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超级选举”来了,“二度对决”谁将赢
来源:解放日报 2019/04/16 10:29:30 作者:李雪
字号:AA+

导读: 总的来看,中国和印尼仍将呈现互相合作的趋势。

14日,印尼总统选举活动进入为期3天的“冷静期”,17日,这个“千岛之国”将迎来一次“超级选举”。当天,约1.92亿印尼选民将投票选出总统、国会和地方议员,这在印尼历史上尚属首次。如同五年前的竞选大片回放,激烈的竞争依旧在现任执政党斗争民主党和反对派大印尼行动党间展开:现任总统佐科积极寻求连任,反对派领袖普拉博沃发起强势挑战。舆论认为,五年来政绩不菲、作风务实的佐科民意支持度较高,更有胜算。

普拉博沃卷土重来

总统选举层面,印尼选民将在现任总统佐科和反对派领袖普拉博沃之间做出选择,这也是2014年总统选举以来两人的再次对决。《日本经济新闻》将此次对决称为“印尼特朗普”和“印尼奥巴马”的激烈碰撞。

普拉博沃与传统政治精英关系密切,他曾与印尼前总统苏哈托的女儿有过一段婚姻,现在还被冠以“苏哈托女婿”的称号。不过,普拉博沃本人也非等闲之辈,他家世显赫,祖父和父亲是印尼独立后政府要员,本人也曾担任印尼陆军高级将领,在政界、军界的影响力都不容小觑。

2014年以6个百分点输给佐科后,此番卷土重来,普拉博沃选择年轻、精明的政治家桑迪亚加作为副总统候选人。桑迪亚加曾短暂担任雅加达特区副省长一职,也是印尼最富有的人之一。彭博社指出,桑迪亚加塑造一种现代、年轻的形象,有利于吸引年轻选民和女性选民,或为普拉博沃的选情加分。

不过,普拉博沃面临一些“历史遗留问题”。1998年,普拉博沃领导的部队涉嫌参与绑架反对苏哈托的政治活动人士,他本人也因此被赶出军队。但是,澳大利亚智库罗伊国际政策研究所东南亚项目主任本·布兰德认为,印尼选民中有40%的人年龄在35岁以下,“不少人对他的过去并不知情或根本没有兴趣”。竞选活动中,普拉博沃风格强硬直接,将自己描绘成一个强人,甚至誓言“让印尼再次伟大”。

佐科“选对”竞选拍档

相比之下,现年57岁的佐科则是一股“清流”。出身草根阶层的他曾是一名家具商人,2012年成为雅加达省长才首次崭露头角。佐科试图维持“普通人”形象——2014年正是这一形象帮助他坐上总统宝座,成为首位来自政治和军事精英之外的总统。

佐科有“印尼奥巴马”之称,他一向维持政治上的世俗主义,属宗教温和派,此次竞选中选择印尼伊斯兰学者委员会主席马鲁夫·阿明作为竞选搭档让不少人惊讶。2016年雅加达爆发反对雅加达华裔省长钟万学的大规模游行,起因是钟万学一段视频中的言论被指“有辱宗教”。这一事件不仅让钟万学入狱、雅加达“变天”,更牵动佐科谋求连任的布局。马鲁夫被认为在这一抗议活动中发挥关键作用。有媒体指出,佐科这一选择,有安抚保守派伊斯兰选民的考量。政治分析人士凯文·奥罗克说:“他囤积了政治资本,却没有花掉多少。他会在必要的时候投资,但如果他能给将军或神职人员一点空间,获得同样的选举效果,这似乎对他很合适”。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东南亚及大洋洲研究所副研究员骆永昆认为,佐科这一选择起到“加分”效果。而这一选择背后主要出于宗教考虑。自2016年以来,印尼国内伊斯兰势力较强,追求伊斯兰保守势力民众力量较大。马鲁夫是伊斯兰教长老,佐科选择他作为搭档,一是为了争取伊斯兰教派的选民,二是有了伊斯兰教长老作保障,一定程度上增加了佐科执政的合法性。印尼是世界上最大的穆斯林国家,伊斯兰教在印尼政治中发挥重要作用。佐科本人执政能力较强、执政经验丰富,加上马鲁夫“加持”,可谓起到“双保险”效果。

政绩突出助推选情

英国广播公司(BBC)指出,基础设施、经济问题、腐败问题等都是印尼选民关注的焦点。

印尼民调机构Charta Politika13日公布的民调显示,佐科支持率约55.7%,普拉博沃支持率则为38.8%,前者比后者高出约16.9个百分点。在国会,佐科和马鲁夫获得10个政党支持,执政联盟在国会约占60%的席次。普拉博沃则得到所在的大印尼行动党和其他四个政党支持。

