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改换新年号的政治寓意是什么
来源:北京日报 2019/04/06 10:22:33 作者:王泰平
字号:AA+

导读: 日本改换年号是其国家大事,它包含着复杂的政治寓意和政治考量。

2019年是日本改元之年。明仁天皇将于4月30日退位,德仁新天皇5月1日即位。根据日本1979年颁布的《元号法》,如果天皇退位,年号也必须改变。4月1日上午,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公布了新年号——令和。日本将从今年5月1日开始启用“令和”为新年号。

按照日本官方说法,这一年号源自日本最早的诗歌集《万叶集》:“于时初春令月,气淑风和,梅披镜前之粉,兰熏珮后之香”。安倍首相在随后的谈话中强调了《万叶集》的魅力,称《万叶集》“收录了从防人(日本古代戍边的士兵)至农民广大阶层的人们所作的和歌,是象征我国丰富国民文化和悠久传统的国家典籍”。

日本改换年号是其国家大事,它包含着复杂的政治寓意和政治考量,难怪新年号一宣布便引起四面八方的热议:

一、新年号不是由皇室决定的,也不是专家决定的,安倍首相才是最后拍板的人。当然,这不是他一个人的意志。这次年号一改从中国古籍选取的传统,是日本民族情绪高涨的典型反映。英国《每日电讯报》就说,“日本新年号打破传统,不用中国典籍,而用日本的,显出安倍保守政权的国粹主义倾向”。英国《独立报》在新年号发表前,就推测出“安倍鹰派将回避使用中国古典”。英国《每日邮报》评称,新年号的确定“反映了安倍首相的保守政权增强国家威信的企图”。美国的CNN(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介绍美国圣殿大学亚洲研究主持人通古斯顿的看法说,“新年号反映出日本政治的右倾化。‘和’字与德仁新天皇的爷爷裕仁的年号‘昭和’的‘和’字相同,可能是因为安倍首相意欲肯定过去的战争吧。年号不取自中国古典,而从日本古典中选取,这明显是安倍首相取悦于保守政治基础之举”。

二、日本是当今世界唯一还保留着中国古代纪年法的国家,而且从公元645年设立日本历史上第一个年号“大化”以来,1374年间,247个年号, 全部取自于中国典籍,即使明治维新成功以后,这个传统仍然没变。“明治”取自《易经·说卦传》“圣人南面听天下,向明而治”。“大正”取自《易经》第十九卦中的“大亨以正,天之道也”。“昭和”取自《书经·尧典》“百姓昭明,万邦协和”。“平成”取自《古文尚书·大禹谟》“内平则外成,地平则天成也”。

新年号说是取自日本典籍《万叶集》,不知那些专家们是否知道与中国古典的关系,其实,中国典籍中早有了。《万叶集》共20卷,收录诗歌4500余首,经过多人多次编辑而成。“令和”出自《万叶集》卷五、梅花歌32首并序。编撰了多部与《万叶集》相关著作的歌人佐佐木幸纲说道:“《万叶集》从明治到昭和前期一直是‘国民歌集’,被认为是日本人心灵的原点”,“不过,日本新年号‘令和’二字出处的序文被认为是根据中国一篇有名的文章写成的,这在研究者中间已成定论”。

东京大学研究中国思想史的教授小岛毅说:“虽说这次选择的年号不是来自中国古典而是来自日本古典,但其实揭起真相来看,反而证实了日本传统是从中国文化而来”。他说,研究《万叶集》的东京大学名誉教授也指出新年号的出处序文参考了《兰亭集序》,“日本的汉文作品追寻到底,就是来自中国的作品”。

关西大学研究上古文学的教授村田右富实认为:(新年号)典故出自6世纪中国南朝梁的全30集诗文集《文选》中所辑东汉张衡所作的《归田赋》:“仲春令月,时和气清。元隰郁茂,百草滋荣。王睢鼓翼,仓庚哀鸣;交颈颉颃,关关嘤嘤。于焉逍遥,聊以娱情。”

三、《礼记》曰:“发号出令而民说(悦),谓之和。”“令”为“秩序”,“和”为“和谐”。“令和”也可以理解为上面发号施令,下面服从,全国因而祥和。这或为安倍心里暗藏的玄机。

四、年号本身并不重要,倒是新天皇的政治立场、历史观更有意义。一般认为,德仁新天皇形象开明,具有国际视野和平衡感,历史问题上不会轻易受右派利用。究竟如何,只能由时间来说明。

(作者系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高级研究员)

原标题:日本改换新年号的政治寓意是什么

责编:陈倩柔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