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西洋两边的难民叩问
来源:北京青年报 2019/06/02 09:47:19 作者:向长河
字号:AA+

导读: 历经数千年苦难磨砺的人类文明,正面临新的叩问。

近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对墨西哥输美全部产品增加5%的关税,并放“狠话”称,在“非法移民”涌入美国的问题得到“纠正”之前,墨输美商品关税将一直存在。

无独有偶。大西洋隔岸,欧洲议会选举结果出炉,反欧的极端民粹政党取得比上一届更多席位,在英、法等国甚至超过了执政党,其“嚣张气焰”引发欧洲传统政治力量忧虑。

风起于青萍之末。这些政治表象的背后,是大西洋两岸的巨龙版“移民潮”(或“难民潮”),由南向北,透出百折不挠的架势。在这两股移民潮的冲击下,欧美政治发生翻天覆地之变化,一些被传统政治认定上不得台面、成不了气候的势力和人物居然青云直上成了“政治红人”,或执掌权柄,或进入国会。

先说欧洲这边。欧洲的移民潮有着悠久历史,大致分为两类:一类是经济难民,一类是战争难民,还有少量借机浑水摸鱼的偷渡客与犯罪分子。多年来,与欧洲隔地中海相望的非洲发展滞后,天灾、瘟疫和战乱让一些国家民众生活贫困,渡海到欧洲“讨生活”成为一代代人的梦想。联合国难民署数据显示,非洲大陆目前有730多万难民。这些年,中东战乱不休,尤其是叙利亚冲突产生了数百万战争难民。从线路上看,难民潮大致有两条:一是传统线路——经由北非(主要是利比亚)穿越地中海偷渡到意大利、西班牙;二是新增的巴尔干线路——从土耳其渡过狭窄的海峡到希腊,绕道巴尔干翻山进入中欧。地中海的体量决定着,难民们乘坐简易破旧的船只风险极大,频发的沉船事件已使数以万计人员命丧大海;前些年匈牙利等国封锁边境,造成大量难民拥塞。

相比之下,大西洋西岸的美洲移民大军更为招摇,往往几百甚至数千人集结一起,浩浩汤汤,乘坐大篷车、火车或步行,穿越中美地峡和墨西哥前往美国。中美洲移民问题由来已久。早在20多年前,由于内战、政变、黑帮势力盛行、政府腐败、自然灾害等因素,中美洲民众多次形成移民高潮。2017年底的洪都拉斯总统选举纠纷引发大规模骚乱,民众出逃形成新移民潮。从技术上说,社交网络平台的兴起让“搭伙移民”成风,动辄数千人的“移民大篷车”队伍成为中美洲新景观。

非法移民或难民的大规模涌入,必然会对目的国造成一定影响。拿德国来说,二战后一直缺劳力,加上经济一直不错,人们对待难民采取包容态度。2015年当一百多万难民涌入德国之时,人们一开始自愿送水送衣送吃,后来则是因为“吃不消”导致民意反转,圣诞节科隆难民集体性侵骚扰事件是一大转折。不过,后来随着中东欧各国封堵难民,加上德国与希腊、欧盟与土耳其达成“花钱买平安”之交易,入欧难民人数急剧下降。去年德国难民身份申请数降至18万份出头,另遣返2.3万多不合规难民。

难民问题对欧洲政治的冲击更是明显。反移民的“德国选择党”成立不久就异军突起,成为德国政坛第三大势力。默克尔的特蕾莎主义难民“开门”政策遭遇党内外普遍批评,其政治“金身”就此被破,造成此后四度上台时艰难组阁以及提前宣布不再连任第五届。放眼欧洲,反移民的民粹主义风起云涌,整个欧洲的政治版图重新大洗牌,极端主义政党已经直接或间接在11个欧盟成员国执政。最近欧洲议会选举,“疑欧派”“反建制派”和极右翼政党收获颇丰。成立仅两月的英国脱欧党成为欧洲议会中最大的单一全国政党,勒庞的国民联盟党与法国总统马克龙的激烈较量中胜出……这意味着在可预料的将来,欧洲任何政党谁也不敢在难民问题高举默克尔主义大旗。

美国那边,3年前特朗普竞选总统的一大噱头就是打移民牌——在美墨边境“造墙”,完了还要墨西哥“埋单”。去年以来,围绕兑现“造墙”诺言,特朗普不惜联邦政府关门乃至启动紧急状态……而今,随着二度竞选造势的开启,特朗普重拾反移民老话题拉选票。因此,特朗普宣布对所有墨西哥输美产品加税,就是表明自己说话算话。可以预料,随着新一轮美国大选拉开帷幕,围绕移民与“造墙”问题,特朗普政府还将表现出更强硬姿态。

难民问题或被迫移民问题有着复杂的政治、经济原因,一味“造墙”阻挡只会让问题留存于过道国、积蓄在原发地,形成新的人道主义危机。从饥荒到奴役,从船翻人亡到暴力死难,从国家机器压制到黑帮、蛇头作威作伥,难民的血泪迁徙乃是21世纪人类文明的伤口。一些国家国内治理不善固然难辞其咎,外部干涉引发战争冲突也是主因之一。然不幸的是,为一己之私高举“国家优先”旗帜越来越成为欧美诸多政治势力的首选,西方的良知底线在压低。历经数千年苦难磨砺的人类文明,正面临新的叩问。

原标题:大西洋两边的难民叩问

责编:陈倩柔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