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缠斗”奥巴马医改法
来源:法制日报 2019/05/13 10:40:26 作者:陈小方
字号:AA+

导读: 无论美国联邦第五巡回上诉法院的判决如何,“奥巴马医改法”相关案件最终都将打到美国最高法院。特朗普政府的这一举动不仅威胁了奥巴马政府最重要的“政治遗产”,也攸关数千万美国民众的权益,因此引起各方密切关注。

无论美国联邦第五巡回上诉法院的判决如何,“奥巴马医改法”相关案件最终都将打到美国最高法院。届时,美国也将正处于热火朝天的2020年大选争夺之中。此前,美国最高法院曾两度裁决支持“奥巴马医改法”。图为美国民众在最高法院前手举标语牌支持“奥巴马医改法”。  

图为支持“奥巴马医改法”的美国民众。 

图为反对“奥巴马医改法”的美国民众。 

近日,特朗普政府向美国联邦第五巡回上诉法院提出一份全面的辩护文件。在长达50页的辩护要点中,特朗普政府要求法院裁决整个“平价医疗法”(即通常所称的“奥巴马医改法”)“不应该被允许继续有效”。据悉,美国联邦第五巡回上诉法院将于7月听取诉讼双方的辩论。

特朗普政府的这一举动不仅威胁了奥巴马政府最重要的“政治遗产”,也攸关数千万美国民众的权益,因此引起各方密切关注。

由国会转战法院

当下的美国政治,仍纠缠在“通俄门”调查报告的争论之中,包括司法部长巴尔,因拒绝提交未经删减的“穆勒报告”和证据材料,且又未出席众议院听证,被指“藐视”国会,这迫使特朗普行使行政特权阻止国会获取完整的“穆勒报告”,从而令白宫与国会民主党之间的争斗加剧。值此之际,特朗普政府将“奥巴马医改法”诉至法院,请求法庭判其“不应该被允许继续有效”,进一步激化了白宫与国会民主党之间的“府院之争”。

废除“奥巴马医改法”是特朗普一直致力于兑现的竞选承诺。但在2017年,尽管共和党控制了当时的国会两院,但党派内部的分歧却使通过替代方案的努力在最后一刻功败垂成。此后,“废奥”之势渐失,一直未再形成气候。

直到今年3月26日,特别检察官穆勒结束“通俄门”调查数日之后,在众议院民主党准备提案强化“奥巴马医改法”前夕,特朗普又突然宣布共和党很快将成为“健保党”。

但特朗普此次刮起的“废奥”风却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在提案受到共和党议员的普遍冷落后,特朗普只能悻悻地宣称,将“废奥”大业推迟到2020年大选之后。

特朗普4月1日在推特上写道,共和党人正在制定一项“非常棒”的医保计划,其保险费“远低于‘奥巴马医改法’”,并且将在选举后立即进行投票。

然而,正当求助国会屡屡碰壁之际,司法系统却为特朗普揭开了一线希望。

去年12月,得克萨斯州北部地区的联邦法官里德·奥康纳对由18位共和党州检察长和两名个人提出的否决整个“奥巴马医改法”的诉讼,作出了支持原告的裁决。

此案随后被上诉到设在新奥尔良的联邦第五巡回上诉法院。由得州检察长肯克·帕克斯顿率领的支持方与由加利福尼亚州检察长泽维尔·贝塞拉为代表的反对方,两阵对垒,各不相让。

帕克斯顿在5月1日提交的辩护要点中指出,此案不是关于“奥巴马医改法”的好坏,而是关于宪法对联邦政府的限制以及对法律文本的恰当解读。

辩护要点称,美国国会在2017年的减税法案中已将“个人授权”(所谓的“个人授权”,是2010年开始实施的“奥巴马医改法”的核心内容之一。“个人授权”要求几乎所有美国人都要获得医疗保险,否则将面临罚款)的处罚降至0美元,形同于取消。这事实上削弱了“个人授权”的法律依据,从而使这一中心条款不再合乎宪法。

而贝塞拉则认为,“个人授权”依然是合乎宪法的,而且,即便它被否决,“奥巴马医改法”的其他部分也仍能成立。

司法部表明立场

随着特朗普加入“废奥”诉讼争论,并呼吁法院否决整个“奥巴马医改法”,美国司法部也表明立场。

在4月的一次国会听证上,巴尔不仅为政府的这一立场辩护,还严词回击了民主党人的质问。

他说,“如果你认为这(指拥护废除‘奥巴马医改法’)是一个不能让人接受的立场,那就让法院来决定法案的命运吧。”

