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三角如何成为高质量发展标杆
来源:解放日报 2019/04/23 11:54:28 作者:范恒山
字号:AA+

导读: 当前,我国正处于由高速度增长阶段向高质量发展阶段转变的关键时期。推进区域协调发展、提高资源要素的流动水平和配置效率,是实现高质量发展的重大举措。

长三角如何成为高质量发展标杆——范恒山特聘教授在上海财经大学的演讲

因为工作的原因,过去我主持和参与了一系列重大区域发展战略规划和政策文件的研究起草工作。其中,包括进一步推进长江三角洲地区改革开放和经济社会发展的指导意见、长三角区域发展规划、苏南现代化发展规划等。在此过程中,我还带队对长三角进行过多次调研,所以对长三角这一地区不算陌生。

当前,我国正处于由高速度增长阶段向高质量发展阶段转变的关键时期。推进区域协调发展、提高资源要素的流动水平和配置效率,是实现高质量发展的重大举措。为此,在多年来实施区域发展总体战略、对各个地区实行分类指导的基础上,加大了推进一体联动的力度。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先后提出一系列促进一体联动的重大战略,包括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建设、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一带一路”建设等,开拓了区域协调发展的新局面。

其中,推进长三角一体化发展是一个重大战略决策。众所周知,长三角区位条件优越、自然禀赋优良、经济实力雄厚、市场体制领先、城市体系完整、产业结构较好、科技文化发达,是我国发展基础最好、体制环境最优、综合实力最强的区域之一。长三角地区地理相接、经济相连、人缘相亲、文化相通,具有推进一体化的良好条件。可以预计,推进长三角区域一体化发展,不仅有望打破行政分割和利益困扰、提高区域整体发展水平和综合竞争力,而且能够推动一系列发展战略的对接联动,促进全国经济持续向好发展。

从“灰色发展”转向绿色发展,从单一发展转向融合发展

一体化是区域开放合作的重要内容,也是区域开放合作的较高层次。区域一体化的本质是实现资源要素的无障碍流动和地区间的全方位开放合作。推进长三角区域一体化应该紧扣这个本质规定,并且明确一些核心要求。

长三角区域一体化的核心要求是怎样的?我们应该基于比照国际标准、体现国家指向、凸显自身优势三个方面的有机结合来全面把握。由此考量,推进长三角区域一体化就有三个方面的根本要求或者说目标要求。

先来看第一个要求,即以形成高质量发展标杆为目标,推进经济结构优化和发展方式转变。

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环境下,能否实现高质量发展,决定着中国的地位,也决定着中国的命运。这是一个新旧交替、角色变换、规制调整的重要历史时刻,各种力量的博弈特别针对中国的博弈会增多增强。如果我们不能抓住时机实现高质量发展,发展就会受到阻碍,地位就会下降。

长三角区域具有在高起点上实现更好发展的优势和条件,不仅要成为推动全国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动力源,而且要成为国家甚至世界高质量发展的一个标杆。要达到这一目的,需要着力做好两个方面的工作:

一要一体推动经济结构的优化,特别是推动产业结构的优化,形成附加值高、竞争力强的“高端高智”产业结构。

2010年发布的《长江三角洲地区区域规划》提出,到2020年要力争率先基本实现现代化,在产业结构上形成以服务业为主体、三次产业协调发展的产业结构。这个提法跟《珠江三角洲地区改革发展规划纲要》中对珠三角地区的要求有所不同。虽然同样提出到2020年要率先基本实现现代化,但珠三角地区是形成以现代服务业和先进制造业为主的产业结构。从当时的规划考量来看,对长三角地区产业结构优化的要求比珠三角地区的要高。当然,这并不是说长三角地区不要发展制造业特别是先进制造业。

眼看2020年就要到了,长三角区域是否初步实现了现代化、是否形成了以服务业为主体的产业结构,还需要进行细致而科学的评估。但作为一体化发展的重要内容,有必要进一步推动产业结构向“高端高智”方向发展,大力发展品牌经济。

