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和时代的日本将何去何从
来源:北京日报 2019/05/08 10:55:06 作者:初晓波
字号:AA+

导读: 令和时代的日本究竟何去何从?新天皇德仁在首次接见日本民众时提到,“我们真诚地希望日本与其他国家共同努力,在寻求世界和平的同时实现进一步发展。”要同时实现和平与发展两大目标,日本还是需要更准确把握世界大趋势和自身的状况,做出冷静选择。

平成31年的历史悄然落幕,令和时代的开启在日本引起了不小的热潮。正如明仁天皇在退位前最后一次讲话中提到的那样,平成时期没有发生任何战争,是让他感到非常欣慰的事情。当然,与稳定的和平状态相比,发展层面可能并不尽如人意。

当平成时代开启的时候,正好面临着世界范围内的经济紧缩,平成元年(1990)年底日经指数达到历史最高点后开始跌跌不休,一般也被看作是泡沫经济走向崩溃的标志之一。阪神大地震、亚洲金融危机、2008年金融危机……31年间,日本虽然不像昭和时代那样内外危机四伏、命运多舛,但也绝非一帆风顺。至今很多日本人仍耿耿于怀2010年中国经济总量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而此前他们在这把交椅上坐了42年。

由于国际环境和日本自身发展的延续性,令和时代的到来,并不会直接改变日本自身发展的规律和历史进程,但人们还是希望一个新年号多少会带来些新气象。安倍晋三的连任,为日本争取了难得的政局稳定,可以从容地进行战略性设计与调整,虽然很多人对安倍经济学颇有微词,但也有日本人认为,政府在纷纭复杂的国际环境下,通过灵活性调整所取得的成绩来之不易。从对外关系来看,安倍竭尽全力维持日美同盟,以极大的隐忍耐心与特朗普周旋,基本上维持住了日本的外交和安全保障基础。同时其所谓的“俯瞰地球仪外交”,既稳定了同周边的关系,也积极推动印太战略,积极介入地区和国际事务。明年东京奥运会应该能带来奥运景气,六年后大阪还将举办世博会,可以说,令和时代的日本迎来了一系列难得的发展节点。

但是还有一些因素同样会从平成延续到令和。比如债务问题,截至目前日本政府债券发行的余额已达到897兆日元,要知道,过去一年日本政府的税收仅有62兆日元,一年支付的债券利息就有8.8兆日元。从中长期来看,日本人口,尤其是劳动力的持续减少非常棘手。据统计,2023年日本空置的住宅将达到1293万户,空置率接近20%,2025年日本的高龄化率将超过30%,但生育率的持续走低已经让日本儿童人口连续38年出现减少。未来十年,日本经济界的共识是“景气的话劳动力会严重不足,不景气的话会一定程度不足”,那么大规模引入外国劳动者就是无可奈何的选择。

从外交领域看,对美交涉依然压力重重,中美贸易摩擦持续,日本将被殃及池鱼;而中美贸易摩擦缓和,特朗普下一个削减贸易赤字的目标肯定是日本。更为重要的是,特朗普的政策最终打压的不是哪个国家,而是贸易自由主义的根本原则,而这恰恰是战后日本繁荣的基础。环顾四周,日俄领土争端没有进展,日朝关系依旧紧张,更不用说邦交正常化,日韩关系因为历史认识和岛屿争端等持续恶化……安倍面对堆积如山的问题与挑战已经分身无术,但仍一意孤行要增加军事预算,实现修改宪法的夙愿。对此,就连执政联盟的公明党都持谨慎态度,他很难获得国民全面支持,在没有绝对把握的情况下,安倍怕是不会冒险进行国民公投,在2020年看到新宪法的梦想恐怕也没有那么容易实现。

令和时代的日本究竟何去何从?新天皇德仁在首次接见日本民众时提到,“我们真诚地希望日本与其他国家共同努力,在寻求世界和平的同时实现进一步发展。”要同时实现和平与发展两大目标,日本还是需要更准确把握世界大趋势和自身的状况,做出冷静选择。

(作者系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

原标题:令和时代的日本将何去何从

责编:许舒琦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