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议会选举:一场对欧盟和一体化的公投
来源:解放日报 2019/05/21 10:38:16 作者:安峥
字号:AA+

导读: 有评论称,浸染在日渐浓重的民粹主义和疑欧情绪之下,本届选举可能是欧洲议会迄今为止最重要的一次,关于欧洲发展不同方向的主张将展开激烈较量。也有观点认为,这场将于5月23日至26日举行的选举相当于一场对欧盟和欧洲一体化进程的公投。

欧洲人想要什么样的欧洲?这是5年一次的欧洲议会选举开幕前,摆在每一名欧盟成员国选民面前的问题。

有评论称,浸染在日渐浓重的民粹主义和疑欧情绪之下,本届选举可能是欧洲议会迄今为止最重要的一次,关于欧洲发展不同方向的主张将展开激烈较量。也有观点认为,这场将于5月23日至26日举行的选举相当于一场对欧盟和欧洲一体化进程的公投。

第二大直选怎么选

如果说印度大选是全球规模最大的直接选举,那么排在第二位的就是欧洲议会选举。自本周四开始,欧盟28个国家的近4亿选民将选出751名欧洲议会议员,任期5年。一旦英国离开欧盟,英国的73个席位将被部分重新分配,届时欧洲议会的议席数也将减少到705个。

这场声势浩大的跨国选举如何进行?英国《卫报》介绍道,首先,751个席位已按照各国人口比例分配给各国,如人口最多的德国占据96席,而塞浦路斯、马耳他和爱沙尼亚均只有6席。接下来,选举将在各成员国分别进行,不同国家可使用不同的投票系统,欧盟只规定各国必须采用比例代表制。最后,各国议员一旦当选后就不再按照国籍划分,而是根据各自的政治立场组成跨国联盟,以议会党团的形式进行相关活动。

在即将离任的本届议会中,有8个政治光谱各异的政治团体,从极右翼的“民族和自由欧洲”党团,到左翼联盟党团。其中最大的党团是中右翼的欧洲人民党,它是德国总理默克尔和欧委会主席容克所在的政治家族;第二大党是中左翼的社会党党团,它是西班牙新当选总理桑切斯和英国工党领袖科尔宾的大本营。

有观点认为,一直以来,欧洲议会选举在欧盟范围内被视为重要性低于本国选举的“二流选举”。一个重要原因在于,欧洲议会在欧盟“三驾马车”中权重最轻:在欧盟实际决策过程中,起决定性作用的往往是由成员国领导人组成的欧洲理事会,欧洲议会更多的只是提出建议。

《泰晤士报》指出,很长一段时间,大多数成员国都认为欧洲议会“光说不做”,还诟病其开支飞涨。“直到上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欧盟签署大量条约后,它才慢慢变得比任何人想象的都要强大。”随着2009年12月《里斯本条约》生效,欧洲议会的地位和作用终于实现了质的飞跃——就制定预算、签署国际协议、任命主要官员等主要事务拥有了法定程序上的决策权。

“建设者”VS“破坏者”

多家外媒认为,这将是欧洲人迄今面临的最重要的一场议会选举,原因有很多。不仅因为选民的重点关切已成为席卷欧洲大陆的共同挑战(难民、经济、恐怖主义);还因为选举恰逢英国“脱欧”等棘手问题;更重要的是,与5年前的选举和过去历次选举不同,这次选举将不再是左翼与右翼之间的较量,而是民粹主义者与建制派之间的较量。有评论称,放眼欧洲各国,选民至少有一个民粹主义的“疑欧派”政党可供选择。

“欧洲正处于一个政治周期的尾声,欧洲政治版图将经历意识形态板块的剧烈运动。”西班牙《阿贝赛报》如是称。

回望上次选举,“疑欧”党派和极右翼势力一举拿下近五分之一席位,从2009年的近50个席位猛增到140多席。这次的势头似乎有过之而无不及,民调显示,民粹主义政党有望赢得多达180个席位。

“民粹主义力量上升无疑是这次选举的一大特征。”上海欧洲学会副会长、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叶江指出,这是一个有点讽刺的现象,欧洲议会自然是一个促进欧洲一体化的机构,但在民调中领先的却是一些起到反作用的政党。比如在英国,到目前为止领跑民调的是著名“脱欧派”人物法拉奇领导的英国“脱欧”党,以34%的支持率大幅领先执政党保守党的10%;法国民调显示相似一幕:玛丽娜·勒庞领导的极右翼政党“国民联盟”将在法国拿下最多席位,略领先于马克龙总统所属的执政党共和国前进党。

不少分析认为,难民移民问题是欧洲极右翼政党得势的主要原因。欧洲不少主权主义政党都有一个共同目标——把权力交还给欧盟成员国,并进一步限制移民。也有评论称,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欧洲政治一直处于分裂状态,经济形势不容乐观,南北矛盾、东西裂痕不断加深;来自非洲和中东的难民涌入加剧了民粹主义者的愤怒,重新激起了欧洲大陆一些最古老而丑陋的冲动——反犹太主义正在上升、反精英和反移民情绪依然强烈、一度被边缘化的新法西斯主义政党也变得更加直言不讳。

