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70年前,看到怎样的“上海解放”
来源:解放日报 2019/05/21 09:25:36 作者:张坤 齐卫平
字号:AA+

导读: 70年前的5月,很多上海市民第一次见到共产党和人民解放军。上海市民不一定清楚解放军的纪律内容,但从解放军入城后的表现中感受到这是一支纪律严明的军队。

在上海的近代史上,上海市民见过各种各样的军队。他们得出的一个经验是凡是兵都是灾星。但是,解放军的到来打破了这一定律。他们见到了一支前所未闻的人民军队

70年前的5月,很多上海市民第一次见到共产党和人民解放军。他们自然而然地把共产党与国民党进行比较,思想认识上经历了一个重要转折,初步形成了对共产党的政治认同,为解放后上海工作的顺利开展打下了良好基础。

“完整保全上海”

1949年4月,毛泽东同志作出了“完整保全上海”的战略决策,要求防止蒋介石的焦土政策破坏,确保上海这个大工业城市能够完整地回到人民手中。为此,在解放上海市区的过程中,明令解放军不准使用重武器,以尽力保全人民生命、工厂和建筑。5月下旬,感受上海解放第一抹曙光的上海市民,看到的是一座保存完整的城市。

苏州河以南的上海中心城区,留下了较少的战斗痕迹。在外滩,大的建筑都完整无恙。从徐家汇警察分局沿福开森路(今武康路)往前走,墙壁上有一些弹痕,沙包堆集的防御工事上也有弹痕,但看不出有激烈战斗的迹象。在四川路桥上,因国民党军曾负隅顽抗,留下的战斗痕迹较多,路面平整遭到破坏。北四川路海宁路凯福饭店因为有国民党军在楼上开枪顽抗,因此该楼西面的枪痕较为清楚,但整幢楼依然完好。

上海工业总体上得到了完好保存,多数工厂没有受到战争破坏。25日清晨,上海各主要工厂照常开工:最大的申新纺织厂正常生产;面粉厂停顿多日,主要原因并非战争破坏,而是因为小麦存量不足。银行也照常营业,汇丰银行的三个大门于28日全部敞开,华北银行等几个外资银行也相继开门,但被称为“四大家族账房”的几家银行则紧闭大门。

上海市民的生活维持了正常秩序,水、电、交通状况都很正常。国际饭店附近,很多市民围在一起看枪弹打坏的玻璃和电线杆,还有人研究地下的血迹和国民党军留下的破军衣,战争的恐惧对不少市民来讲已经散去。

交通方面,电车的电线受到一定的损坏,但电车公司员工逐段整顿修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26日,霞飞路(今淮海中路)、南京路一带,各商店住户一律悬挂红旗,大中小学及各团体组织的宣传队在霞飞路一带及大光明戏院前表演秧歌,一时间锣鼓喧天,煞是热闹,并有小学生沿街义卖纸质红星徽以及劝告未营业的商店开门营业。

事实上,26日、27日两天,战斗仍在继续,苏州河以北的国民党军依然在负隅顽抗,已解放的地区也要继续搜索解决小股残敌。在解决小股残敌的过程中,解放军不随便开枪。民国路上,有四个国民党军军人藏在一幢大楼里,老百姓请来解放军捉捕;几个战士跟着老百姓上去,等几个国民党军走出房门时把他们捉住。还有一处,几十个国民党军人打算投降,解放军让他们出来谈判。解放军军官对传话的老百姓说,保证谈判人的生命安全,实在谈不好也放他回去再打。

与解放军保护城市、人民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国民党军根本不把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放在心上。26日,北浙江路附近老闸桥间,国民党军隔河开枪射击老百姓。上午10时左右,还在宝丰堆栈放火破坏,救火车也遭受国民党军射击。

黄浦江对岸的浦东,一些仓库、民房、工厂被国民党军纵火焚烧,只剩下一片灰烬。盘踞北苏州河北岸的国民党军见到有上街的虹口区市民,竟然乱开枪射击,导致很多市民受伤。仅横浜桥市立第四医院一处,就接收了送诊市民10人。

谁在保护上海,谁在破坏上海,一目了然。

纪律严明的军队

我们党极为重视解放军的入城纪律。在筹划上海战役的过程中,毛泽东同志强调要“秋毫无犯”,陈毅同志要求“军政全胜”,都是强调解放军的入城纪律。丹阳集训期间,解放军和全体接管干部学习了城市政策、入城纪律相关文件。陈毅同志强调“不入民房”,作为给上海人民的见面礼。

