看待双边关系时,中方应强调确立“稳定、协调、合作”的双边关系基调的重要性,继续倡导中美应谋求建立与21世纪的时代潮流相吻合的新型大国关系。

由此看来,中美关系在短期内形势严峻,面临一些前所未有的挑战,但从长远看来,我们不必过于悲观,它一方面取决于美国内部各派的博弈,同时更取决于中国的影响与应对。塑造一个推进务实合作和建设性竞争、有效管控风险、防范重大冲突的中美关系,仍是我对美外交的基本方向。(作者是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主任)

原标题:吴心伯:如何看中美关系近期和长远走向

责编:杜文俐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