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联合政府垮塌只是时间问题
来源:文汇报 2019/06/08 11:00:59 作者:毛小红
字号:AA+

导读: 德国社民党主席安德烈娅·纳勒斯2日发表声明,宣布于3日和4日分别卸任社民党主席和社民党联邦议院党团主席职务。由基督教联盟党和社民党组成的黑红大联合政府垮塌只是时间问题,德国或将提前举行议会大选,默克尔也可能提前下台,德国乃至欧洲政坛都将进入动荡期。

德国社民党主席安德烈娅·纳勒斯2日发表声明,宣布于3日和4日分别卸任社民党主席和社民党联邦议院党团主席职务。由基督教联盟党和社民党组成的黑红大联合政府垮塌只是时间问题,德国或将提前举行议会大选,默克尔也可能提前下台,德国乃至欧洲政坛都将进入动荡期。

纳勒斯辞职的直接原因是社民党在5月26日的欧洲议会选举和不来梅州议会选举中惨败。在欧洲议会选举中,社民党在德国的支持率仅为15.8%,比2014年减少11.5%。在社民党大本营不来梅的城市州议会选举中,社民党的得票率则跌到73年来的历史最低点,得票率仅为24.9%,比2015年降低7.9%。

纳勒斯迫于党内压力,不得不宣布辞职。但她辞职的间接原因是多方面的。

首先,纳勒斯是社民党历史上第一位女性领导人。但她鲁莽的行为方式饱受党内同僚诟病,因此她上台后并没有得到过广泛的尊重和拥护。纳勒斯的父亲是泥瓦工,出身卑微的她不畏惧权威、生性好斗、精通权术,曾担任社民党青年团主席、联邦议会议员、社民党秘书长、联邦劳工部长等职。虽然其事业不断上升,但好斗的性格让她在党内处处树敌。2018年4月,她仅以66.35%的得票率当选主席,可谓“跌跌撞撞地上了台”。正如联邦议会资深议员德莱斯勒所言,“纳勒斯本人就是社民党的问题之一……当初她不顾那么多人的反对,执意要和基督教联盟党再次组合大联合政府,执意要当主席,我是无法同情她的。”

其次,忙于联邦政治的社民党无暇顾及自身党派的革新和发展,导致党内矛盾增多,权力斗争加剧,内部治理不善。尽管参与联合执政的社民党努力推出了最低工资改革、基础养老金政策等,竭尽所能改善民生,赋予黑红大联合政府最浓厚的社会民主色彩,然而对于本党来说,纳勒斯自始至终没有找到扭转颓势的良方,选民并不领情。

第三,社民党内部的代际冲突加剧党内不团结。社民党左派的宠儿——青年团主席库讷特公开反对纳勒斯,就连社民党实力最雄厚的联邦州联合会也不愿力挺纳勒斯,而是等她下台,左翼和右翼阵营的明争暗斗直接导致社民党本已被削弱的政治力量彻底被肢解。

就在本次欧洲议会选举前夕,社民党都无法做到党内团结。库讷特甚至抛出了“德国应该以民主的方式对宝马这样的大公司转为集体所有”的言论。库讷特的这番言论让社民党这一工人政党难以得到工人的支持,其存在的基础近乎被掀翻。宝马总工委员会主席绍赫则说:“对于德国公司的工人来说,他们无法再选社民党。”

第四,在过去的几年中,社民党一再出现“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情况。例如,由社民党掌管的联邦环保部日前公布了德国环境意识调研报告。该报告的初衷是希望提高德国社会的环保意识,并以此为工具施压大联合政府推进环保政策,殊不知,调研报告的结果恰恰反映了政府的无能和不作为,该报告显示,只有3%的人认为联邦政府在气变环保方面的作为非常到位,85%的选民则认为政府做得不够或根本不作为。而今年欧洲议会大选,气候环境问题是继教育、社会公平议题之后,选民最关心的问题。

作为1863年成立的百年大党,社民党始终与基督教联盟党在德国政坛叱咤风云。然而,2005年社民党人施罗德总理下台后,社民党的选票就不断被绿党、左翼政党和选择党等蚕食。

纳勒斯辞职后,谁能带领社民党扭转颓势?党内高层就选举程序尚未达成共识,社民党处于群龙无首状态。呼声最高的莱法州州长德莱尔女士以健康为由拒绝担任主席。德国副总理、财政部长肖尔茨明确表示,无法在担任财长的同时再担任社民党主席。

混乱之下的社民党或许会推行激进式改革。“时代在线”公务新闻主编皮拉特认为,社民党需要激进式变革。激进式变革中的内容之一则是退出联邦政府,专注党内建设,明确政治方向,结束人选之争。社民党很可能将原定今年12月份举行的党代会提前到夏季,届时做出退出联邦政府的决定。因此,德国很可能提前进入新一届联邦议会大选,现任总理默克尔也就无法坚持到2021年任期结束而提前下台。  

(作者系上海外国语大学中德人文交流中心副主任)

原标题:德国联合政府垮塌只是时间问题

责编:许舒琦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