在上海的近代史上,上海市民见过各种各样的军队。他们得出的一个经验是凡是都是灾星。但是,解放军的到来打破了这一定律。他们见到了一支前所未闻的人民军队,深刻的印象有以下三点:

一是不入民房,纪律严明。解放军进入上海市区后,没有一个战士闯进市民房屋,也没有大声叫喊,惊动市民安宁。他们都是静静地躺在马路旁休息,非常有纪律、有秩序。25日清晨,静安寺路从戈登路(今江宁路)至黄家沙一段,有解放军万余人驻扎,都没有进入民房。26日,上海市政府门口两旁墙边躺卧着休息的解放军官兵,有的酣然入睡,有的在用针线缝补衣裳;市府大门口沙袋旁有几个解放军席地而坐,拆开机枪擦抹干净,四周围满好奇的市民。解放前,国民党不断抹黑共产党和解放军,制造了各种各样的谣言,一幅解放军睡马路的场景是对所有谣言最好的回击。

二是生活简朴,不取群众一针一线。睡在马路上的解放军所穿服式有三种,一为黄色,一为蓝色,一为仅有武装及武装带之便服。同时,各部均将战马、车辆留在市外,喝开水、吃饭都从三四十里外送进来。有些部队只能用子弹箱盛饭、钢盔盛菜、炮弹壳当碗,即所谓吃“战斗饭”。有商人夜间送烧饼慰劳家门口的哨兵,遭到谢绝;等哨兵换班后,又送给新来的哨兵,同样被谢绝;连送三四次,都没有一个人接受。商人感慨:“解放军的纪律个个都一样,真是好队伍!”在上海市民的回忆中,这样的事例并不鲜见。

三是讲话和气,尊重、帮助人民。在战斗的过程中,解放军经常和气地劝告市民不要跑出来,谨防国民党军的流弹。在乍浦路桥畔与敌军战斗时,为了解敌军情形,便同女青年会宿舍负责人及寄居者商量,拟派人从宿舍楼上窗口勘察地形。但女青年会宿舍众人不明情形,解放军只好作罢、另寻办法。

上海市民不一定清楚解放军的纪律内容,但从解放军入城后的表现中感受到这是一支纪律严明的军队。新安旅行团演出《解放巷鼓》这样赞颂:解放军,名不虚传,秋毫无犯好榜样。尊敬人民如父母,晚上睡在马路旁。

“真是我们自己的党”

25日清晨,新新公司的凯旋电台播放《中国人民解放军布告》,马路上贴着解放军的安民布告,后面看不清楚的人大声叫喊:站在前面的念出来大家听听。通过布告,上海市民初步认知了共产党的城市政策。

上海是一座工业城市,上海人口以工人为主体,尽快恢复和发展生产就是对上海人民利益的最大维护。私营天成铁工厂解放前被国民党强制制造武器,至北平解放前已造出200多支步枪。在人民政府的指导、帮助下,工厂迅速开工,还接到了制造200辆水车的新订单。工人们高兴地说:“共产党真是我们自己的党,不要枪了,还帮我们转了业,永远有活干。”

解放前,上海市民常称国民党为“刮民党”。那个时候,国民党的军车横冲直撞。在南市,连指挥交通的岗警都不幸被碾死,老百姓被撞伤撞死更是常见。反观解放军,军用卡车非必要不许开入市区。这种对人民安全的充分保障,是前所未有的。

接管干部庄琴堂到上海后生活腐化,设立小金库自行保管、挪用赃物,犯了贪污罪。报纸上报道这一消息后,一饭摊上的两名工人边吃边谈:“共产党真是大公无私,党员犯了错误,也一样的受处罚,不像国民党上下相庇,狼狈为奸。”

通过国共对比,不少人思想上发生了积极转变。后来成为上海市劳模的张德庆回忆,“过去国民党那一套,贪污腐败、特务横行,一个稍有良心的人就无法忍受下去,也就希望共产党早点来,但那时我的思想还不过是这样的世道该变了!在上海解放的那天,我亲眼看见解放军那样辛苦,还是坐在马路旁边休息,不取人民一针一线,军管会的接管也没有一点官架子。这给我第一个印象是新鲜而深刻的。”

许多市民通过共产党的表现开始认同新中国,继而自觉投入解放上海、建设上海的征程中来。有的组织人民保安队,有的报告敌情,有的跟解放军一起搜索残敌,而更多的劳动者则坚守在工作岗位上,为上海的新生发挥重要作用。

(作者单位:华东师范大学)

原标题:70年前,看到怎样的“上海解放”

责编:陈倩柔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