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总统就职,乌克兰能否摆脱“暗影”摆布
来源:解放日报 2019/05/22 09:57:31 作者:张全
字号:AA+

导读: 乌克兰的命运何尝不是被种种“暗影”摆布?在各色力量的明争暗斗中,泽连斯基将继续演绎他的喜与忧。

20日,喜剧演员出身的乌克兰新晋总统泽连斯基举行了一场别开生面的就职典礼,他和支持者击掌、跳起来亲吻民众,就像他在自己主演的热播剧《人民公仆》中扮演的历史老师那样,亲和力爆棚。不过在接下来的任期内,要完成他就职后宣布的两项任务:实现顿巴斯地区停火和寻求解散议会,光靠击掌、亲吻显然远远不够。这位41岁的“政治新秀”面临巨大挑战。

步行去议会宣誓

在20日的就职典礼上,泽连斯基“故伎重施”,又“复制”起自己主演的《人民公仆》中的桥段,显得十分“接地气”。他没有像他的前任一样乘汽车去就职,而是在少量保镖护卫下步行前往议会。(剧中瓦夏乘公交或步行上班,并轰走卫队,只让1位保镖陪同)

根据外媒的说法,当天泽连斯基是从附近的马林斯基公园步行去参加宣誓仪式的。他出现在公园中引发了人群的欢呼声和掌声,人们高呼“泽连斯基”,“胜利将是我们的。”目击者描述,当天通往乌克兰议会大厦的道路事先被1米来高的布围起来,泽连斯基走在过道上,热情地和尖叫的群众打招呼。他轻揍这个人一拳,缓拍那个人肩膀一下,还和一名女性支持者一起自拍,场面相当热烈。

新官上任三把火

走完宣誓程序后,泽连斯基在最高拉达会议厅发表第一次讲话。更引人关注的是,他在新官上任第一天还烧了三把“火”。

一是要求议员们支持一份提案,即解除现任防长、国家安全局局长和总检察长的职务。在泽连斯基看来,这三人是离任总统波罗申科的盟友。

泽连斯基还敦促所有内阁成员辞职,要求他们“把职位空出来,留给那些为下一代人、而不是为下一届选举考虑的人”。

二是呼吁议员们表决通过两部法案,其一是剥夺议员刑事诉讼豁免权,另一部是禁止政府官员非法致富。

三是表明在不远的将来解散议会的态度。泽连斯基宣布,他的第一道命令将是解散议会。乌克兰激进党领导人利亚什科称,泽连斯基邀请议会党团5月21日就解散议会举行磋商。根据乌克兰法律,议会在总统宣布解散后还将继续运行2个月,且总统应在签署相关法律前与议会主席、副主席和各党团领导人举行磋商。

向权力架构“开刀”

对于泽连斯基的“内政组合拳”,俄“报纸网”评论道,泽连斯基正在开启一场自上而下的“广场运动”,对权力机构采取了最激进的“重新格式化”政策。

不得不说,泽连斯基想对权力架构来一场“大换血”,也是被逼无奈。尽管他高票战胜了波罗申科,但“人民公仆党”刚创建不久,在本届议会没有席位,这成为他的短板。2014年,乌克兰开始实施议会总统制,总统权力大幅缩小,议会和政府对总统的制约力增强。如果不能掌控议会的大局,泽连斯基这个总统说穿了可能连“跛脚鸭”都不如,随时有“凉凉”的风险。

相反,他的政治对手波罗申科虽然在大选中不敌,但“根基”尚存。目前议会由“波罗申科集团”和“人民阵线党”等力量主导。因此,没有盟友的泽连斯基与树大根深的“前朝元老”之间的对手戏,看来是势不可免。

俄媒称,事实上,泽连斯基早就做好了解散议会的准备,甚至拟定了命令,但根据乌克兰宪法,如果议会任期距离届满不足半年,议会不能自行解散。本届议会11月27日结束任期。这样一算,5月28日将成为解散议会的最终期限。只是,“人民阵线党”17日退出与波罗申科所属政党结成的执政联盟,一个月内才能重新组成执政联盟。如此一来,几乎封杀了泽连斯基解散议会、提前举行议会选举的可能性。

