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私授戈兰高地后患无穷
来源:北京日报 2019/03/29 10:59:10 作者:刘中民
字号:AA+

导读: 即使散沙一盘的阿拉伯国家难以对美以形成反制,但阿拉伯世界的仇美、反以情绪将进一步被固化和加剧,而这也恰是滋生和刺激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的温床。

3月25日,特朗普在白宫会见来访的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并签署公告正式承认以色列对叙利亚的戈兰高地拥有主权。这是继2018年美国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之后又一严重践踏国际法的任性之举。这种作为第三国随意将独立主权国家领土私自授予他国的霸权行径,在当代国际关系史上实属罕见。

特朗普的独断专行貌似可以强化美以同盟,并助力内塔尼亚胡在即将到来的以色列大选中获胜。但就其本质而言,这种霸道做法,不仅将彻底葬送举步维艰的中东和平进程,也将使新老热点问题的纠缠难解,严重恶化中东地区的安全困境。美以如此“交易”,既无法实现双方如意算盘中的一己私利,也将使两国因多行不义而陷入满盘皆空、名誉扫地的境地。

就现实来看,私授戈兰高地并非特朗普一时冲动,它是美国一揽子解决巴以冲突的所谓“世纪协议”的重要组成部分。据报道,“世纪协议”可能包括以下内容:承认仅占约旦河西岸近一半的巴勒斯坦临时边界,巴以双方就以色列在西岸和东耶路撒冷的非法定居点进行谈判;削弱加沙地带与埃及的边界,建立一个工业带,允许更多的巴勒斯坦人去西奈半岛北部工作和生活;承认以色列对戈兰高地的主权;将耶路撒冷以东4公里的阿布迪斯镇作为未来巴勒斯坦国的“首都”;为巴勒斯坦人祈祷,建立一条从阿布迪斯到阿克萨清真寺的走廊。由此可见,该协议不仅严重侵害巴勒斯坦和叙利亚的领土主权,甚至也将对埃及对西奈半岛的主权构成侵蚀。

特朗普中东政策的核心可以概括为“一轴两翼,美国第一”:以遏制伊朗为主轴,以强化美国与以色列、沙特的盟友关系为两翼,进而在减少投入的情况下掌控中东事务主导权,从中捞取军售订单等私利,服务于“美国第一”的原则。而特朗普之所以敢于在耶路撒冷、戈兰高地等阿以冲突历史遗留问题上愈加露骨地偏袒以色列,除了其独断专行、我行我素的行事风格外,更重要的原因在于他敏锐洞察到了巴勒斯坦内部矛盾严重、叙利亚国力严重削弱、阿拉伯世界一盘散沙并无力反制等客观事实。

私授戈兰高地后患无穷。中东和平进程已因美国的“私相授受”而濒临绝境,而美国也必将因信誉危机而丧失其重要调停者的身份。戈兰高地是1967年第三次中东战争中以色列非法占领并于1981年宣布吞并的领土,联合国242号和338号决议都曾明确要求以色列必须予以归还。而这也是上世纪90年代克林顿政府以“土地换和平”为原则,开启中东和平进程的基础所在。特朗普的所作所为事实上就是在颠覆中东和平进程的基础。目前,巴勒斯坦已与美国停止任何往来,叙利亚更不会接受美国强加的这种苦果。

此外,私授戈兰高地必将导致阿以冲突与叙利亚危机的联动,导致这两大传统问题与新生热点问题纠缠难解。特朗普的算盘很明显,借叙利亚饱受八年战火折磨、国力虚弱之际横插一杠,并调动以色列对抗在叙利亚不断加强存在的伊朗,给俄罗斯制造麻烦。但是,这种做法将促使叙利亚在面临国土沦丧的危机面前更加团结一致,而美国一味偏袒以色列的做法也将使伊朗“反以斗士”的形象更加突出,并助力伊朗在阿拉伯世界尤其是什叶派国家赢得支持。总之,中东局势将因此变得更加扑朔迷离,安全困境进一步加剧,但从中获利的很可能并非美国。

从更深层次看,即使散沙一盘的阿拉伯国家难以对美以形成反制,但阿拉伯世界的仇美、反以情绪将进一步被固化和加剧,而这也恰是滋生和刺激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的温床。总之,美国在中东做了太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不义之举,私授戈兰高地也不会例外。

(作者系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教授、所长)

原标题:美国私授戈兰高地后患无穷

责编:许舒琦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