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两度出手,特朗普真要向伊朗“亮剑”?
来源:解放日报 2019/05/27 10:14:45 作者:安峥
字号:AA+

导读: 对于美国的军售和增兵,伊朗25日已愤怒回应:外长扎里夫指出,美方的举动对国际和平“极其危险”,伊方必须予以反击。

最近一段时间,美国仿佛越来越不掩饰自己的偏激和傲慢。特朗普总统24日再次以“伊朗威胁”为由,绕过国会审查,直接批准对沙特等国81亿美元的军售。同一天,五角大楼宣布对中东地区增兵1500人。

有评论称,就像2017年对待朝鲜那样,特朗普政府正向伊朗挥出利剑。然而,伊朗和朝鲜的情况不同,即使特朗普打遍手中的牌,对手可能还是不会就范。到那时候,他又该怎么办?

醉翁之意不全在伊朗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24日向国会通报情况:已依据“紧急”程序解禁22个悬而未决的军备合同,将向沙特、阿联酋和约旦出口总金额81亿美元的武器和服务,内含F-15型战机配套服务、精确制导导弹和“轻标枪”反坦克导弹等。声明指出,武器“必须尽快”交付,以遏制伊朗在中东地区的“不良影响”。

美国向盟国卖武器本不是什么新鲜事,但这次的特殊性在于,特朗普绕开国会审批的正常程序,援引美国《武器出口控制法》第36条赋予总统的一项“紧急状态”特权,直接批准对沙特等国的军售。

这一“反常”举动自然引发外界质疑:“伊朗威胁”真的如此紧迫,以至于总统等不及走完国会两院的审核程序?“这是特朗普滥用权力,钻法律空子。”一些民主党议员如是批评。多家外媒认为,“伊朗威胁”只是幌子,特朗普“醉翁之意不在酒”。

路透社指出,自去年10月卡舒吉事件,以及沙特主导的也门军事行动引发争议后,美国国会已冻结向沙特出售攻击性武器的计划,只允许出口防御性武器。而这次军售清单明显包含很多“犯规”产品,特朗普自知国会“闯关”无望,所以另辟蹊径。

“特朗普此次绕开国会、直接批准,既与中东局势有关,但也不完全因为形势。”中国前驻伊朗大使华黎明指出。一方面,正如美方所说,他的确想通过武装盟友,进一步制造对伊朗“极限施压”的局面;但另一方面,此举也有向盟友、向美国军工集团示好的考量。“对特朗普政府来说,向沙特等中东盟友出口武器,可以说是一项‘基本国策’。在2017年5月的首次总统外访中,他便与沙特签下了1100亿美元的军火订单。”

《纽约时报》指出,早在去年卡舒吉事件后,特朗普就曾发表一份措辞曲折、引人注目的声明。他提醒国会,惩罚沙特将危及波音、洛克希德·马丁、雷神和其他军事承包商的军售订单。“如果我们愚蠢地取消这些合同,俄罗斯和中国将成为巨大的受益者。”

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袁征认为,此举恰恰反映了特朗普中东政策的两个方向:其一,在紧张局势加剧的情况下,坚持威慑伊朗;其二,美国自己不想打仗,更想通过调动盟友的力量,进一步牵制伊朗。从这点看,特朗普在中东地区战略收缩、减轻部署的大方向并没有实质性改变。

“任性”加剧双重紧张

美国历届总统不乏动用这项特权的先例。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网站指出,里根1984年利用该法案向沙特提供“毒刺”导弹,老布什和小布什分别在海湾战争和伊拉克战争期间用过这项特权。但舆论普遍认为,特朗普政府这一“任性”举动相当于蔑视国会、挑衅伊朗,料将加深府院之间、美伊之间的双重紧张。

自去年10月卡舒吉事件后,两党议员一直批评总统没有对沙特采取更强硬的立场。上月底,参众两院一致通过一项法案,要求政府撤回对沙特领导的多国联军在也门的行动,然而随即被总统否决。参院试图投票推翻总统的否决令,但未能达到三分之二的多数。有评论称,在美沙关系问题上,华盛顿早已笼罩在“刀光剑影”之下。“似乎没有什么外交政策问题在特朗普和国会之间制造如此大的裂痕。”《纽约时报》指出,这次军售行动将让两者的分歧再度加深。

不出所料,特朗普政府的军售决定再度引发国会山来自两党的批评:有议员认为,这是错误而危险的先例;有议员表示将发起反击。不过,专家对此并不看好。“从历史上看,当总统以国家安全为由批准军售决定后,国会还没能以联合决议的方式将其冻结的先例。”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国防合作项目主任道尔顿指出。

“但无论如何,绕过国会是一种冒险的做法。”彭博社指出,特朗普和蓬佩奥下月需要参议员确认一系列大使和其他高级职位的提名人选。如果参议员们感到自己的外交政策担忧已被忽视、长期手握的军售权力竟被如此轻率地抛弃,他们还有多大可能与白宫进行合作?