二要一体推动发展方式的转变。

发展方式的转变,不仅意味着运行成本降低、经济效率提高,而且更意味着发展质量提升。具体来看,推动长三角区域发展方式转变,重点是由资源驱动转向创新驱动、从“灰色发展”转向绿色发展、从单一发展转向融合发展。这里面,包括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现代科技手段与实体经济的深度融合。

以打造一流营商环境为目标,给市场运行提供足够空间

再来看第二个要求,即以打造国际一流营商环境为目标,推进体制与管理创新。

一段时间来,大家都在讨论营商环境的话题。营商环境涉及投资经营的活跃度、资源要素的集聚度、技术创新的程度与经济的景气度。它直接影响一个地区、一个国家的创造力和竞争力,属于牵一发而动全身的重要事项。因此,许多国家和地区都把打造良好营商环境放在突出的位置。

从内在范畴来看,营商环境是指企业从开办到关闭的全过程中,包括注册登记、投资经营、纳税缴费、关闭清算等行为受现行政策、法规约束所需要的时间和付出的成本状况。由于企业活动是多方面的,所以政策和法规对企业形成的制约也是多方面的。

从本质上说,营商环境不是某种片面的、单一的微观行为,而是制度、政策、管理、服务、素质乃至基础设施的综合体现,涉及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等各个层面。

这意味着,营商环境是与整个体制机制密切相连的。营商环境的改善过程就是全面深化改革的过程,即这种改革不是某一个方面的改革,而是整个体系的改革。由此,营商环境的建设就同建立富有活力的市场体制连接在一起。

优化营商环境与推进市场化改革、建立开放公正效率的体制机制是一个过程。推进长三角区域一体化发展,需要把打造国际一流的营商环境作为重要内容。长三角区域是体制机制建设高地,必须继续推进体制机制的创新。这种创新不是虚无缥缈的、高高在上的,也不能为创新而创新,而必须把改革和管理创新的“标”对到打造一流营商环境上。

具体来看,就是要把能否给市场运行提供足够空间、能否为企业提供优质服务、能否给投资经营者提供便利条件等作为衡量改革和管理是否到位的标准。要准确识变、科学应变、主动求变,破除条条框框、思维定式的束缚,瞄准最高标准、最高水平,优化政务服务,打造国际一流营商环境。由此,改革和管理紧扣到营商环境的建设上就有了实实在在的内容,就可以把握、可以检验、可以考核。

城市群要“形体美好与实力强壮、品质固守与创新求变”

接下来看第三个要求,即以建立城乡融合发展的美丽家园为目标,推进社会治理变革与改善基本公共服务。

建设美丽家园的基础在于推进城乡一体化发展与融合发展。就长三角区域一体化发展而言,应该把构造城乡融合发展的新形象作为一个核心内容和根本要求。

在我国,最大的问题是区域问题,区域问题中最大的问题是城乡问题。如果把城乡融合搞好了,很多问题就会迎刃而解。城乡融合带来的不仅是发展的空间、发展的能量,而且是发展的质量、发展的形象。

实践证明,凡是家园美丽的地方往往都是城乡融合做得好的地方。同时,我们也能看到,虽然有些地区经济比较发达,但城乡的面貌并没有展现出良好的状态——有的城市远看是城市,近看却与农村差不了多少;有的农村房舍建筑达到四五层,单栋看像宫廷,整体看却很突兀。

城乡融合、城乡协调的状况体现管理的水平、治理的质量。长三角地区具有推进城乡融合发展、建设美丽家园的经济基础,下一步的关键在于有效推进社会治理变革、优化提升基本公共服务;既要树立城市发展的新形象,也要打造乡村发展的新形象。

就城市创新发展而言,既要有单一城市形象的改善,也要有整个城市群形象的建设;不是多造几幢高楼,也不是多建几个公园,而是形成多种功能的有机耦合。要通过努力,使长三角区域城市形成形体美好与实力强壮的结合、体量适宜与功能均衡的匹配、硬件高尖与软件优良的交融、品质固守与创新求变的统一。

面向国际,长三角城市群还要打造成为富有活力和国际竞争力的世界级城市群。这样的城市群应该具有空间结构紧凑、经济联动密切、基础设施高端、创新要素集聚、经济高度发展、社会和谐安宁等特质。它不是几个城市的简单组合,不是物理意义上的拼凑,而是各城市之间的紧密联系、深度融合与有益补充。

