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普世价值为何跌落神坛
来源:中国组织人事报 2019/04/26 10:28:22
字号:AA+

导读: 2018年11月,法国总统马克龙接受《法国西部报》采访时这样点评今天的欧洲:欧洲面对被民族主义毒瘤肢解、被外国势力干扰的危险,与十九世纪三十年代何其相像。许多发展中国家一旦走向西方民主,第一个灾难往往是国家解体:苏联、前南斯拉夫、捷克和斯洛伐克、印度和巴基斯坦分治、前苏丹都是如此。

2018年11月,法国总统马克龙接受《法国西部报》采访时这样点评今天的欧洲:欧洲面对被民族主义毒瘤肢解、被外国势力干扰的危险,与十九世纪三十年代何其相像。西方的普世价值从登上历史峰顶到迅速跌落神坛,既有制度设计的问题,也有无法适应时代进步和挑战的因素。

制度设计后果:导致低效率和多民族国家分裂

低效率除了受资本和大众的影响,还与权力的制衡设计有关。如奥巴马在2008年第一次竞选总统时就许诺修建高铁,但八年过去了,却寸铁未成。一是民众不愿意拆迁;二是利益受损的航空集团、高速公路集团以及能源集团反对,甚至旅馆业也反对;三是相关议员要求高铁必须在自己的选区经停,否则就给予否决;四是共和党执政的州反对来自民主党执政联邦政府的决策。在今天的美国,许多重大决策都面临类似的困境。

以上问题还仅限于单一民族国家,如果是一个多民族国家,则有更致命的挑战:民主不能解决多民族国家的统一问题。今天西方多个国家面临国家解体的威胁:加拿大的魁北克、英国的北爱尔兰和苏格兰、西班牙的巴斯克地区、法国的科西嘉、比利时北方的弗拉芒和南方的瓦隆等。

许多发展中国家一旦走向西方民主,第一个灾难往往是国家解体:苏联、前南斯拉夫、捷克和斯洛伐克、印度和巴基斯坦分治、前苏丹都是如此。此外,相对于其他西方国家,美国的制度设计有先天不足。它过于强调制衡和分权,制造了国内政治对立和分裂,也极大地影响了效率。

时代挑战:中产阶级萎缩和种族存亡

特朗普等民粹政治人物的出现绝不是偶然的个人现象,他们是西方文明和时代演进到今天的必然产物。

一是全球化、自动化和经济金融化对西方全面的冲击,它导致的最重要经济后果就是中产阶级的萎缩。比如,苹果手机是美国发明的,但却在第三世界生产,只有少数精英是获益者。自动化和经济金融化也是同样的结果。于是,整个西方最富阶层和最穷阶层加起来超过50%,过去占主导地位的中产阶级成为绝对少数。

二是随着经济发展,整个西方生育率迅速下降。早已经大大低于种族传承所必须的一个家庭至少要有2.11个孩子的底线。与此同时,其他非白人种族生育率依然保持高位。对于欧美传统白人而言,他们成为少数民族或者消失已经不是理论问题,而是一个迫在眉睫的现实危机。

在中产阶级萎缩和种族存亡两个危机的前提下,整个西方民粹主义强势崛起,并在英国脱欧、美国大选、意大利大选以及巴西、希腊、墨西哥等国家获胜。西方民主因为内在性的设计缺陷而无法解决问题才导致民粹民义崛起,同时由于制度设计问题,又给了民粹发展、壮大和掌握权力的通道。在他们获得广泛支持之后,又可以通过正式的制度选票赢得权力,统治国家。

互联网技术的挑战:西方的民主在网络时代有崩溃之虞

西方民主面临着互联网引发的前所未有的挑战。一是互联网大大减少了政治参与的成本。一个普通人可以因为个人特质而崛起成为国家领导人。特朗普就是典型的依靠网络崛起的政治素人。从现实看,越是极端越是激进,越容易在网络上引起关注和共鸣,越能获得支持者。二是互联网时代一方面信息传播更加便利,另一方面也令信息更加封闭。同一群体只接受同一理念的信息,其他信息都被自动过滤。这自然令国家不同立场之间更加对立,更加缺少理解和互动,这强化了国家的分裂和对立。三是互联网大大降低了一个国家干涉另一个国家政治的成本。对于西方而言,一旦选举都能被第三国操控和影响,民主运行的基础就不存在了。

(摘编自《人民论坛》2019年第9期 宋鲁郑/文)

原标题:西方普世价值为何跌落神坛

责编:梁立群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