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偷美国的钱”?什么鬼逻辑!
来源:侠客岛 2019/05/15 10:55:33 作者:云中歌
字号:AA+

导读: 美国商务部统计数据显示,美国在2017年的前四大贸易逆差来源地,依次是中国、墨西哥、日本和德国,其逆差额分别为3752.3亿美元、710.6亿美元、688.5亿美元和642.5亿美元。美国耶鲁大学教授、《中美贸易的不平衡依赖》一书的作者史蒂芬·罗奇提出,美国家庭的债务消费模式,构成了整个国家贸易赤字的基础。

最近,特朗普的一段讲话火了。乍一听没毛病,不过细究之下漏洞百出。

先看看他说了啥。

“我认为关税是我们的武器,我们是个存钱罐,人人都偷我们的钱,包括中国。我们每年付给中国5000亿美元,太多太多年了,他们是因为有我们才重建了中国。他们每三个星期就重建一艘军舰,并建造一艘又一艘航母、战机。

我不怪他们,但我怪我的前任们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我现在做的事情多年前就应该做,远在奥巴马之前就应该做。

都说美加墨协议是最烂的一个协议,真正最烂的协议是WTO!因为几十年来中国一直处于平稳状态,WTO出现之后,我们允许中国进入了WTO,他们立即变成了火箭,你们该看看中国的年经济发展图表。他们能够成功是因为用了我们的钱,还有别人的钱,他们能做到是因为他们很聪明。”

特朗普的意思很清楚:美国是存钱罐,所有人都从中“偷钱”,包括中国。中国加入WTO后,用美国和其他国家的钱发展了自己的军力和经济。关税是美国的武器,早该动用这一武器,而非任凭中国“占便宜”。

注意下,特朗普用了一个特别的词:“偷”。这个带有明显道德审判的词,非常扎眼。从指责中国“偷”技术、“偷”工作岗位,到如今“偷”美国的钱,特朗普这些话里有多少能立得住脚呢?

立场

贸易战打到今天,已是一年有余。随着战事推进,美方立场也逐渐清晰。

从竞选开始,特朗普就反复强调,中国、墨西哥等国家“偷走”了美国的工作岗位;中国等国家在跟美国的贸易中一直在“占便宜”,美国吃了大亏;美国的制造业都流到海外去了,工人失业,这种状况必须改变,等等。

然后,他拿起了关税大棒,全世界挥舞,这一年来,被美国的关税大棒打过的就有加拿大、墨西哥、欧盟等。其中,中国是块头最大的目标,与中国的经贸摩擦一直持续到现在。

美国商务部统计数据显示,美国在2017年的前四大贸易逆差来源地,依次是中国、墨西哥、日本和德国,其逆差额分别为3752.3亿美元、710.6亿美元、688.5亿美元和642.5亿美元。

不过,特朗普似乎有意忽略了一个重要事实:包括前述4国在内,2017年共有103个国家是美国贸易逆差的来源地。但这种状态由来已久,自1970年以来,美国就长期维持着对外贸易的逆差态势,而且越来越大。但问题出在哪?

美国耶鲁大学教授、《中美贸易的不平衡依赖》一书的作者史蒂芬·罗奇提出,美国家庭的债务消费模式,构成了整个国家贸易赤字的基础。

史蒂芬·罗奇在书中写道:

“美国政客常爱怪罪中国和贸易协议,以此来解释本国的失业和工资停滞问题。但贸易赤字完全是美国自己造成的,美国入不敷出,拿明天的钱消费今天的东西已经持续几十年了,依靠大笔向外国借钱,美国人见证了历史上最惊人的一轮消费膨胀。”

世界银行和美联储的数据佐证了史蒂芬·罗奇的判断。数据显示,1970年美国家庭消费支出是6666亿美元,截至2017年,这一数据跃升至137000亿美元。与此同时,美国人口占全世界人口的4.4%,但消费了全世界产出商品的22%。

花的钱越来越多,存的钱却越来越少,贸易不赤字才怪。数据显示,1970年美国家庭存款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尚且达13%,但到了2017年只有2.6%。有意思的是,美国对外贸易顺差的趋势恰终止于1970年。从那之后,美国对外贸易逆差逐年走阔,直至2017年达到5680亿美元的高位。

为什么是上世纪70年代呢?那个时候,发生了一件大事。美元与黄金挂钩的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自此西方发达国家的货币主要实行浮动汇率制。由于解除了美元与黄金的挂钩,美国可以根据自身需要发行美元,这种动辄加印美元的做法,成了转嫁国内危机的惯用手段。可以说“一国感冒,全球吃药”。

“政客们当然不想批评自己国家选民的不节制和挥霍,找个外国替罪羊要容易的多。”史蒂芬·罗奇说。这之后的事情大家就很熟悉了。

碰瓷

既然跟众多国家都有贸易逆差,为什么单挑中国说事?原因很简单,中国经济体量太大,成长太快,同时又是不同政治体制的大国。

特朗普说,看到中国的经济和军事发展现状,他着急。“他们每三个星期就重建一艘军舰,并建造一艘又一艘航母、战机……我们允许中国进入了WTO,他们立即变成了火箭,你们该看看中国的年经济发展图表。”

但美国真有必要着急吗?中国问题学者郑永年教授认为,军事上,目前中国没有也没意愿挑战美国在全球的支配地位。“军事的竞争合作远离百姓,是媒体的消费品。中美之间的张力主要体现在经济上,这也是特朗普搞不定的地方。”

回顾上世纪80年代到现在的全球化历程,在经济发展方面,中国当然受益良多,但美国真吃亏了吗?