“泽连斯基与现行的权力架构间不会有蜜月期,”美国智库大西洋理事会指出,“他需要尽快举行议会选举,构建一个愿意与他合作的议会。组建新议会是他的首要任务。”

上海社科院上合研究中心秘书长、副研究员李立凡认为,泽连斯基想在议会赢得30%—40%的支持,且拒绝联合政府,总的意图是大幅拓展施政空间,但难度似乎较大,关键是能否利用他刚刚上任的人气,吸引波罗申科等其他党派的人支持或转投“人民公仆党”。

从就职演讲中释放的另一个值得注意的信息是,泽连斯基呼吁所有生活在国外的乌克兰人(包括无国籍者)返回家园,承诺给予他们乌克兰公民身份。李立凡认为,泽连斯基有着

“乌版里根”之称(里根同样从演员走上美国总统之路,泽连斯基的就职演讲中也引用了里根的名言),感觉泽连斯基似乎在学习里根和哈萨克斯坦前总统纳扎尔巴耶夫。里根时代有弥合跨党分歧、共同对抗苏联的传统,而纳扎尔巴耶夫则有鼓励异国同胞回流的政策。“说明泽连斯基意识到国家缺乏人才的困境,着眼于吸引乌克兰精英回国,改善国家的竞争力。”

分析人士认为,总统执政不仅受到政府和议会制约,也受到国内经济寡头、大国干涉等因素影响。由于权力的分散化和碎片化,总统在一些关键问题上要想有所作为难度系数很大。腐败问题、政治内斗、经济发展、民生问题……都将成为泽连斯基在内政领域的拦路虎。

打开外交局面不易

泽连斯基的外交压力也不小。

在就职仪式上,泽连斯基说第一项任务是在顿巴斯实现停火。他重申乌克兰政府既有立场,即不承认东部地区创建的“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和“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以及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

同时,他还曾公开表示,希望欧盟和美国对俄施加更多制裁,并流露出把美国纳入“乌克兰问题”谈判进程的念头。他的就职典礼也没有邀请俄方参加。

乌方的种种举动也引起俄罗斯方面“硬对”。俄罗斯总统发言人佩斯科夫说,总统普京不打算祝贺泽连斯基就职,他将在泽连斯基应对乌克兰东部冲突取得首场胜利时祝贺他。

眼下,俄罗斯方面对乌克兰政局变化采取静观其变的态度。克里姆林宫清楚,泽连斯基刚上台,不会快速调整对俄关系,否则他无法对乌民众和精英层交代。而普京也不会退让,前不久的“护照政令”就被西方媒体视作对泽连斯基“示威”。但专家认为,随着泽连斯基执政时间的持续,双方在下半年可能做出一些缓和关系的举动,毕竟俄乌在过境能源运输方面仍有合作空间,而双方达成明斯克协议、实现停火和交换俘虏也符合共同利益。

谈及美国因素,李立凡指出,美国对乌克兰的援助力度并没有加大,乌克兰事务在美国外交议程设定中的地位类似“小卒”,“过不过河”无所谓。正像一些俄罗斯媒体指出的,在大选临近的关键时刻,人们强烈怀疑特朗普政府是否准备认真改变其介入乌克兰危机的方式。乌克兰要完全投入美国怀抱,还要留个心眼。

再看欧洲。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李新指出,乌克兰要抱欧洲大腿前景同样不乐观,欧盟对吸纳乌克兰有先决条件,要求其进行国内结构改革,包括改变寡头集团与政治精英集团勾连的畸形政经结构。但乌克兰历届政府都没能完成这一“不可能的任务”,在欧洲出现难民潮、英国“脱欧”等棘手问题的当下,欧盟更不可能接过乌克兰这个“无底洞”包袱。

有道是,“戏里戏外皆人生”。在《人民公仆》中,泽连斯基扮演的瓦夏有故布疑阵、戏弄行贿者的得意,也有面对执政团队毫无经验的“酸爽”,更有应对各种讨债风波、无厘头事件的苦涩。在这些酸甜苦辣中,种种在背后操控事件的“暗影”总会不时浮现屏幕。其实,乌克兰的命运何尝不是被种种“暗影”摆布?在各色力量的明争暗斗中,泽连斯基将继续演绎他的喜与忧。

原标题:新总统就职,乌克兰能否摆脱“暗影”摆布

责编:陈倩柔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