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在寅访美——第三次“金特会”能否实现?
来源:中国网 2019/04/16 10:25:07 作者:秦立志
字号:AA+

导读: 文在寅访美在客观上有助于推动未来朝韩第四次峰会和朝美第三次首脑会晤的进程,但其效果仍有待时间检验。

4月11日,韩国总统文在寅同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进行了第七次会晤,探讨实现朝鲜全面无核化的方案。文在寅此次访美主要有如下三个动机:

一是通过在朝美之间的穿梭外交发挥调解人作用,营造一个同朝鲜改善关系的良性循环,为可能于4月27日举办的韩朝峰会奠定基础。二是在未来第四次“文金会”的基础上,推动第三次“金特会”的尽早实现。三是文在寅将政治命运“押注”半岛问题。维持“南北和平”绝对算得上韩国的“政治正确”,韩国主流民意时时担忧“首尔火海论”,促进朝韩与美朝关系的和缓,有助于提升他的政绩和民意支持率。

从此次韩美对话的积极效果来看,两国领导人都赞成开展第三次“金特会”的必要性,保持与朝鲜的对话;继续携手探索半岛无核化与永久和平的方案。韩国此时正面临解决半岛核问题、改善美朝和朝韩关系的重要“机会窗口”:

首先,朝鲜在第六次核试验后,已经实现了“拥核”目标,具备了自保能力,从奥巴马政府的“战略忍耐”到特朗普上台后的“极限施压”,证明随着朝鲜核力量的提升,已经到了美国必须对朝鲜核问题亮明态度的时刻了。

其次,“金特会”2.0只是“无果而终”而不是“彻底谈崩”,韩朝美等国都不想重返过去的紧张局面,特朗普3月22日曾对外表示,他当天下令撤回了美财政部针对朝鲜的新制裁。当特朗普在被问及与金正恩举行第三次峰会的可能性时,他表示:这可能发生。

再次,在此前,1994年的《朝美核框架协议》受到金日成突然逝世的影响而夭折;1999年克林顿访朝因国内选举压力而未能达成;2008年李明博的对朝强硬政策终结已经出现的半岛缓和势头;2016年的萨德入韩事件也打击了刚刚有所好转的半岛和谈氛围;目前,半岛局势处于冷战以来较好时期,朝鲜领导人年富力强、政局稳定;韩美两国领导人尚无国内选举压力,各方政策的弹性空间较大。

但从此次韩美会谈及当前半岛安全局势来看,仍存在一些挑战和变数:

第一,韩美之间的不对称联盟关系。

自1950年朝鲜战争至今,韩国一直没有从美国手中收回战时作战指挥权,韩国极度依赖美国为其提供的安全保护。美国不太愿意看到朝韩关系的步调太快,美国担心文在寅效仿金大中的“阳光政策”,这与美国正在对朝鲜执行的“极限施压”相悖离。而文在寅出于对美同盟的追随传统,就任仅一个多月,便赶赴华盛顿,创下韩国当选总统访美最快纪录。韩美此次会谈中,特朗普表示,反对在不久的将来恢复朝韩合作的想法。

第二,朝韩与美朝之间的“安全困境”、核威慑与制裁效果的认知问题。

半岛“南北分裂”与美韩同盟为韩国提供的安全承诺,两者相互作用,同盟合作加剧了朝鲜对安全威胁的恐惧,朝鲜为了自保开展的核研发又反过来让美韩同盟强化制衡能力,使半岛各方的“安全困境”始终难以从根本上好转。朝美双方“信任赤字”太高,都认为是核威慑(朝鲜)/经济制裁与军事高压(美国)导致对方让步。威慑和制裁的难题在于:不能确定对方是基于己方的威慑/制裁压力被迫妥协,还是对方基于其他原因而转变立场。

朝鲜认为自身核力量的提升才是美韩让步的关键,只有足够的核威慑才能避免重蹈卡扎菲和萨达姆的覆辙。美国则要求朝鲜全面废除核基础设施,把所有核武器及裂变材料移交给美国,即所谓的“利比亚模式”,这在朝鲜看来是威胁己方生存、难以接受。美国认为,正是对朝鲜的制裁才促成了朝鲜在无核化问题上的让步,进而实现了“金特会”。当被问及是否可以考虑减轻对朝制裁时,特朗普表示应继续保持目前的制裁力度。而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此前表示,必须自力更生地推进经济建设,打击制裁朝鲜的敌对势力。

第三,朝美韩之间的会谈缺少实践操作议题的讨论。

自2018年以来相继开展的“文特会”“文金会”“金特会”,只回答了“应该做什么”,却没有回答“如何做”,各方只是表明己方立场,缺少阶段性的步骤规划。朝鲜认为,美方“完全、可验证、不可逆”的弃核要求不可接受,且迟迟不肯提及“终战宣言”。美国却坚持,朝鲜优先弃核之后才能发表“终战宣言”。韩国则面临国内的两个“政治正确”(美韩同盟与缓和韩朝关系)的自相矛盾,在美朝之间穿针引线的过程中难以执行不偏不倚的立场态度。

总之,文在寅访美在客观上有助于推动未来朝韩第四次峰会和朝美第三次首脑会晤的进程,但其效果仍有待时间检验。半岛安全局势事关中国的核心国家利益,为推动半岛无核化、朝美结束战争状态、营造和平稳定的周边环境,中国应继续发挥负责任的大国作用,提升中国在半岛问题上的话语权和安全秩序的主导能力。

原标题:文在寅访美——第三次“金特会”能否实现?

责编:陈倩柔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