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勒报告”两头取巧美党争加剧
来源:法制日报 2019/04/01 14:51:28 作者:陈小方
字号:AA+

导读: 3月22日,美国特别检察官穆勒结束了对俄罗斯涉嫌干扰美国2016年大选的调查,并向司法部长巴尔提交了一份调查报告。最新民调也显示,22%的选民将经济作为“考虑”支持特朗普连任的首要因素,而71%的人认为美国经济状态良好。

3月22日,美国特别检察官穆勒结束了对俄罗斯涉嫌干扰美国2016年大选的调查,并向司法部长巴尔提交了一份调查报告。随后,巴尔在24日向国会提交了报告概要。概要称,穆勒没有发现特朗普总统及其团队存在与俄罗斯政府“勾结”的证据,也未就总统是否涉嫌妨碍司法作出结论。目前,众议院6个委员会的主席已联名致函巴尔,要求他在4月2日前向国会提交“穆勒报告”全文。

正如此间舆论分析所指出的,这一结果正成为美国政治的一个转折点,不仅使特朗普从近两年来的最大困扰中获得解脱,也使美国党派争夺的攻守态势发生逆转。尽管如此,报告并不足以让任何一方改变自己的看法,美国“后通俄门时期”的政治角力,也将在2020年新一届总统大选的助推下,变得更为激烈。

攻防易位

几乎是在一夜之间,“穆勒报告”使美国党派争夺的攻守态势发生了易位。特朗普和共和党迅速发起全线反击。

在巴尔发布报告概要后不久,特朗普就打破了穆勒提交报告以来长达两天的沉默,宣布:“没有勾结,没有妨碍,完全无罪!”特朗普甚至大赞穆勒“光明磊落”,还称其报告“不能再好了”。这与他此前对穆勒调查的一贯批评态度形成了鲜明对照。

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则呼吁民主党接受穆勒调查的结果,不要再生活在2016年选举失败的臆想之中。共和党参议员兰德·保罗要求对将“通俄”阴谋强加于民的前总统奥巴马的助手们展开调查。白宫顾问康威更要求一直冲在前面声称有特朗普“通俄”和“妨碍司法”证据的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民主党人肖夫“立即辞职”。这也随即得到了许多共和党人的呼应。

特朗普的团队还致函一些全力反对特朗普的电视媒体,要求禁止那些曾帮助散布存在特朗普团队与俄罗斯勾结证据的嘉宾出现在他们的节目中。他们在信函中提及的6名嘉宾中有4名是现在的国会民主党议员。

而本对“穆勒报告”期待很高的民主党,一时颇显失落,内部分歧凸显。

民主党高层一再督促适时作出方向调整。众议长佩洛西称,司法部要法院裁决奥巴马医保法无效“事实上是我们明确为美国人民发声的一个机会”。她说,“那一直是我们的优先项”。

众议院多数党党魁吉姆·克莱伯恩也称,“我相信‘穆勒报告’已经结束了,这一章已经合上了。”他还表示,特朗普政府在要求法院裁决奥巴马医保法无效时已经揭开了新的一篇,“这对我是第一要务。”

但一些民主党人仍认为应继续对特朗普穷追猛打。

众议院6个委员会的主席联名致函巴尔,要求他在4月2日前向国会提交“穆勒报告”全文。此前,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纳德勒还称,将传唤巴尔前往国会对其给国会的报告概要作证。

众议员拉希达·特莱布还寻求推动要求弹劾的联合签名,但没有得到多少回应。自由派民主党众议员亚历山德里娅·奥卡西奥-科尔特斯称,她虽原则上支持弹劾,但也“不能不考虑到参议院为共和党把持的事实”。一直支持弹劾的众议院财政委员会主席玛克辛·沃特斯也称,她要等看到调查报告全文后再说。

并未结束

虽然如此,“穆勒报告”并没有解决任何问题,甚至成了助燃美国政党纷争的导火索。“穆勒报告”不仅不意味着整个事件到此结束,反而是一个新的开始,亦即政治角力在2020年新一届大选步步逼近的气氛中进一步加剧。