外界普遍担心,军售决定将进一步加剧美国与伊朗的紧张关系,双方此前已就可能的冲突频频交换警告。无独有偶,特朗普24日早些时候还宣布向中东增兵约1500人,主要承担“防御任务”。按照美国代理防长沙纳汉的说法,此举旨在反击“伊朗军队构成的持续威胁”。略显可笑的是,特朗普23日刚刚表示,他不认为需要向中东增派军队。

美联社指出,美国目前在阿富汗、伊拉克和叙利亚驻有2万多名军人。本月早些时候,美国已向海湾地区派遣和部署数千名军人,以及一艘航母、多艘军舰、多架轰炸机和新的反导系统。据美联社报道,24日宣布的部署行动可能包括一个“爱国者”导弹连、一支由12架战斗机组成的中队,以及大量军事工程师等。

“这些举措让西方盟友和美国议员担心,特朗普政府正在为与伊朗的军事对抗搭建地基。”《华尔街日报》评论称。“美国和伊朗的紧张关系正在进入一种不断升级的态势,从中脱身将变得越来越困难。”国际危机组织主席马利指出。

对于美国的军售和增兵,伊朗25日已愤怒回应:外长扎里夫指出,美方的举动对国际和平“极其危险”,伊方必须予以反击。

不过,专家普遍认为,尽管美国咄咄逼人,但最新进展并不意味着战争即将来临。一方面,特朗普的战略重心仍在美国国内,他并不想“倾全国之力打一场遥远的仗”,他的主要目的还是威慑和讹诈。另一方面,伊朗也不可能主动出击。

第三方拟为局势降温

令人略感欣慰的是,消息人士透露,伊朗和美国正在通过伊拉克交换信息。

据半岛电视台报道,伊朗外长扎里夫25日抵达伊拉克首都巴格达,开始对伊拉克进行为期两天的访问。伊拉克总理此前表示,伊拉克将派遣代表团前往美国和伊朗,以缓解两国之间的紧张局势。分析指出,伊朗和美国都对伊拉克产生巨大影响,无论经济、政治,还是军事,因此,伊拉克处于非常微妙的地位。此外,伊拉克迫切希望紧张局势不要蔓延到自己的领土,从而威胁其历经战争摧残的脆弱复苏。

“想为局势降温的似乎不只是伊拉克。”《华尔街日报》指出,欧洲和阿拉伯官员正在华盛顿和德黑兰之间传递信息,试图阻止波斯湾地区的直接冲突。比如,阿曼外长刚刚访问德黑兰。

按照欧洲外交官的说法,伊朗希望美国放松对其石油出口的制裁,以此作为讨论如何缓和紧张局势的条件。不过,特朗普政府尚无放松石油制裁的打算。相反,美国官员希望伊朗释放一名被关押在伊朗的美国人,以表达诚意。伊朗外长扎里夫曾表示,可以讨论交换囚犯的问题。

“从非正式的幕后渠道,到直接谈判的道路可能漫长而艰辛。”《华尔街日报》指出,在美伊进行自1979年以来的首次直接对话前,两国通过阿曼进行了长达四年的秘密谈判(2009年至2013年)。西方和阿拉伯官员也警告称,传递信息并不等于谈判。有评论认为,美伊接触的主张会在伊朗引发争议。伊朗保守派坚决排除与美国进行任何接触的可能性,“甚至通过第三方”。

专家一致认为,台面上,双方仍会维持紧张,台面下,两国可能也在进行外交努力;但谁都不会轻易让步。一方面,对伊朗施压、迫使重谈协议是美国一贯目标。特朗普表示,新协议必须包括伊朗放弃导弹试验、取消落日条款、停止对也门和叙利亚等国干涉等条款。另一方面,对伊朗来说,这些要求明显涉及主权、民族尊严等根本利益。最高领袖哈梅内伊明确表示,不会在受到胁迫的情况下进行对话。眼看美国进入大选周期,特朗普如果想稳住国内右翼保守力量的支持,就更不可能对伊朗做出太多妥协。

原标题:一天两度出手,特朗普真要向伊朗“亮剑”?

责编:陈倩柔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