就农村创新发展而言,不单是一个把乡村环境搞好、变美的问题,更重要的是推进农村制度创新。要通过一系列制度创新,推动农村生产力加速发展和现代化水平提升,要优化社会治理、改善基本公共服务,最重要的着力点就是推进城乡融合。要在推进农村土地三权分置改革的基础上,推动城市优势生产主体、先进科学技术和高效经营模式进入农村。要破除城乡二元体制结构,实现资源要素的平等交易,推进城乡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

牢固树立一体化意识,心灵上增强默契行动上形成自觉

对照上述三个要求可以看到,推进长三角向更高质量一体化迈进,还有很大的空间。

第一,强化思想自觉。长三角区域各个地区要牢固树立一体化意识,在心灵上增强默契、在行动上形成自觉。这不仅对发展相对落后的地区有好处,对发达地区也能带来促进。发达地区要主动融入相对落后地区的跨越发展进程,进一步拓展资源要素配置空间;相对落后的地区要勇于向发达地区敞开开放合作的大门,积极吸收科学管理、先进技术、优秀人才和其他资源要素。

第二,坚持统一规划。要基于总体目标要求,进一步打破行政区划,统一编制区域经济社会发展规划,制定各个专项领域的发展规划。同时,可分别下达年度推进任务,并相应地建立科学评估机制、指标考核体系,把各项任务按照时限要求落到实处。

第三,形成法律约束。应探索建立一套有利于推动区域一体化的法律法规体系,为各个城市加强协同发展、融合发展提供法治保障。当前,可先协商制定统一的行为规则,并依规进行激励和处罚。

第四,实施重点突破。例如,一体推动基础设施建设。这不仅是要求打通“断头路”、拓宽瓶颈地带,而且要立足于整个长三角区域的空间格局,对基础设施建设进行科学选址和合理配置。形象地说,上海建设机场、码头和铁路的转运站等,以前可能只需要在上海行政地界上考虑,今天则要统筹考虑长三角区域的整体需要,有些基础设施的选址不一定都放在上海。这样的要求对长三角区域其他地方也是如此。

又如,一体建立资源、商品、要素自由流动或交换的体制机制,形成没有行政分割、地区封锁的统一开放市场。在此基础上,一体推动产业的协调发展。

还如,一体促进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水平提升。当前,长三角区域基本公共服务总体发展基础较好,但地区差距仍然较大。推进一体化发展、提升老百姓的感知度,既要有智慧,也要有魄力。

第五,建立协调机制。考虑到长三角区域一体化上升为国家战略的重要地位,国家需要及时给予指导并出台相关政策;考虑到推进长三角区域更高质量一体化可能面对一些难以协调解决的重大问题,还有必要在中央层面建立相关的领导协调机制。

第六,强化平台支撑。在长三角一体化发展中,有必要打造若干综合试验区、专项试验区或其他功能区。一方面,这是为一体化发展提供示范和支撑;另一方面,也能为解决重点难点问题探索路径和方法。就打造长三角一体化示范区而言,相关目标定位、重点任务、推进路径等还应做深入研究与科学谋划。

第七,探索共享模式。为推进一体化进程,对一些涉及全局或根本的利益关系,如跨地区投资、产业承接转移、资源输出流入、生态链共建等,应基于互利共赢的原则进行科学的制度设计,建立合理的利益分配和补偿机制。要结合具体的内容和模式,对GDP分成、税收分配、利润分享等具体问题进行细致研究,提出可行方案。

为强化一体化发展的责任约束,还可由各地共同出资设立一体化发展基金,对涉及一体化的重大项目予以支持,对积极推进一体化的行动予以奖励,对迟滞一体化的行为予以惩戒。几年前,国家有关部门会同地方在新安江、千岛湖流域建立了生态补偿机制,运作效果良好。长三角一体化的相关分享机制构建可以此为借鉴。 

范恒山 上海财经大学长三角与长江经济带发展研究院专家委员会主任、特聘教授。曾任国家发展改革委副秘书长、国家促进中部地区崛起办公室副主任等职。

原标题:长三角如何成为高质量发展标杆

责编:许舒琦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