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以冲突背后的“推手”
来源:解放军报 2019/05/30 10:05:20 作者:李小鹿
字号:AA+

导读: 近来,巴勒斯坦和以色列双方之间的对峙仍在持续。此前,巴以爆发大规模武装冲突,随后在联合国与有关国家的斡旋下,双方达成停火协议。作为中东地区热点问题之一,巴以冲突备受关注。

近来,巴勒斯坦和以色列双方之间的对峙仍在持续。此前,巴以爆发大规模武装冲突,随后在联合国与有关国家的斡旋下,双方达成停火协议。作为中东地区热点问题之一,巴以冲突备受关注。

巴以矛盾近来渐趋激化,与美国的战略调整及其政策不无关系。美国奥巴马政府时期为从中东抽身,缓和与地区内反美势力的紧张关系,减少在地区内的安全威胁,奥巴马政府开始进行战略调整。奥巴马政府在中东采取“轻脚印”政策,减少战略投入——疏离以色列,力求在巴以间保持中立,力避巴以矛盾激化。为此,美国于2011年从伊拉克撤军,并于2015年签订《伊核协议》。

美国奥巴马政府的战略调整,使得中东地区力量间的平衡被打破。中东地区有四大力量:阿拉伯国家、伊朗、土耳其、以色列,这几大力量相互制衡时,中东可维持相对稳定。而《伊核协议》签订后,伊朗摆脱了经济制裁的束缚,大有崛起之势。这使以色列及海湾逊尼派阿拉伯国家忧心忡忡。

特朗普政府上台后,力图通过离岸平衡战略使中东的地区力量形成新的“平衡”,以使本国的战略重心进一步转向亚太。美国政府将以色列和沙特作为在中东的战略支点,试图利用这两个国家达到制衡伊朗的目的。为此,美国政府明显加大了对以色列和沙特的支持,同时加强了对巴勒斯坦的施压。例如,从2017年特朗普宣布美国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到2018年以色列建国70周年之际美国将驻以大使馆从特拉维夫迁至耶路撒冷,再到2019年以色列大选前夕美国宣布承认以色列对戈兰高地的主权为内塔尼亚胡助选,特朗普政府“一边倒”的政策导致巴以矛盾不断激化,以及伊斯兰世界和国际社会的强烈反对。

可见,美国政府对巴以问题的偏颇政策,在巴以此轮冲突中扮演了“催化剂”的作用。美国政府多次为以色列站台,离不开国内犹太集团的积极游说。而且,特朗普之所以能够当选总统,美国国内的犹太智囊和财团发挥了重要作用。特朗普上台执政后也是投桃报李,重用包括其犹太女婿库什纳在内的多位“犹太团队”成员。可以说,犹太集团对美外交政策有着重要影响。具体来看,美国政府中东战略的一个重要内容就是加大对以色列的支持,以发挥其支点作用抗衡伊朗。

此外,巴方及阿拉伯世界碎片化、巴以力量对比失衡加大、以色列实力持续增强等,都使巴以矛盾不断激化。巴勒斯坦内部仍处于分裂状态,法塔赫和哈马斯未实现和解,哈马斯内部各派间也存在纷争,难以形成对以合力。“阿拉伯之春”后,阿拉伯世界的政治碎片化加剧,包括地区大国在内的一些海湾国家对巴以双方的态度正在发生微妙变化。他们出于地缘政治考虑,欲借以色列之力抗衡伊朗、拉近与美国的关系,和以色列的关系显著改善,这影响了其对巴勒斯坦事业的支持,加剧了巴方的弱势。

与此相对,内塔尼亚胡治下十年来,以色列持续繁荣、相对稳定,巴以问题在以色列政治中的重要性不断下降,民调显示其通常被民众放在安全、经济和教育问题之后。在此情势下,推动巴以问题解决的左翼工党逐渐势微,而以内塔尼亚胡为首的右翼势力愈加强硬。巴以双方力量持续向两极化方向发展,导致双方矛盾难解、冲突不断。

需要指出的是,美国政治已进入选举周期,未来,特朗普为拉拢亲以选民,支持以色列的立场恐将有增无减,美国的中东战略在短期内难以改变。美国的背书也将助力以色列国内政治的右倾化,美以两国单方面改变巴以问题现状的种种行动,将使巴以矛盾继续恶化,给地区的和平、稳定与发展带来不利影响。

(作者单位:国防大学)

原标题:巴以冲突背后的“推手”

责编:许舒琦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