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地方选举,埃尔多安为何失掉大城市
来源:解放日报 2019/04/02 10:32:12 作者:安峥
字号:AA+

导读: 初步结果显示:执政党正义与发展党执政16年来首次丢掉对首都安卡拉的行政领导权;最大城市伊斯坦布尔选情胶着;第三大城市伊兹密尔继续留在反对党手中。美国《纽约时报》指出,在土耳其经济陷入衰退、埃尔多安获得压倒性权力后,这次地方选举被普遍视为一场民意测验,受到外界密切关注。

3月31日,土耳其举行地方选举。初步结果显示:执政党正义与发展党执政16年来首次丢掉对首都安卡拉的行政领导权;最大城市伊斯坦布尔选情胶着;第三大城市伊兹密尔继续留在反对党手中。外媒评论称,这是埃尔多安执政16年来遭遇的最大选举失败,这个结果震动土耳其。

专家认为,土耳其正处于政治整合的微妙时期。这次地方选举有可能成为正发党走下坡路的一个节点,但埃尔多安政治手腕高超,权力基础仍然稳固。接下来的3至4年里,他一定会继续大展身手,努力扭转正发党面临的颓势。

“惨胜”?

这场地方选举发生在土耳其总统选举9个月后。去年6月,土耳其提前17个月举行改制后的首次总统选举,埃尔多安成功当选总统。当时外界质疑:这是政治强人的豪赌。如今看来,他的确有理由担心“夜长梦多”。

美国《纽约时报》指出,在土耳其经济陷入衰退、埃尔多安获得压倒性权力后,这次地方选举被普遍视为一场民意测验,受到外界密切关注。

根据土耳其官方信息,此次共有12个政党参选。其中,执政党正义与发展党和民族行动党组成“人民联盟”;老牌反对党共和人民党则与好党组成“国家联盟”;亲库尔德政党人民民主党放弃在安卡拉、伊斯坦布尔等大城市提名候选人,支持反对党联盟。有评论认为,这样的合纵连横态势,让正发党在两座最大城市选情堪忧。

果不其然。初步结果显示,在首都安卡拉,共和人民党候选人以3个多百分点的优势击败正发党候选人。在商业中心伊斯坦布尔,两党选情胶着,相继宣布己方险胜;市长的最终归属可能还要选举委员会裁定。放眼全国,正发党在土耳其81个省中只赢下40个省。相比之下,2014年的选举它赢下了53个。不过,正发党竞选伙伴民族行动党在12个省获胜,帮助正发党抵消了部分损失。

选举当晚,埃尔多安向选民喊话:执政党取得了地方选举的胜利。但舆论普遍认为,失去安卡拉、在伊斯坦布尔挣扎,正发党显然遭遇重大损失。“它不仅丢掉了首都安卡拉、度假胜地安塔利亚和全国棉花重镇阿达纳;即使不算伊斯坦布尔,它在土耳其12个主要城市中丢掉7个。”《华尔街日报》指出,在土耳其所有经济发达地区,正发党的表现都很差。对于一个自称亲商的政党来说,这是个大问题。

上海大学土耳其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杨晨

认为,尽管埃尔多安称“胜利”,但充其量只是“惨胜”。最关键的两大城市一个失守(安卡拉)、一个胶着(伊斯坦布尔)就是对正发党的警告。至于,第三大城市伊兹密尔,本来就是反对党大本营,正发党落败不足为奇。

“选举结果比外界预料得更差,但也在意料之中。”宁夏大学中国阿拉伯研究院院长李绍先指出,埃尔多安对这次选举很上心,几乎开动国家机器大力竞选。但即使在正发党长期把持、势在必得的老巢伊斯坦布尔,选情仍然命悬一线,这具有重要的象征意味。

“这确实表明,执政党衰弱了。”土耳其卡迪尔哈斯大学教授索利·厄泽尔表示,自埃尔多安登上政治舞台以来,这样的转向具有历史意义。美国资深评论员鲁森·卡基尔在推特上写道,“1994年的地方选举,埃尔多安当上伊斯坦布尔市市长,开启所向披靡的政治生涯。今天的结果表明,25年前翻开的一页,现在正在合上。”

惩罚?

