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历史上首次:一年举行两次大选
来源:解放日报 2019/05/31 10:46:52 作者:安峥
字号:AA+

导读: 尽管内塔尼亚胡以政治手腕高超而闻名,但还是迟迟没能说服右翼盟党、前防长利伯曼领导的“以色列是我们的家园”加入执政联盟。

赌对手会输,还是赌自己会赢?以色列强人内塔尼亚胡选择了后者。他迫不及待地把国家投向另一场议会选举,而不是让竞选对手、退役军官甘茨得到尝试组阁的机会。

5月29日,在4月12日“胜利之夜”过去7周后,内塔尼亚胡还是没能完成组阁。几分钟后的30日凌晨,他所在的利库德集团和其他盟友投票决定解散议会,定于9月17日重新举行议会选举。这是以色列历史上首次因为组阁失败而被迫重新大选。

右翼内讧酿组阁败局

在7周前的议会选举中,内塔尼亚胡赢得还挺风光:他领导的利库德集团取得比2015年多6个席位的成绩;他所在的右翼联盟也以65席的成绩领先中左翼联盟的55席。不过,利库德集团本身只占据36席,必须与其他政党一同组成占议会多数(60席以上)的执政联盟。按照规定,内塔尼亚胡须在5月29日前完成组阁。

尽管内塔尼亚胡以政治手腕高超而闻名,但还是迟迟没能说服右翼盟党、前防长利伯曼领导的“以色列是我们的家园”加入执政联盟。

专家一致认为,组阁之所以失败,主要因为右翼阵营中的两派力量(世俗和宗教)就“强制服兵役”等问题谈不拢。一方面,作为坚定的世俗政党,“以色列是我们的家园”要求新政府通过极端正统派犹太青年强制服兵役法案,否则拒绝入阁。另一方面,同为右翼盟友的极端正统派党派认为,这一要求踩了“红线”。经过42天的谈判,双方僵持不下,最终导致组阁破裂。

“事实上,这个问题在以色列社会长期存在。”中东问题专家、宁夏大学中国阿拉伯研究院院长李绍先指出。

早在1949年,以色列开国元勋古里安首次为极端正统派犹太人设立兵役例外,以便他们可以专心研究宗教文书。“时间快进到2019年,极端正统派似乎并没有如古里安预测的那样融入世俗社会。他们仍是一个较为封闭的群体,占以色列近900万人口的10%。极端正统派政党已渐渐成为能够决定一个联合政府成败的关键因素。”《纽约时报》指出。

与此同时,他们所享受的兵役豁免等待遇引起其他犹太人越来越多的不满:不仅是右翼世俗政党,传统的左翼反对派同样主张让极端正统派融入现代社会。

“由此可见,以色列政治的主要色调不再是传统的左右对决。”李绍先指出,左翼力量已经弱不禁风,昔日呼风唤雨的工党已经沦为小党。甚至有外媒评论,巴以冲突不再是可以“塑造以色列”的话题,因为各党派并不存在尖锐对立,只是战术不同,真正定义这个现代犹太国家的是宗教和世俗之间的紧张关系。

专家也认为,以色列议会因为内塔尼亚胡的法律污点而变得更加分裂。面对可能的指控,总理敦促联盟伙伴通过立法,赋予他起诉豁免权,并限制最高法院的权力;但不少反对党强烈反对。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导致内塔尼亚胡在42天的组阁长跑里,找不到利伯曼的替代选项。

“关键先生”也有野心

尽管造成以色列组阁败局的因素很多,但外媒普遍将注意力集中在现年61岁的利伯曼身上。身为以色列政坛赫赫有名的铁腕“鹰派”,他将自己定位为世俗权力的捍卫者。“他是难以捉摸的强硬人物,喜欢上演政治戏剧,和内塔尼亚胡的竞争由来已久。”《纽约时报》评价道。