佐科民意支持率高是有理由的。2014年上台的佐科被视为“一股清新的空气”、一个思想开明的改革者、一个务实的成功者和世俗主义的典范。在佐科领导下,印尼经济表现强劲,经济增速虽然没有达到佐科五年前承诺的7%,但5%的稳定增长足以让印尼2017年国内生产总值超过1万亿美元。

佐科的主要政绩体现在两方面:一是致力于基础设施建设发展。几十年来,投资不足使印尼道路坑坑洼洼、公共交通不堪重负。2014年上任时,佐科计划投资3258亿美元建设3258公里铁路、3650公里公路、新机场和海港等,如今一些大项目在选举前及时“开花结果”。比如今年3月,雅加达首条快速公共交通线路开通;去年12月,跨爪哇收费公路开通,而这条公路自上世纪80年代已开始动工。

《经济学人》称,在印尼,没什么比道路更让普通民众关心了。印尼婆罗洲加里曼丹岛农村地区教师维多利亚称这条公路是“佐科之路”,她说,这条公路让学生更容易从学校前往附近的城镇,鼓励更多学生申请大学。

二是推动一系列旨在减少贫困的计划。其中包括扩大基本医疗保险。中爪哇印度尼西亚苏迪曼将军大学公共卫生专家阿吉·布迪表示,该计划覆盖的人数已从2014年的1.31亿增至2019年的2.05亿。值得关注的是,印尼穷人的生活似乎出现好转。2017年至2018年间,印尼贫困率大幅下跌,创下2010年以来最大的一年跌幅。佐科也在农村和收入水平较低的人群中收获大量民心。

另外,佐科大胆取消燃油津贴,并将资金用于基建发展。去年,印尼政府还从美国手中正式接管全球最大金矿和第二大铜矿格拉斯伯格矿,也为佐科“增色”不少。

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研究员许利平指出,如无意外,佐科会顺利连任。“当前,佐科基本盘约在46.6%左右,而普拉博沃基本盘在29.9%左右,两者相差两位数以上,差距较大。考虑到中间选民和游离选票因素,佐科基本可以超过上次当选时53%的支持率。而佐科又有执政优势,民众支持率较高。虽然执政满意度并不一定会转化为有效选票,但这是佐科的一个优势。”

另外,佐科还有一个重要的群众基础:来自广大农村的选民。印尼是一个万岛之国,各岛比较分散,佐科利用执政优势可以影响广大农村地区。上任以来,佐科推出不少惠及农村地区的措施,包括发放乡村建设资金、困难群众补助等,选举效应明显。

骆永昆也认为,目前来看,佐科胜选的概率较大。一方面,佐科在加强伊斯兰势力方面做出不少努力。选择马鲁夫作为竞选伙伴,获得“助攻”;14日起,佐科又前往沙特,讨论伊斯兰合作问题,也是向国内显示对穆斯林的重视。这容易获得选民认可。第二,执政五年来,民生层面佐科也比较“给力”。为争取连任,佐科可谓从政治、宗教等各方面发力。当前各项民调也显示佐科领先。对比之下,普拉博沃具有天然缺陷。一是缺乏从政经验,二是人权纪录有“污点”。在竞选期间,普拉博沃的相关发言也引起不少民众担心。

但佐科也面临一些“反对声”。反对派指出,基础设施议程成本很高,而且越来越依赖外国投资。还有一些支持者认为,佐科放弃了解决侵犯人权问题的竞选承诺,这令人失望。

对华合作大局不变

而对于印尼来说,无论谁当选,都会处理好与中国的关系。

许利平指出,佐科执政五年来,中国和印尼关系取得了长足进步。首先,中国对印尼的投资大量增加,中国在印尼外资来源国的排名从第12位跃居第3位。第二,中国和印尼合作的示范性工程效果不错,比如“一带一路”的重点工程雅万高铁,是中国高铁走出去的第一单,也是中国和印尼互信合作的表现。第三,双方在产业合作等方面都有可喜的突破点,在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框架下,政治、安全、经济、贸易、人文等领域都取得了突破性发展。现在中国到印尼的游客数量超过两百万,仍在不断增长。无论谁当选,中、印尼合作发展的大方向不可逆转,

骆永昆也认为,总的来看,中国和印尼仍将呈现互相合作的趋势。

原标题:印尼“超级选举”来了,“二度对决”谁将赢

责编:陈倩柔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