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美索契对话:信号积极,共识有限
来源:解放日报 2019/05/16 09:54:21 作者:张全
字号:AA+

导读: 愿望听起来很美好,但历史上每次美俄按下“重启”键,均以失败收场,令人深度怀疑“美俄修好”这一命题的真实性。这次“美俄冤家”究竟能走到哪一步?

在苦等“爱迟到”的普京3小时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终于可以完成“老板”特朗普交办的任务——向俄方领导人转达华盛顿有意改善双边关系的意愿。14日他在索契与俄外长拉夫罗夫长谈3小时、与普京畅聊90分钟后,美俄双方均表示希望恢复两国关系。他们甚至话及借下月G20大阪峰会上演“普特会”的可能性。

愿望听起来很美好,但历史上每次美俄按下“重启”键,均以失败收场,令人深度怀疑“美俄修好”这一命题的真实性。“被热牛奶烫过,连喝冷水也要吹吹。”《莫斯科共青团员报》引用俄罗斯谚语,表达对两国修好接连受挫的迷惘和悲观。这次“美俄冤家”究竟能走到哪一步?

先给“下马威”

对蓬佩奥来说,这次访俄并不像索契的气候那样曼妙宜人。在他还没与普京会晤前,俄方的两个小动作颇有点儿“下马威”的味道。

第一,普京前往俄南部一个高级军事飞行试验中心,并视察最新的可携带核弹头的“匕首”高超音速导弹。不过,普京的发言人佩斯科夫否认这一武力展示行为旨在向美发出信号。

第二,由于普京决定在同一天到访阿斯特拉罕州,不得不在满满的行程中拨冗接见蓬佩奥。俄媒认为,从14日早上开始克里姆林宫就摆出一副架势,即与蓬佩奥的会晤对普京而言是“走个过场”。外界猜测,把蓬佩奥“晾”3个小时,或许预示普京对美“修好意愿”态度超脱。

对于这些小细节,蓬佩奥仿佛并未介怀。他在会谈的开场白中说:“我今天来到这里,是因为特朗普总统致力于改善对俄关系。”

《华盛顿观察家报》指出,蓬佩奥作为国务卿首次访俄,表明一种新尝试——为美国政治光谱上最危险的国际关系找到新的立足点。

“复合”新机会

《华盛顿邮报》认为,自竞选总统以来,特朗普一直希望与俄罗斯合作应对全球挑战。但在激烈的政治斗争中,他从未通过政策实现这一愿望。现在,随着“通俄”调查告一段落,白宫和克里姆林宫都看到了重新建立关系的新机会。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俄罗斯中亚研究中心副主任强晓云认为,俄美表示有意恢复关系,大背景有两个。一是“通俄”调查报告发布后,特朗普能够卸下包袱放开手脚,推动他的对俄政策。

需要注意的是,特朗普政府不但延续了奥巴马时代的对俄强硬政策,而且在某些方面对抗烈度甚至比奥巴马政府走得更远——例如,特朗普政府批准了向乌克兰出售最大规模致命武器,而奥巴马政府不愿采取这一举措。特朗普政府还部署数千名美军,支持北约东扩,此举加强了奥巴马最初提出的政策。去年3月,在俄前特工“中毒”案发生后,美国政府与欧洲伙伴展开协调行动,驱逐大约60名俄驻美外交官。今年2月,特朗普政府启动《中导条约》退约程序,这也是开了历史先河……

“尽管延续强硬政策,但不等于特朗普反对普京本人。”强晓云说,“在2016年竞选时以及任期内,特朗普对普京都是存在好感的,只是他的对俄政策受到国内约束,而且要考虑美国利益。现在‘通俄’调查告一段落,特朗普希望从个人角度做出姿态,有意识地缓和美俄关系。”

第二个背景在于,在伊朗、叙利亚、反恐等议题上,美国仍需要得到俄罗斯的配合和支持,“哪怕这样的合作是一种有限度的合作,哪怕对同一件事有不同看法,仍需要这样的沟通。”

《大西洋月刊》认为,特朗普遵循的是“好警察、坏警察”的策略,让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国务卿蓬佩奥等手下来“唱红脸”,传达“对俄严厉”的信息;而特朗普则“唱白脸”,确保最高层关系保持友好。这一策略旨在与俄方保持必要的对话。

