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做出重大转变求破“脱欧”僵局,能起效吗
来源:解放日报 2019/04/04 10:16:04 作者:陆依斐
字号:AA+

导读: 4月1日,英国伦敦,支持和反对英国“脱欧”的示威者聚集在议会大厦外游行。崔洪建指出,目前欧盟立场没有松动,梅的协议没有修改,英国议会没有共识,这一情况和英国第一次寻求延迟“脱欧”的情况十分相似。

“你没搞错,英国‘脱欧’终于发生了一些变化”,英国天空新闻3日说。当地时间周二晚间,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在唐宁街发表讲话,她将向欧盟提出进一步推迟“脱欧”的申请,争取时间打破当前僵局。此外,梅还希望与国内反对党对话,共同寻求“脱欧”方案,确保英国有序“脱欧”。

不少分析认为,在巨大的政治压力之下,这位以坚定著称的“铁娘子”终于在“脱欧”之路上做出了灵活转变。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所长崔洪建指出,在英国议会无法达成共识的情况下,为了避免“无协议脱欧”,延迟“脱欧”的可能性在上升。与此同时,梅从内外两个层面同时着手:对外向欧盟争取时间,对内向工党寻求共识。

再次推迟?

周二晚间,梅在一场不同寻常的马拉松式内阁会议结束后说,尽管有些人已经厌倦了“脱欧”推迟和无休止的争吵,希望下周“无协议脱欧”,但达成协议仍是最好的解决方案。她认为,需要进一步推迟“脱欧”,但要尽可能缩短延期时间,一旦“脱欧”协议通过即结束延期。

这是英国第二次寻求延迟“脱欧”。英国原定3月29日正式“脱欧”,但由于“脱欧”一度陷入僵局,欧盟除英国以外的27国领导人3月21日同意推迟“脱欧”,并给出一份“二选一”时间表。根据这份时间表,由于“脱欧”协议迟迟未能在英国议会通过,英国须在4月12日之前给出“前行方向”。

崔洪建指出,目前欧盟立场没有松动,梅的协议没有修改,英国议会没有共识,这一情况和英国第一次寻求延迟“脱欧”的情况十分相似。不同之处在于欧盟当时给出两个“大限”时间(4月12日和5月22日),这给英国带来压力。

延期也会带来麻烦,因为欧洲议会选举将于5月23日至26日举行,如果英国届时仍是欧盟成员国,就须参加选举。在此情况下,英国需要提前6周,即在4月12日左右正式知会欧盟。否则欧盟将于7月1日终止英国的欧盟成员国资格。

梅的新计划详情如何,能否取得成功,以及欧盟会否批准她再次延迟的请求,这一切目前还都是未知数。4月10日,欧盟领导人预计将举行紧急峰会,审议英国提出的延迟要求。《纽约时报》指出,为了获得延期,英国须向欧盟成员国给出理由,比如举行大选、举行另一场公投等等,而不是仅仅给争吵和僵局留出更多时间。

“脱欧”谈判欧盟首席代表米歇尔·巴尼耶近日表示,“拖欧”“将对欧盟构成重大风险”,长期拖延将导致英欧双方在政治和经济上付出代价。他指出,不确定性正在损害商业关系和投资。此外,欧盟需把精力集中在其他紧迫议题上,比如移民、经济、防范恐怖主义等等。巴尼耶说,欧盟各国领导人将不得不“平衡代价,在‘无协议脱欧’(即使是意外)和长期拖延之间进行权衡”。

上海外国语大学英国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李冠杰指出,欧盟希望英国能在5月22日之前敲定“脱欧”事宜,因为五年一度的欧洲议会选举将于5月23日拉开大幕,英国参不参加涉及欧洲议会席位等等。此外,欧盟认为自己已在现有“脱欧”协议中做出较多让步,欧盟的耐心正在燃尽。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近日发出警告:“我们对英国朋友很有耐心,但耐心正在耗尽”。

崔洪建指出,欧盟方面此前对于“脱欧”再次延期有过相关表态。可以说,欧盟预见到了英国难以在目前的两个“大限”之前取得结果,进一步延期一直在欧盟考虑范围之内。但是,英国“脱欧”再次延期或与欧盟的首要任务——欧洲议会选举产生矛盾,欧盟需要避免“脱欧”对选举造成一些技术性问题。

服软妥协?

