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议会选举落幕,“挺欧派”守住“江山”
来源:解放日报 2019/05/28 09:56:13 作者:张全
字号:AA+

导读: 根据欧洲议会的一项预测,得益于ALDE、绿党的支持率飙升,占据“亲欧”中间立场的四个团体可能失去不到20个席位,在751个席位中可以保住505个。

5月26日晚,为期四日的第九届欧洲议会选举落下帷幕。随着深夜初步统计结果的出炉,这个欧盟核心机构也度过了“美梦”与“噩梦”交替浮现的不平静之夜。

令人鼓舞的是,由于欧洲自由民主联盟党团(ALDE)、绿党等超水平发挥,“挺欧派”党团成功守住议会多数席位。极右翼、极端疑欧势力以及民族主义者并非如想象般强大,成为这场“权力游戏”中的颠覆性力量。

但噩梦也令人警醒:议席数排名靠前的两大传统优势党团——中右翼的欧洲人民党和中左翼的欧洲社会党,结束了长达40年通过“联合多数”控制议会的局面。不少极右翼党团席位进一步增加,有的甚至可能挤进前五,与主流政党“硬气”叫板。而议会中各派政治力量多元化、碎片化的格局也表现得更为明显。

40年“联合多数”终结

根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最新预测结果,欧洲人民党料将拿下179席,虽然仍是最大党团,但远低于现有的216席。欧洲社会党预计赢得150席,低于目前的185席。欧洲自由民主联盟党团可望拿下107席,高于现有的69席。绿党有望斩获70席,较上届选举增加20席。右翼的轻度疑欧派“欧洲保守派和改革派党团”(ECR)有望收获58席。

相比之下,极右翼的两大党团——欧洲自由民主(EFDD)、民族与自由欧洲(ENF)预计分别将56与58个席位收入囊中。

“欧洲议会党团的顶梁柱崩塌了。”美国媒体“Axios”网站写道,正如预测的那样,欧洲人民党和欧洲社会党这两大传统主流党团40年来通过“联合多数”控制议会的局面画上句号。与老牌党团“失血”形成鲜明对比的,是ALDE的优异表现——有望成为议会第三大势力,这个与马克龙率领的亲欧党团合并而成的党团,将在未来的议会权力重组中扮演重要角色。

对于绿党的雄起,Axios将其与“格雷塔·桑柏格”效应相提并论。桑柏格是瑞典一位16岁的少女,她每周五罢课,到瑞典议会门前静坐,抗议大人们不关心气候变暖,打动了大量年轻人的心。媒体认为,年轻人对气候变化的关注,让绿党在北欧和西欧的选票如潮水般涌入,它比“政客欧洲”民调预估的“战果”足足高出10席,有望成为议会第四大党团。

根据欧洲议会的一项预测,得益于ALDE、绿党的支持率飙升,占据“亲欧”中间立场的四个团体可能失去不到20个席位,在751个席位中可以保住505个。

《纽约时报》指出,欧洲人民党和欧洲社会党失去了不少阵地,但亲欧的主流政党仍赢得了约三分之二的席位,可以在议会中形成持续的多数。由于人民党和社会党都排除与极右翼合作的可能性,因此,表现出色的绿党将在议会中拥有更大的发言权。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所长崔洪建指出,出现上述选情,是一段时间以来欧盟一些国家国内政治变化的集中反映,即主流政党遭到削弱,原先的边缘政党、极端力量上升,导致碎片化现象加剧。

崔洪建认为,绿党势力增长,是对极右翼势力上升做出的反应。相对传统中左翼党团,绿党的主张更具议题性,更左一些。它深受年轻人拥戴,表明他们对欧洲现有政治格局不满。但绿党的上升有局限性,它在南欧、中欧没有势力,短期内难以成为泛欧的主导政治力量。至于ALDE,马克龙的加入令它在议会格局中权重上升,这位法国总统会利用该党团服务于欧盟改革的主张。但它在多大程度上能和传统的中左、中右两大党团的议程找到契合点,还有待观察。

“新力量的加入也会打破以往两大主流党团掌控议会走向和议事规则的传统,对欧洲议会以及欧盟决策会带来一定影响。”崔洪建说。

政治拼图不容乐观

极右翼党团通过本次选举造势,并在各国提升影响力,是另一个令人担忧的因素。欧盟上周日公布的数据显示,预计民粹主义者将获得751个席位中的25%左右,高于5年前的20%。

CNN指出,议会选举的最大影响力,可能正出现在极右翼和民粹主义领导人最希望看到的地方——在他们的祖国,尤其是法国和意大利。这些国家中的极右翼政党威胁要进一步破坏传统的政党体系,并谋求获得权力。