“过去几年,美俄冲突让双方关系陷入泥潭,现在我们脚下终于有坚实的土壤了吗?”塔斯社问道。在其看来,蓬佩奥的到访与其说是稳定双边关系的证明,不如说是“希望的证明”,即双方希望稳定俄美关系是可能的。即使这种希望短暂出现,也是一种进步。因为迄今为止,狂暴的反俄运动充斥美国朝野,几乎与俄方的所有接触,都被视为背叛美国家利益。在此背景下,俄美表达改善关系意愿,释放出积极信号。

求同难化异

当天早些时候,蓬佩奥与拉夫罗夫在索契举行了会谈。蓬佩奥表示,会谈“富有成果”,双方讨论了两国目前尚未达成共识的外交问题和共同关心的其他问题。

拉夫罗夫表示,双方商定恢复两国间此前被冻结的交流渠道。俄方有意恢复与美方在战略稳定方面的专业性对话。

在与普京的会谈中,蓬佩奥表示,美俄拥有共同利益和能够进行合作的共同问题,这是美国总统特朗普委托他转达的信息。

普京在会谈中表示:“几天前我同美国总统通电话时很满意,我有这样一种印象,就是美国总统有意恢复俄罗斯与美国的联系和接触,有意与俄共同解决我们有共同利益的问题。”普京说,“就我们而言,已经不止一次地表示,愿意全面恢复两国关系。我们希望现在已经满足了恢复关系的条件。”

美国媒体认为,在访问中,蓬佩奥与俄方确认了一些拥有共同利益的合作领域,但另一些议题则存在严重分歧,双方各表一辞。

具体而言,美俄认为在反恐、朝鲜半岛等问题上有合作空间,普京还把维护战略稳定、防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稳定世界能源市场等列为拥有共同利益、可以开展协作的领域。

上海社科院上合研究中心秘书长、副研究员李立凡认为,北极航道的合作、经贸领域和人道主义领域的合作、共同应对叙利亚的非传统安全等,或许能为美俄改善关系提供抓手。

但在伊朗、委内瑞拉和俄干预美国大选等问题上,蓬佩奥和拉夫罗夫在联合新闻发布会上立场出现严重分歧,没有相互让步的迹象。

俄“报纸网”认为,尽管美国方面释放出“开始校正关系、恢复沟通渠道”的情绪,但在索契并未感受到俄美对话带来任何突破。

“普特”大阪见?

在索契会谈中,蓬佩奥还与俄方讨论了两国元首下月在G20大阪峰会期间会晤的可能性。拉夫罗夫与蓬佩奥结束会谈后对记者表示:“我们听到特朗普总统说过,他期待能与普京总统举行会谈,包括两人在出席G20大阪峰会期间会面。如果俄方接到会面的正式提议,当然会做出积极回应。”

俄罗斯媒体认为,对于“G20约起”俄罗斯不妨以静制动。《全球事务中的俄罗斯》杂志主编、俄罗斯国防与外交委员会主席、瓦尔代会议学术委员会主任卢基扬诺夫认为,俄罗斯不应急着张开双臂、表明心迹去见特朗普。

“去年,两国领导人原定在阿根廷G20峰会上见面,结果取消了。前年的APEC岘港会议上也出现类似情况,美方都是突然之间改变主意。现在,我认为我们不应该向美国投怀送抱,而应报以非常克制的态度,不采取任何主动。”

但卢基扬诺夫认为,“现在没到向美要求一些保证的时候,但拒绝建议可能也是错误的。不要表现出特别的兴趣或采取主动,因为美国(和特朗普本人)两次(爽约)都对普京非常无礼。”

再进一步说,普京和特朗普两次屈指可数的正式会晤——2017年汉堡之约和2018年的赫尔辛基之约,并没有带来理想的结果。两次会晤后俄美关系气氛变得更糟。“这让我觉得特朗普不是个适合的对话者,并不是说他对俄罗斯态度恶劣,而是俄罗斯对他来说不重要,”卢基扬诺夫说,“所以他可以邀约普京,然后又拒绝;或者在峰会上承诺什么,随之又变卦。这不是敌意的证据,这是冷漠的证据。冷漠意味着不会有实质性对话。”

俄罗斯科学院美国和加拿大研究所首席研究员瓦西里耶夫认为,眼下美式民主的风格以及特朗普本人的风格,就是“为谈判而谈判”,这与美国大选有关,因为特朗普必须把自己包装成一个经常与所有大佬见面的世界领导人。这意味着,特朗普行动的终极目标,是对外产生影响,而非达成具有深远意义的协议。而俄方需要的,是一个有实质内容的单独会面——即便这类会面不能取得突破,它们可能为其他会谈奠定基础。

原标题:俄美索契对话:信号积极,共识有限

责编:陈倩柔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