美国《时代》网站称,利伯曼出生于苏联加盟共和国摩尔多瓦,上世纪70年代移民至以色列,曾担任内塔尼亚胡的顾问、国防前部长和外交部长等高级职位,支持者很多都是来自前苏联的移民。过去20年里,他一直在前老板的亲密盟友和眼中钉之间摇摆不定——

1997年,他退出利库德集团,批评内塔尼亚胡向巴勒斯坦人让步太多;2016年5月,他又率领自己的政党回归内塔尼亚胡政府,稳定了右翼联盟;去年11月,他不满以色列与哈马斯达成的停火协议,攻击内塔尼亚胡“软弱”,不仅辞去防长职务,还率领“以色列是我们的家园”退出执政联盟。此举也让右翼执政联盟的议会席位再次跌回61席。

批评者称,种种迹象表明,“别有用心”的利伯曼得逞了,他想利用政治摊牌来赢得更多的议会席位。也有观点认为,利伯曼想为过去遭受的政治怠慢寻求报复,或者想成为内塔尼亚胡的替代人选。

“内塔尼亚胡批评利伯曼已经成为‘左翼’,事实上,他是以色列政坛出了名的极右翼,对巴勒斯坦人采取极为强硬的立场。”上海犹太研究中心主任、以色列问题专家潘光指出,虽然他所在的政党只掌握议会5个席位,却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近年来,以色列国内俄裔犹太人越来越多,有数据称达到150万至200万,利伯曼在这些人中影响力巨大。可以说,他是有政治野心的人物,通过采取与内塔尼亚胡不完全一致的行动、更加独立的立场,有助于为将来进一步提升实力做准备。

李绍先也认为,他是关键的少数,内塔尼亚胡离开他就做不成“这桌饭”。他自然也想通过旗帜鲜明的主张,巩固基础选民的支持,赢得更多选票。

重选带来政治混乱?

按照以议会制度,既然右翼阵营组阁失败,那么总统应该授权中左翼政党组阁。“其实,以色列总理未必就是议会中最大政党的领袖,而是率先能够召集多数、组成政府的人。”美国《华盛顿邮报》指出,2009年以色列“带刺玫瑰”利夫尼领导的前进党赢得最多议席,但未能成功组阁,最终为内塔尼亚胡“上位”铺平了道路。

有了前车之鉴,10年后的今天,内塔尼亚胡没有给、也不会给对手同样的机会。他领导的利库德集团抢先向议会提交解散议会的提案,并获得通过,一举扣响9月重新大选的扳机。

专家指出,这是以色列历史上第一次因为没能组阁成功,再次举行大选,多少有点让人意外。但考虑到中左翼阵营的席位数,他们很难、或者说不太可能组阁成功,即便拿到组阁权,可能也是浪费时间。从这个角度看,内塔尼亚胡选择重新选举,也是意料之中的事。

不过,外界担忧,重新选举的决定是否会让以色列陷入一场政治混乱?

《耶路撒冷邮报》指出,没人能保证各党派之间的权力平衡会跟这次有多大不同,这对普通以色列人来说是一记毁灭性的打击,他们已经厌倦这种自私的党派政治。

对内塔尼亚胡来说,他本来将成为以色列史上在位时间最长的总理,如今,他的未来将被蒙上更多不确定的阴影。按照以色列希伯来大学政治学教授哈赞的说法,最明显的不同是,上次宣布提前举行议会选举时,以色列还没有蓝白党,内塔尼亚胡可以自行决定选举放在哪天。但现在,究竟会发生什么,任何人都无法控制。

“以色列选举政治比较成熟、民众总体较为团结,国内政局出现混乱的可能性不大。”潘光判断道,再加上两场选举相隔较近,两大阵营力量消长不大,只要不出现大的意外,新选举后的议席配比应该变化不大,中左翼当然有新的机会,但利库德集团所在的右翼阵营继续获胜的可能性大于50%。更让人担忧的恐怕还是官司缠身的内塔尼亚胡。目前,他正在与腐败指控作斗争,同时面临三起刑事诉讼的指控风险。

原标题:以色列历史上首次:一年举行两次大选

责编:陈倩柔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