“这次投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民粹主义者在利用愤怒和民族主义情绪,主流领导人仍在试图说服冷漠的选民坚持自己的路线。”美国《纽约时报》指出。荷兰自由派议员玛丽耶·舍克认为,这次选举将是“建设者”(主流政党)和“破坏者”(民粹主义政党)之间的较量。

“许多民粹主义者将本次选举视为欧洲愤怒和疏离程度的‘晴雨表’,”美国专栏作者斯蒂芬·厄兰格指出,并将其视为多年来扩大其在欧盟权力的最佳机会。分析人士普遍预测,它们将在选举中取得重大突破,从而扰乱欧洲政治。“事实上,这次选举也是对欧洲民粹主义力量的某种检验。”欧亚集团欧洲区常务董事姆塔巴·拉赫曼指出。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民粹政党也并非一成不变,它们也在顺应形势不断“进化”。“近年来民粹主义政党也在积极转变操作方式,走正常化路线,希望以‘改革者’而不是‘破坏者’的形象示人,”叶江指出,它们现在的口号是,反欧盟而不是反掉欧盟,这比过去更有吸引力。

“这是一个明显的变化,民粹主义政党曾经发誓要摧毁欧盟,”中国前驻克罗地亚大使吴正龙指出,如今面对英国“脱欧”的乱局,民粹主义政党普遍将留在欧盟、“改造”欧盟作为其政策诉求,主张重塑布鲁塞尔与成员国关系:进一步改革移民政策;调整经济社会发展政策,促进增长,减少失业,平抑贫富差距。

主流政党席位恐缩水

此消彼长的是,外界普遍预计,长期占据欧洲议会主导地位的两大建制派党团——人民党党团和社会党党团——将遭受挫折。目前,它们占据着欧洲议会的半壁江山,共拥有403席。根据最新预测,最大输家可能会是社会党党团,恐将损失近30%的选票;人民党党团可能也将丢失约40个席位。

“欧洲的政治主流必须证明自己的价值。”英国《金融时报》评论称,在一场又一场的全国大选中,欧洲选民正在抛弃主流的中右翼和中左翼政党。自二战结束以来,这些政党一直统治着欧洲。但最近两年,法国执政的社会党和反对党共和党在2017年的总统大选中受到羞辱;同年晚些时候,德国基民盟和社民党都遭遇自1949年以来最糟糕的联邦议院选举结果;去年,在右翼反移民叛乱分子和反建制民粹主义者“双管齐下”的攻击下,意大利的传统政客们被扫地出门。

在吴正龙看来,传统主流政党萎缩,得票率普遍下降,这是自上届欧洲议会选举以来欧洲政党政治的一个新特点,也是本届欧洲议会选举的一大走势。这将表现在两方面:其一,两大党团联合起来也不可能保持目前的多数地位;其二,欧洲自由党党团、欧洲民族联盟党团等其他党团实力将会上升,与第一和第二大党团议员人数的差距将缩小,党团之间的实力对比渐趋均衡化,相互博弈和争夺会进一步加剧。“欧洲议会党团格局将更趋碎片化。”

“民粹主义力量增加,传统主流政党力量分化,所造成的结果是欧洲议会组建党团变得比较困难。”叶江指出,传统政党的得票少了,选票自然分流到其他小党身上。

舆论普遍认为,尽管席位有所下降,但人民党党团和社会党党团仍可维持“老大”和“老二”的地位,通过与其他党团合作,它们仍能继续发挥主导作用。“民粹力量不可能超过半数,仍无法扭转中左和中右力量的主导地位。”叶江指出。《泰晤士报》预测,民粹主义者充其量只能组成第三大或第四大党团。

“与2014年一样,这次选举结果将表明,大多数欧洲选民不相信激进的疑欧派对复杂问题的简单化回答。”《金融时报》解释道。“英国‘脱欧’可能对这一现象产生影响。”《阿贝赛报》指出,反欧洲的民粹主义思想在英国占上风之后,却将民众引入陷阱。因此,整个欧洲大陆的选民将在未来的选举中三思而后行。

新闻链接

选出来的跨国议会

欧洲议会是欧盟重要的立法、监督、预算和咨询机构,成立于1958年,与欧洲理事会和欧盟委员会并称“三驾马车”。它是世界上唯一一个通过直选产生的跨国议会,这一制度可追溯到1979年。

“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欧洲议会成员一直都是由各国立法机构任命的,在公众眼中几乎是看不见的。”《泰晤士报》网站指出,决定采取直选的做法是为了让欧洲议会“更贴近”民众。迄今为止,欧洲议会已举行了8次直选。

在今年的选举中,欧盟28个国家的近4亿选民将选出751名欧洲议会议员,任期5年。

原标题:欧洲议会选举:一场对欧盟和一体化的公投

责编:梁立群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