“埃尔多安不可战胜的形象开始改变。忠实的保守派选民因经济衰退而惩罚了他。”BBC如是指出。

舆论普遍认为,经济是选民最为关心的问题。土耳其曾是G20中增长最快的经济体之一,但如今已进入衰退。失业率逾10%,年轻人失业率高达30%;货币里拉2018年贬值28%,最近几个月通胀率已达到20%。过去一年中,土耳其建筑业(主要经济引擎)失去300万个就业岗位中的约三分之一。路透社指出,政府近期出台的限制里拉流动性举措,更是导致股市、债市、汇市“三杀”。

自2002年以来,正发党为什么能如鱼得水,连选连胜?李绍先认为,最关键的原因,除了对政权的驾驭能力,就是经济发展有声有色。这个势头在2018年前基本能够维持,但在2018年后,土耳其经济遭受重创,下层百姓首当其冲,他们也是正发党主要的票仓。

在杨晨看来,正发党在大城市遭遇失利,是多重原因共同作用。首先,经济是最重要原因,这是正发党过去的优势,如今随着与西方关系紧张,经济形势急转直下,显现衰退迹象。其次,自去年6月起实施的总统制也是一个因素。它说明土耳其国内仍有一部分人对总统制心怀不满。再者,这也是政党政治运作的结果。过去的地方选举,各政党都是单打独斗;但这次不同,执政联盟和反对党都是组成政党集团。更重要的是,以前土耳其政坛“三足鼎立”:正发党一派、共和人民党一派,亲库尔德政党库尔德人民党一派;但这次,库尔德人民党竟然打破传统,在最大的两个城市支持反对党联盟的候选人。新的竞争方式让反对党一改过去一盘散沙的颓势,也让正发党陷入较为不利的局面。

“这可能成为一个节点。”李绍先指出,此前正发党可能也会遭遇挑战,但其操控选举政治驾轻就熟。从历史上看,土耳其政坛格局相对僵化,老牌反对党共和人民党支持率约在25%,很难有重大突破。如今,政党进行了新的分化组合,不排除反对党阵营对正发党执政地位构成挑战的可能。但必须指出,这并不意味着土耳其政治格局发生质变,正发党的议会控制权和埃尔多安的地位仍然稳固。只是说,这次选举可能成为正发党走下坡路的一个节点。

“自去年6月总统制正式实施以来,土耳其正处于政治整合的微妙时期。”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所长刘中民指出。

掣肘?

埃尔多安在竞选时说,这次选举关乎“国家存亡”。有评论认为,这是危言耸听。也有观点称,失去安卡拉和其他大城市,正发党照顾选民——尤其是穷人和老年人,他们从政府那里得到食品、燃料等各种生活物资——的能力可能变得极为复杂。

专家一致认为,埃尔多安的紧张不无道理,现在的结果对正发党未来执政不利。

“总的来说,随着正发党失去一些地盘,中央政府与一些地方政府的关系会发生改变,敌对或者说竞争关系势必会影响中央施政纲领在地方的落实,地方政府会对中央决策形成掣肘。”刘中民认为。

具体而言,这次选举的结果会对政党人气、民众生活产生直接影响。“正发党是一个从泥土中走出来的政党,大城市民众动员能力是其强项。如今,正发党在聚集自身势力方面会受到影响,难以尽数发挥优势。”李绍先认为。

杨晨指出,首先,地方官员与普通选民贴近度更高,政策主张与民众生活息息相关。当选市长如果把城市治理得井井有条,在下次议会大选中胜出的政治资本就丰富了。其次,市长一职掌握地方财政大权,在税收、人口管理等方面有独立的支配力,并不完全受中央控制。华盛顿智库“保卫民主基金会”高级研究员艾尔坎·厄德米尔也认为,地方市长、市政委员会和社区管理层不仅是埃尔多安掌权的关键,也是正发党的收入来源。

“因此,这次地方选举的结果可能会扭转或者改写下届选举的格局。”杨晨说。

原标题:土耳其地方选举,埃尔多安为何失掉大城市

责编:陈倩柔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