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黄背心”运动看法国政党碎片化
来源:北京日报 2019/05/14 10:00:37 作者:孙海潮
字号:AA+

导读: 富有“革命传统”的法国民众发动的这场史上规模最大和时间最长的抗议活动,还将继续一段时间,不论从哪个方向进行分析,都将对法国社会未来的发展产生重大影响,在历史上留下深刻的印痕。

“五一国际劳动节”是劳工表达政治和经济诉求的传统节日。每年的“五一”,法国各大工会都要组织抗议游行,要求政府提高劳工待遇,彰显工会号召力。今年的抗议游行因加入了“黄背心”运动,与往年相比增添了新的因素。又因以暴力倾向著称的极左翼“黑块人”加入,加之警方公布破获了一个企图袭击爱丽舍宫的4人恐怖集团,更为节日蒙上了一层恐惧乃至恐怖色彩。

工会游行队伍身穿红背心,环保人士为绿背心,与黄背心和“黑衣人”一起,构成了今年“五一”游行的流行色。

自去年11月17日由网络发起的抗议燃油加税的“黄背心”运动开始以来,“星期六全国行动日”已持续了25个周六,并由单一的抗税运动发展为“要购买力,要生存,要马克龙辞职,要进行公民倡议公投”的带有极端倾向的政治动乱。极左极右翼政党参与其中,传统的左右翼两大政党也竞相施加影响,以争取选票。

法国总统马克龙4月25日在爱丽舍宫召开就任总统后的首次大型记者会,总结全国大辩论成果和回答记者提问,提出系列改善低收入者待遇的措施,试图平息“黄背心”危机,为即将举行的欧洲议会选举拉票。但马克龙的演讲和记者会效果不彰。很多“五一”抗议者认为“情况没有任何改变”,“马克龙仍是富人总统”。

“五一”传统游行人数达15万-30万人,5月4日周六的人数相对下降,但同一天却有1400名知名文艺界人士在法国第三大全国性日报《解放日报》发表请愿书,声援“史无前例的社会运动”:政府千方百计诋毁和残酷镇压,但我们面临的真正威胁是经济和社会困境。这场历史性的全国性动员要求直接民主、社会公正与税收公平,以及更加严厉的环保措施。“政府不断强化镇压措施,议会通过的反打砸抢法案践踏基本自由。”“这场运动事关我们每个人。”“我们都是‘黄背心’。”

法国将于5月26日举行欧洲议会选举,各政党共提出33个竞选名单,不同派别的“黄背心”运动也提出3个竞选名单。“黄背心”运动政治化倾向更加明显。从法国的传统左右翼和中间派三大传统政党,到极左和极右两大极端政党迅速崛起,再到33个政党提出各自参加欧洲议会选举的参选名单,以及“黄背心”的草根运动名单,足以说明法国的政党碎片化已发展到何种程度。民众在对传统政党失去信心的同时,以极端心态把选票投给极端政党或政治派别。马克龙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战胜社会党和共和党候选人,以籍籍无名之身异军突起而当选为法国最年轻总统的。

欧洲各国政党碎片化倾向日趋明显。欧盟28个成员国中仅剩下葡萄牙、爱尔兰、卢森堡、马耳他4个国家没有极右政党,不同色彩的极右政党正以不同方式活跃在各国政坛。经济危机、移民和安全危机、信任危机使民众深患政治冷漠症。极右翼或民粹主义政党已在9个欧盟国家单独或联合执政。意大利成立了由极右翼和极端民族主义政党组成的联合政府。西班牙新近举行的议会选举结果表明,极右翼呼声党已成为议会第五大党。英国地方议会选举中,执政的保守党和最大在野党工党均告失利,保守党丧失1334个席位,工党丧失82席。特雷莎·梅已被要求辞职。德国社民党当年气势不复存在,极右翼选择党极有可能在东部落后地区获得较大进展。

美国总统特朗普一直在唱衰欧盟,指出成立欧盟的初衷就是要与美国分庭抗礼,甚至鼓励法国效仿英国退出欧盟。特朗普首席战略师班农离职后到欧洲成立“运动基金会”,办公室就设在“欧盟首都”布鲁塞尔,与欧洲极右翼政党过从甚密,公开从事分裂欧盟的活动。欧盟目前的困境背后,明显可见美国的影子。

法国民众的反政府情绪在欧洲颇具代表意义,只是表现形式更为直接和极端罢了。每次抗议活动都会有来自英国、德国、比利时、荷兰、卢森堡等国的“黄背心”一起参与。富有“革命传统”的法国民众发动的这场史上规模最大和时间最长的抗议活动,还将继续一段时间,不论从哪个方向进行分析,都将对法国社会未来的发展产生重大影响,在历史上留下深刻的印痕。

(作者系中国驻中非前任大使)

原标题:从“黄背心”运动看法国政党碎片化

责编:陈倩柔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