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议会选举给马克龙出难题
来源:青年参考 2019/05/05 15:16:12 作者:孙兴杰
字号:AA+

导读: 平息了圣母院大火的余波,法国总统马克龙终于有时间对为期3个月的“全国大辩论”进行一番总结。在全球媒体面前,马克龙承诺削减50亿欧元的税收,提高贫困人口补贴,延长工时,拒绝“富人税”,捍卫“亲商”策略。

平息了圣母院大火的余波,法国总统马克龙终于有时间对为期3个月的“全国大辩论”进行一番总结。在全球媒体面前,马克龙承诺削减50亿欧元的税收,提高贫困人口补贴,延长工时,拒绝“富人税”,捍卫“亲商”策略。

不出意料,已进入第24轮的“黄马甲”运动对总统的表态并不买账。许多示威者认为,马克龙的大辩论不过是声东击西,是他参加欧洲议会选举策略的一部分。

马克龙也不讳言,这场即将到来的选举关系到欧洲的未来,他希望借此成为欧盟代言人。英国脱欧已成泥潭;德国政局不定,后默克尔时代提前到来;意大利极左与极右政党组建的联合政府更像“反叛力量”……环顾四方,舍我其谁?

然而,时间来到2019年,欧盟的前途很难由于某个人的努力而得到根本扭转。这不仅是因为“黄马甲”拖了爱丽舍宫的后腿。在一片反欧和疑欧的气候下,马克龙属于另类。

换个角度看,马克龙为什么会在欧洲议会选举前大张旗鼓地表达自己的政治主张呢?根本原因在于整体政治环境起了变化,中间派有失去欧洲议会主导权的危险。面对危局,马克龙的“前进党”试图在欧洲议会扮演新的领导力量。换句话说,5月下旬的欧洲议会选举将是一次测试,选举结果将告诉外界:马克龙是依然代表主流,还是即将被边缘化?

马克龙面对的欧盟是一个不断裂变的政治实体。他的第一个挑战是,欧盟的构成要素是欧洲公民还是欧洲国家?这在历史上一直存在争论,马克龙的回答也是游移不定的,或者说在一定程度上背离了法国坚持的原则。他呼吁“欧洲公民”,反对民族主义,认为民族主义不是爱国主义,只不过是利用人们的愤怒。马克龙这种精英主义思维甚至是强人思维,让他与欧洲的政治气氛相去甚远。“黄马甲”的队伍中就有抗议者认为,马克龙是某种意义上的国王。

更大的不确定性来自欧盟的地缘政治基础。当下的欧盟已经超出了“文明意义上的欧洲”,因为欧洲文明的传统边界在莱茵河,这也是为什么哲学家科耶夫提出,拉丁欧洲和日耳曼欧洲是不同的文明。有趣的是,马克龙呼吁“欧洲公民”,同时提出了“欧洲的敌人”,包括区域外大国、互联网巨头及难民。由此,马克龙的欧洲主义变身为欧洲的“民族主义”。

他何尝不知道,欧洲国家在二战结束后能够放下战争的恩怨走向联合,第一推动力就是冷战形成的两极结构的挤压。以往70年间,欧洲国家的安全主要依靠北约。如今,随着美欧裂痕加深,马克龙呼吁欧洲防务一体化,却偏偏赶上了英国脱欧;英国和法国都是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也都是有核国家,没有英国,法国恐将在防务合作上独木难支。

欧洲民粹主义思潮涌动,但马克龙恰恰回避了这个问题。法国算是欧盟中硕果仅存的还能与民粹主义保持“隔离”的大国,但这一“防波堤”正在崩溃。

归根结底,欧洲的经济模式在世界格局变动之下出现了严重的僵化,福利国家固然不错,但它是建立在全球资本大循环之下,由国家举债提供福利开支,一方面为富人减税,另一方面从富人手中借钱,通过“债务”这种寅吃卯粮的工具不断推迟危机爆发。2009年的欧债危机意味着这种“购买时间”的拖延战术要破产了,民粹主义泛起则是矛盾激化的表征。可惜,马克龙并未就此提出不一样的见解,而是简单地以“保护我们的大陆”这种同样民粹主义的口号搪塞过去。

无论是之前给欧洲各国写公开信,还是在国内开展大辩论,马克龙都没有很好的办法动员更多人为自己的中间路线背书,这位年轻的总统像是老派政治家,不能把握住当下欧洲政治的脉搏。当年,舒曼、让·莫内等政坛领袖,正是把握住了欧洲政治发展的“痛点”,趁势而上,实现了欧洲的一体化。回顾往事,所有人都需要正视一个事实,那就是欧洲一体化并不是必然的,更不是欧洲内生的,而是世界政治变局下一流政治家顺水推舟的结果。

“黄马甲”运动迟迟不见收场迹象,马克龙独自在爱丽舍宫摇旗呐喊,似乎想要背水一战。遗憾的是,为他助威的人不是那么多。过去,英国和德国为法国政治家在欧盟舞台上的表演提供了防务上和经济上的支持;现在,马克龙回首四望,竟有些从者寥寥。

作者是吉林大学公共外交学院副教授

原标题:欧洲议会选举给马克龙出难题

责编:许舒琦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