中国商务部数据显示,从服务贸易数据来看,美国在旅行、运输、知识产权、保险等领域拥有大额的对华贸易顺差,而且增长迅速。从2006到2016年的十年间,美国对华服务贸易顺差额增加超过30倍,2016年达到了557亿美元,占中国服务贸易逆差总额的23%,美国已成为中国服务贸易逆差最大的来源国。

这部分服务贸易顺差,美国却避而不谈。

此外,美元是全球化货币,可以买到全世界物美价廉的东西。与此同时,各出口国又会拿美元购买美债,相当于帮美国实现了低成本融资,占尽了所有好处。

美国前财长保尔森看得很清楚:“小心谨慎的中国人存钱太多,美国人受其税收制度和政府政策的刺激,堆积了大笔债务,对廉价的中国商品趋之若鹜……中国人聚集起来的大量金钱,又重新流回到西方”。

既然好处占尽,美国还有什么不知足?当然,特朗普可不会跟老百姓讲这些,他可以把这问题当做攻击对手的理由。

比如,特朗普就一直攻击克林顿总统以来的历届政府犯了一系列错误政策,这些政策坑了美国,让美国不再强大。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就是在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中国参入WTO等国际贸易谈判中让步太多,未能充分保护本国制造业,以至于“自由贸易”导致美国制造业空心化。

他认为,正是中国吸走了美国的制造业资本,从而把美国从制造业大国的头把交椅上挤了下去。更重要的是,中国像火箭一般一飞冲天,经济、军事发展势头迅猛,最有可能在经济总量和综合国力上赶超美国。

这样看来,局势十分严峻。要想“使美国再次强大”,特朗普必须聚焦于如何使制造业资本流出中国,继而流回美国,以此抑制中国综合国力快速增强。

为了达成目的,特朗普选择了关税作为武器。这一办法能奏效吗?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温铁军给出了一组数据:美国的GDP中,85%以上来源于以金融为中心的服务业,制造业占比不过11%。由此可见,产业空心化、金融泡沫化,才是美国真正深刻的危机。而这一点,显然没办法通过加征关税这种古老的经济武器、以转嫁代价的方式来解决。

企业家马云在2017年的达沃斯论坛上说过这么一段话,可以看到美国这么多年来真实的变迁:

“30年前,当我大学毕业的时候,我知道美国有一些非常棒的的策略。美国外包了制造业和服务业:制造业外包给墨西哥和中国,服务业外包给印度,我觉得这个战略很完美。美国说只想主导知识产权、科技、品牌,把低层次的工作交给世界其他国家。这很棒。

另外让我好奇的是,我年轻时候,听说的都是福特、波音这些大型制造业企业,但是过去20年,我只听到硅谷和华尔街。钱流向了华尔街。

假设这些钱没有流向华尔街,而是去了中西部,发展那里的产业,事情会很不同。不是其他国家偷走了你的工作岗位,这是你的战略(使然),是你自己没有合理分配金钱和资源。”

这些年美国的经济不是不增长,但增长的红利绝大部分被华尔街吞了,广大的中产没得到多少蛋糕,这本身就是美国经济结构性的大问题。想吸引制造业回归,让中产有更充分的就业和收益,谈何容易?不寻求自身经济结构的改革,不解决金钱和资源分配的结构性难题,反倒怪罪他国,也真是“神逻辑”了。

所以,很多学者和政界人士看来,施加关税对吸引制造业回流没什么帮助,反而会打击到美国自身的利益。美国前财长保尔森,在回忆录中有这么一段预判:

“保护主义会自己击败自己。让中国产品更昂贵的立法只会伤害美国消费者,他们会发现,像电视机这样的商品超出了他们的消费能力……

中国对于公开威胁反应强烈。中国不会退缩,而更可能会进行报复。这样关键的出口行业就会受到伤害,比如计算机、飞机、农产品和机械产品。进一步的类似立法也许会引发其他国家采取保护主义措施。”

相较美国,中国是目前世界上第一制造业大国,也是全世界唯一拥有联合国产业分类全部工业门类的国家;凭借这一基础,即便美国对中国施加更重的关税,也只会导致自身国内市场的供应不断收窄,促使消费品价格升高,美国消费者会为此付出沉重代价。

中美贸易摩擦的走势,未来将会如何演绎呢?保尔森在回忆录的几句话,不妨拿来作为参考——

“如果我们能把经济关系理顺,我们和中国的其他问题也会迎刃而解;中国人会正面回应一切有利于经济稳定增长的动议。同理,如果经贸关系失控,譬如保护性立法引发贸易战,则将会使整个关系受损。只要中国人站在我们一边,我们会发现世界上几乎所有主要问题就会更容易解决,而没有他们,则会难得多。

有些人相信,有一条不变的历史规律:崛起的强国碰上既有的强国时,冲突不可避免。但没有什么是不能改变的。抉择是重要的,教训是可以吸取的,政治家们能发挥作用。”

原标题:【解局】“中国偷美国的钱”?什么鬼逻辑!

责编:梁立群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