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轮抗议,“黄背心”与马克龙要斗到几时
来源:解放日报 2019/04/29 10:38:58 作者:廖勤
字号:AA+

导读: 27日,法国“黄背心”抗议进入第24周,示威者走上巴黎街头,警察动用催泪瓦斯应对抗议人群。

对于持续5个多月的“黄背心”运动,法国总统马克龙最新采取的安抚行动仍未平息“战火”。

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周六,“黄背心们”依然“按时报到”。数万名抗议者又一次走上法国各大城市的街头,对马克龙的最新改革措施说“不”。

这也是自去年11月17日首轮抗议以来,“黄背心”连续第24周发起抗议活动。马克龙的第二波改革“礼包”为何没能打动“黄背心”们?这场运动究竟会走向何方?

不领马克龙的情

如今,每一个周六几乎都成了法兰西的噩梦:催泪瓦斯、高压水枪、石块、路障、汽车摩托燃烧后的滚滚浓烟……

4月27日的这个周六也不例外。从首都巴黎到南部城市马赛,每座爆发抗议活动的城市几乎都聚集了数千名示威者,“战火”纷飞,硝烟弥漫。

“黄背心”的“周六抗议”似乎已“约定俗成”,而且几乎每周都有一个刺激性的由头。比如4月20日的周六,由于法国巨富们先前声称要为巴黎圣母院火灾后重建“壕捐”10亿多欧元,本来就不满贫富分化加剧的“黄背心”再次被激怒,当天掀起新一轮抗议。

刚刚过去的周六,“黄背心”的怒火又被马克龙上周四的新闻发布会点燃。在这场发布会上,马克龙派发一个全新的改革“红包”,包括高达50亿欧元的巨额减税、不足2000欧元的养老金增长将计入通胀因素、政府简政放权、改革国家行政学院培养精英的模式等等。

马克龙原本想通过新一轮改革措施平息“黄背心”运动,不幸又遭现实“打脸”。路透社报道,抗议者对马克龙的最新措施给出“差评”,认为姗姗来迟、不够深入、力度太小、缺乏细节。

为什么马克龙的安抚好意没能让“黄背心”领情?

对此,复旦大学外交学系主任、法国研究中心副主任张骥表示,虽然马克龙的一些最新改革措施得到民众的肯定,但在一些“黄背心”关注的根本议题上,他并没有让步。比如没有同意恢复“富人税”,而这是“黄背心”的关键诉求之一。

又如针对“黄背心”抗议的精英政治,马克龙提出解散国家行政学院(ENA)。所谓解散ENA,象征意义大于实质,关键要看是否能真正改变公务员的选拔制度。“在法国,只要政治结构、社会结构问题不解决,官员、精英产生的机制就不会出现大的变化。”张骥说。再如对于“黄背心”要求的“公民倡议公投”,即允许由公民发起公投,马克龙也没放行,只是提议降低议员发起公投的门槛。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所长崔洪建指出,马克龙的措施更多是局限于从民生角度去解决问题,但是“黄背心”的诉求却是复杂多元的。对于那些要求更多“获得感”、对政治关注度较低的抗议者,马克龙的减税措施或许能产生效果。

但是,对于那些政治诉求强烈的抗议者,这些措施的影响是有限的。他们的抗议目标不仅仅限于经济和民生层面,而是上升到体制和马克龙本人。“在他们看来,法国之所以出现这么多问题,是体制出了问题,而且马克龙打着改革旗号,实质却为富人牟利。这些人的诉求带着强烈的阶级或阶层矛盾色彩,从而把运动日益推向政治化。”

此外,还有一部分人可能对马克龙的执政从期望到失望,最后变成不满,把法国政治经济社会延续已久的问题都怪罪于马克龙。

总之,“‘黄背心’运动的动机复杂,不是单向的,而是超越简单的经济和民生层面,上升到对政治体制和总统本人的不满。”崔洪建说。

两大社会结构矛盾

迄今,马克龙为了平息“黄背心”运动,已打出一系列“组合拳”,但并未完全奏效。“黄背心”运动的执着反映了什么问题?