美国助理司法部长约瑟夫·亨特5月1日在提交此案的辩护要点时也称,虽然政府此前曾认为即使“个人授权”被否决,其他部分法律仍然有效,但现在已经不再为此进行辩护。

约瑟夫·亨特认为,通过“挑选和选择哪些条款无效”来重写法律会干扰国会的作用,而法院的“正当程序”则应是完全否决“奥巴马医改法”。

根据特朗普政府的辩护要点,要求美国人承保的所谓“个人授权”是违宪的,因此,即使政府“可能支持法案中的某些个别条款”,但法律的其他部分也应该被判无效。

特朗普政府“废奥”辩护的新立场随即引起各方的强烈批评。

共和党保持距离

面对特朗普这位共和党总统废除“奥巴马医改法”的坚定立场,以及随之而来的批评之声,共和党参议员们面临尴尬处境,对特朗普政府的立场认可者寥寥。

来自缅因州的参议员苏姗·柯林斯称,“这种辩护太荒诞。如果国会要想废除平价医保法的其余部分,它早就这样做了。”来自田纳西州的参议员拉马尔·亚历山大认为,特朗普政府辩护的前提“牵强附会”。来自密苏里州的参议员罗伊·布伦特说,取消“个人授权”只是“为了给人们更多选项”。

来自俄亥俄州的参议员罗布·波特曼则试图对“奥巴马医改法”采取一种“所罗门审判”的态度。他认为“个人授权”条款一直违宪,最高法院2012年的判决有所偏颇。波特曼称,“我们当时没有想到最高法院会作出那样的裁决,还曾经认为能够成功废除许多人不喜欢的‘个人授权’条款。”

面临2020年竞选的共和党议员更是对这一话题避之不及,纷纷与之拉开距离。

共和党众议员约翰·凯科称,“我不同意在没有准备好替换方案的情况下取消任何东西。”来自科罗拉多州的共和党参议员科里·加德纳被认为最有可能在明年的竞选中受挫。他因此也拒绝对当前的诉讼和特朗普政府的立场发表看法。

时下,共和党人更倾向于围攻民主党人支持的“全民医保”。

此外,早在4月,将在明年面临竞选的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就表示,共和党要传达的医保政策是“保留法案中有效的,并修复不起作用的”。这与共和党长期坚持的“废除和取代”奥巴马医改法的口号完全不同,也与特朗普当前的立场拉开了距离。

案件走向难预测

“奥巴马医改法”不仅是民主党总统奥巴马的重要“政治遗产”,也是民主党吸引选民支持的“杀手锏”之一。因此,可以预见,国会中的民主党人会为此与特朗普政府“死磕到底”。

时下,医保仍是美国选民最为关心的话题之一。一份民调显示,40%的民主党选民将医保列为最重要的问题之一;而另一份民调也显示,55%的美国人支持对现行的医保体系进行改进,而不是替换。

民主党2020年总统参选人埃米·克洛布彻称,“这是美国人非常关心的问题。我在市政厅会议上可能不会被问到穆勒报告,但肯定会被问到医保问题”。因此,民主党势必不会在“奥巴马医改法”问题上作出让步。

作为“奥巴马医改法”的捍卫者,民主党在去年国会的中期选举中已经先胜一筹,夺回了众议院多数党的地位。这也成为他们与特朗普政府角力的重要砝码。

近日,针对特朗普政府向法庭提交的辩护文件,民主党重量级人物纷纷表态。

参议院少数党领袖舒默批评特朗普政府此举是“无情和错误的”。他在一份声明中说,“这一行动只能证明特朗普总统和他的司法部宁愿为了政治得分,也不会捍卫我们的医保法。”

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也称,特朗普政府要求法院废除“奥巴马医改法”没有可靠的法律论据,也没有站得住脚的道德辩护。她说,“特朗普政府欠美国人民一个答案,即为什么它试图给美国各地的家庭带来如此巨大的痛苦”。

今年7月,美国联邦第五巡回上诉法院将听取本案诉讼双方的辩论。案件的走向也吸引美国各界的目光。特朗普从国会转战法院,再“倒”“奥巴马医改法”的努力能否成功,也是美国政界、法律界的关注焦点。

目前,虽然案件未来走向难辨,但哈佛大学卫生政策与经济学教授本·索默斯已经产生了这样的担忧:“目前美国医保系统的任何部分都已深受‘奥巴马医改法’的影响,如果在没有替代方案的情况下推翻整个法律,将会在医疗系统和法律界都造成巨大的‘混乱和困惑’”。

原标题:特朗普“缠斗”奥巴马医改法

责编:陈倩柔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