周二晚间,在长达7个小时的内阁会议结束后,梅还表示希望与国内反对党对话,共同寻求“脱欧”方案,确保英国有序“脱欧”。但她强调,无论何种方案都须基于与欧盟已达成的“脱欧”协议,并聚焦英欧未来关系。在梅发表讲话后,英国主要反对党工党领袖杰里米·科尔宾称“乐意之至”,愿与梅探讨工党在“脱欧”以及“关税同盟”问题上的立场。

《纽约时报》指出,英国“脱欧”已经陷入长达数月的僵局,梅对工党示好可能标志着“脱欧”转折点。“现在,轮到科尔宾决定是否与梅共舞了,无疑,这是她的最后一曲”,天空新闻如是评论。不少分析认为,周二的表态是梅的“改弦更张”之举:

其一,梅向工党抛出“橄榄枝”,这对她来说是一次重大转变,或将导致其“脱欧”协议“软化”。因为与工党达成的任何协议都可能向“软脱欧”一方倾斜,这意味着英国将与欧盟保持更紧密的联系。伦敦玛丽女王大学政治学教授蒂姆·贝尔认为,梅基本上颠覆了近三年来的立场,“考量似乎已经改变,最终,国家利益被置于保守党利益之上。”

其二,梅的最后一博,风险颇高,或将令其疏远大批党内议员。据《卫报》报道,梅向科尔宾示好的言辞引发了保守党内一些“疑欧派”的反弹。一些议员私下威胁称,如果梅与工党达成协议,他们将再次尝试罢免她。

李冠杰认为,梅似乎明白了,如果想让“脱欧”协议在英国议会通过,不能仅仅依靠自己所在政党。欧盟与英国政府均已表明,双方达成的“脱欧”协议不会再做修改。因此,保守党能否与工党就调整英欧未来关系达成共识,成为打破“脱欧”僵局的关键。也就是说,与科尔宾展开对话,对梅的“脱欧”协议在英国议会通过将会产生很大影响。眼下保守党内分歧严重,“脱欧”“大限”日益逼近,在梅试图对其“脱欧”协议发起第四次投票之际,她可能是寄望于部分工党议员的选票。

崔洪建指出,梅可能希望借用一些“外力”来给保守党内部施压。因为梅现在连自己所在政党也搞不定,难以确保获得多数支持,唯一指望在于获得工党支持。梅应该还是希望和科尔宾就现有“脱欧”协议的内容寻求共识,因为如果协议无法通过,意味着“无协议脱欧”的可能性急剧上升,梅的首相职务也难保。此外,崔洪建认为梅的寻求共识之举可能象征意义更多,因为目前英国议员已不是完全按照党派来划分,而是根据“硬脱欧派”“软脱欧派”来划分,保守党和工党内部都有分歧。和梅处境相似,眼下就连科尔宾本人也难驾驭工党内部形势。

《纽约时报》指出,梅一直以来的计划是切断英国与欧盟的海关和贸易体系联系,控制来自欧洲大陆的移民。迄今,她一直拒绝考虑“软化”这些所谓的“红线”。与梅的愿景相比,科尔宾则希望英国未来与欧盟建立更紧密的贸易关系。但若两人能就更温和的“脱欧”达成一致,那么议会多数成员可能支持一项“脱欧”协议。

梅目前的计划是,争取在4月10日之前与科尔宾达成协议,并获得议会支持。但她能否力挽狂澜仍是未知数。“经世之道的真正考验在于行动,而非言语。”天空新闻说。《卫报》指出,尽管梅和科尔宾都使用了妥协措辞,但两党消息人士均警告称,双方想在短时间内达成协议可能极其困难。双方若要达成协议,须在本周末之前敲定。根据梅的说法,倘若两党无法就一种方案达成一致,可将关于英欧未来关系的一系列选项交由议会表决,政府和反对党都应遵循议会决定。

原标题:梅做出重大转变求破“脱欧”僵局,能起效吗

责编:陈倩柔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