报告留下了太多的“弹药”。例如,报告虽然澄清没有发现“勾结”的证据,但并未对特朗普是否妨碍司法作出结论。这使得党派争斗的双方都可以作出有利于自己的解读。哈佛大学荣誉法学教授德修维兹称这种想两边讨好的做法“看上去像法学院的考试”。

经常批评特朗普的白宫顾问康威的丈夫、律师乔治·康威称,如果穆勒不能在妨碍司法问题上为特朗普“脱罪”,那就意味着报告中必然包含有“某种非常有伤害性的东西”,即使不足以证明是超出合理怀疑的犯罪。

乔治·康威还称,根据巴尔的报告概要可以看出,“穆勒报告”是以这样的方式来写成的,即“让美国人和国会来决定这些事实意味着什么。”他指出,美国人对总统的期待要多得多,而不只是证明其不是罪犯。

即便对于没有发现“勾结”证据这一点,肖夫也并不相信。他坚称,“毫无疑问,就是有勾结。”他说,民主党将会继续调查,“那就是,总统或他身边的人是否受到一个敌对国家一定程度的威胁,而这并未出现在‘穆勒报告’的任何部分之中”。

民主党新当选的众议员凯蒂·希尔则呼吁不要急于作出结论。她称,民主党有穆勒调查未涉及特朗普政府的“可疑证据”,虽然穆勒调查结束了,但还有许多问题需要继续调查。民主党众议员大卫·西西里尼也称,“即便没有达到犯罪的水平,我们仍有对存在的问题行为进行审查的责任。”

除此之外,特朗普还面临着一堆的司法麻烦。包括众议院民主党发起的迄今最为广泛的调查,其大部分集中在特朗普的家人、家庭企业或顾问和同僚上,还有纽约州对特朗普慈善机构的调查等,都将不时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冲击着特朗普的剩余任期,并对美国政治的生命力提出考验。

看法不一

目前,美国国内各界对于“穆勒报告”对2020年大选影响的看法不一。

特朗普的一些支持者认为,“穆勒报告”会提升特朗普的声誉。据报道,特朗普的顾问们已制订计划,用“穆勒报告”的结果攻击民主党,并使之转变成特朗普的政治优势。特朗普团队还开始利用调查结果进行筹款,并向支持者发送名为“勾结骗局”的视频,邀请他们向一个竞选电话号码发送“猎巫”一词,来设置信息提醒。

但民主党高层则认为,2020年的选举争夺与传统的公投没什么不同。他们相信,特朗普仍旧不受欢迎,他的弱点已在2018年中期选举中民主党挺进国会选区的郊区地带时暴露无遗。最新的民调也显示,特朗普的认可率并未因受到穆勒报告的“洗白”而提高,仍徘徊在39%左右的水平。三周前,这一数字为38%。

前总统奥巴马的资深顾问大卫·阿克塞尔罗称,民主党必须认识到,他们正在一个党争激烈的国家中走向新的政治时刻,不仅需要政策思想和策略来击败特朗普,也呼吁文明的大环境。他说,不管“穆勒报告”如何,该报告带来的后续效应也不太可能促使特朗普“反思或变得谦虚些”。

一些舆论甚至认为,围绕着“穆勒报告”的争论更多是华盛顿圈内的党派争斗。面对2020年大选的角力已开辟了新的“战场”。在特朗普3月26日为拉拢民众支持,提出要“将共和党变成医保党”之前,民主党总统参选人也早就从“穆勒报告”的争论中抽身,转向了各自推销的竞选主题。

根据报道,经济仍是2020年大选中最为关键的一大因素。最新民调也显示,22%的选民将经济作为“考虑”支持特朗普连任的首要因素,而71%的人认为美国经济状态良好。

原标题:“穆勒报告”两头取巧美党争加剧

责编:陈倩柔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