“‘黄背心’运动是法国长期积累的结构性问题和矛盾的集中表现。”崔洪建说。从出现直至拖到现在,一方面表明法国社会的复杂性以及改革的难度,另一方面也体现出马克龙的改革思路过于简单。

“黄背心”作为一个指标,也是法国与欧洲当前困境的写照。就法国自身而言,无论在国内还是在欧洲,都处于一个尴尬的位置。它要达到的目标与现实能力,它对外塑造的形象与实际能提供的支持,其间都存在很大差距。而对欧洲来说,作为欧洲大国,法国国内的政治变化也集中反映欧洲当前面临的问题,将对欧洲其他国家产生重要影响。

张骥指出,“黄背心”运动反映了法国社会结构的两大矛盾。一是高福利与经济效益间的矛盾。法国的福利体系已不可持续,必须通过提升经济竞争力和效率,才能维持社会运转。马克龙的改革措施富有雄心,但是这些改革势必会削减福利体系,引发不满情绪,不满就要上街抗议。由于这对矛盾根深蒂固,所以很难解决。

二是法国政治结构失衡。传统的政治制度设计已不能反映当前的社会矛盾和阶层诉求。这在2017年法国大选时就有所表现,包括传统左右大党出局、极端政治力量上升、非传统新兴力量胜出等。“黄背心”运动所折射的也正是2017年大选中没能被释放的不满情绪和没有被解决的问题。

与此同时,“黄背心”运动有别于传统抗议的特点也印证了法国政治结构的失衡。在过去的抗议运动中,政党和工会通常扮演重要角色,但“黄背心”运动却是“三无”运动(无中心、无组织、无代表),它的核心诉求也五花八门,并不清晰。

针对法国存在的种种问题,“马克龙的改革方向是对的,但他在推进改革的节奏和策略上出了问题。”张骥说,最开始过于急躁,以为凭借强劲的大选势头,斩获很多国民议会的席位,就能得到很多支持,改革阻力不会很大。此外,马克龙政府也在一定程度上高估了民众对改革远期效果的信心,同时低估了系列改革措施对民众眼前利益的影响和民众对民生福利的敏感。

分水岭:欧洲大选?

经过5个多月的较量斗法,在马克龙宽猛相济的攻势下,“黄背心”运动接下来会如何发展?同时,在“黄背心”持续不断的抗议浪潮下,马克龙五年任期的未来三年,执政前景又会怎样?

崔洪建认为,随着“黄背心”运动的发展和变化,或许会逐渐剥离掉一些没有太强烈政治诉求的参与者,但是有政治诉求的参与者还是会坚持下去,只要他们的诉求没有得到满足。

5月的欧洲议会选举将是“黄背心”运动走势的一道分水岭。在选举之前,运动会持续进行,有政治诉求的参与者希望通过抗议对法国的选情施加影响,从而达到削弱马克龙执政基础的目的。选举之后,大选结果将是一个重要因素。如果马克龙领导的共和国前进党未能取得佳绩,那么对“黄背心”运动将产生鼓舞作用。反之,若战绩不错,且比玛丽娜·勒庞领导的极右翼政党“国民联盟”有较大优势,那么,“黄背心”运动预计将进入调整期。

至于“黄背心”运动会在何时以及如何收场,张骥认为尚难判断。目前来看,马克龙不可能完全满足“黄背心”的诉求,“黄背心”也不会轻易撤退,在未来一段时间,双方的僵局恐怕会持续下去。法国在2016年爆发过“黑夜站立”运动,在持续数月后也不了了之,不排除“黄背心”最后也会如此了局。

多轮角力

■2018年11月17日起,法国部分民众身着黄色背心多次走上街头,抗议政府上调燃油税导致油价连续上涨。示威活动引发骚乱,上千人被捕。骚乱之后蔓延到比利时等国。

■2018年12月10日晚,马克龙打出“安抚牌”,宣布取消增收燃油税,并推出耗资约100亿欧元的经济惠民“蛋糕”,包括上调最低工资标准、对加班期间所获薪酬免税等措施。

■2019年1月15日,马克龙政府在法国西北部厄尔省正式启动为期数月的全国辩论,走访全国,倾听民意,凝聚法国社会对推进改革的共识。

■2019年4月25日晚,马克龙举行上任以来第一次总统新闻发布会。第二次送出改革“大礼包”,包括减税和养老金改革等措施,试图安抚抗议者。

原标题:24轮抗议,“黄背心”与马克龙要斗到几时

责编:陈倩柔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