在法国,选民给马克龙送上一场尴尬的失败,其政党的得票数以微弱劣势落后于勒庞领导的极右翼政党“国民联盟”。欧洲外交关系委员会主任马克·伦纳德表示:“选民迫切需要变革,因此局势动荡不定——他们更愿意支持新的叛乱分子。”但也有法媒称,总统控制住了损失(例如他在ALDE中的作用)。况且,自1979年欧洲议会开始选举以来,只有前总统德斯坦和萨科齐赢得过欧洲议会大选。

在意大利,萨尔维尼领导的意大利联盟党也在该国欧洲议会选举中获胜,收获了30%的选票,5年前仅6%。这位发起过“让欧洲再次伟大”运动的领袖说,他感觉到在“空气中的变化”,选举胜利将“改变欧洲的一切”。

其他国家形势也差强人意——在英国,虽然自由民主党表现不俗,但极右翼政党“脱欧党”得票接近一半,领先执政的保守党。在波兰,出口民调显示,右翼政党法律与公正党得到超过40%的选票。在匈牙利,极右翼民族主义总理欧尔班的党派取得巨大胜利,得票比第二名高出2倍多。在比利时,极右翼政党弗拉芒利益党取得突破,不仅成为弗拉芒语区第二大政党,而且在联邦议会的议席也由2014年的3席增加到18席……

值得庆幸的是,在德国、奥地利和荷兰,极右翼在议会选举中“遮天”的情况还没发生,但已敲响警钟——以德国为例,执政联盟中,社民党表现很差,基民盟也失去一些地盘,极右翼政党德国选择党则大约获得11%的选票。

有评论称,这是一张不容乐观的政治拼图,表明极端民粹政党在欧洲依然风头正劲。有欧洲媒体统计过,欧盟“仅剩四国无极右政党”。眼下民粹主义政党直接控制或者通过执政联盟方式间接控制着11个欧盟国家政府。展望未来,建制派与民粹、挺欧派与疑欧派的角力交锋依然是欧洲政治的主旋律。

崔洪建指出,此次选举反映出极右翼势力上升势头,疑欧势力在各国普遍增长,反过来影响各国民意。“欧洲议会选举很大程度上是各国选民发泄情绪的通道,对于各成员国的国内选举倒不会产生直接影响,选民在国内选举中往往更理智。但问题在于,极右翼势力导致议会决策分裂态势加剧后,反过来又会加重民众对欧盟机构、欧洲一体化的怀疑,反映在国内选举中,就是减少对支持欧洲一体化政党的支持。”

上海欧洲学会副会长、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叶江认为,欧洲议会的选举图景,对每个国家的执政者也会产生影响。例如,被勒庞“象征性地打击后”,马克龙在法国的改革将遇到阻力,从“强推”欧洲一体化更多转向国内问题。而支持英国“脱欧”的政党进入欧洲议会,也会让英国变得更加分裂和不稳定,起码很难再次出现“二次公投”。

高投票率引人关注

外媒还注意到,据初步统计,本次选举的投票率超过50%,远远高出上一届(有媒体称是20年甚至40年来最高),30岁以下的选民明显多于往年。这可能有两点原因,第一,对极右翼控制欧洲议会的担忧,成为动员亲欧派选民的力量,致使欧洲各地的投票率大幅上升。民众认为,在一些利益攸关问题上不能含糊、不能沉默,例如德国关心气候变化的年轻选民。第二,民粹主义政党也在动员选民,尤其向底层民众兜售国家权力让渡后的“不幸”——近年来,随着国际金融危机、欧债危机、移民危机的多重打击,欧洲经济和社会发展呈现颓势,失业率居高不下,中间阶层的实际收入有所下降,“被抛弃感”强烈,他们当中许多人不再支持中间路线政党,转而支持极右或极左政党。

选举已然落幕,但欧洲的风往哪儿吹,还是令人迷茫。挺欧建制派们在选举后“长舒一口气”,但处在十字路口的欧洲,道路并不平坦,还远不到“歇歇脚”的时候。

新闻链接

欧洲议会选举各党角力舞台

作为欧盟的监督、咨询和立法机构,欧洲议会在欧盟预算、欧盟事务、人事任命等各领域均具备一定的话语权。因此,欧洲议会选举成为欧盟各成员国大小政党角力的舞台。

这次选举之后,未来欧洲新议会可能呈现以下格局——

第一大党团:欧洲人民党

持中间偏右立场,料将拿下179席,远低于现有的216席。

第二大党团:欧洲社会党

持中间偏左立场,预计赢得150席,低于目前的185席。

第三大党团:欧洲自由民主联盟党团

持中间立场,可望拿下107席,高于现有的69席。

第四大党团:绿党

关注气候变化,力主减排,有望斩获70席,较上届选举增加20席。

原标题:欧洲议会选举落幕,“挺欧派”守住“江山”

责编:陈倩柔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