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对伊朗开战将导致其世界霸权终结
来源:北京日报 2019/06/16 10:13:11 作者:孙海潮
字号:AA+

导读: 美国总统特朗普退出伊朗全面核协议和对伊极限施压,一是拉住沙特、以色列等国,建立中东版北约,维护以色列安全并推动所谓解决巴以冲突的“世纪交易”。

美国总统特朗普退出伊朗全面核协议和对伊极限施压,一是拉住沙特、以色列等国,建立中东版北约,维护以色列安全并推动所谓解决巴以冲突的“世纪交易”。巴勒斯坦问题解决无望,但以色列更加肆无忌惮。犹太集团是特朗普争取2020年连任的最大王牌。二是讨好军工集团。美国对中东盟国军火出口额连创新高,军火出口会拉高华尔街股市。军工和股市是特朗普争取连任的另外两大王牌。三是对伊朗以压促变,从内部实现符合美国要求的变革,甚至改变伊朗政权性质。在伊朗建立亲美政权是美国历届政府梦寐以求的愿望。小布什“新保守主义”政府占领阿富汗和伊拉克的最终打算,便是占领或控制伊朗。驯服了伊朗,中东便是囊中之物。“大中东民主计划”的初衷由此而来。

当前形势下,美国与世界各大国和国际机构关系全面趋紧,亚洲有“印太战略”,欧洲与俄全面对抗,贸易战四处狼烟,传统盟国逆反心理居高不下。以特朗普精于算计的商人本性,当然知道若与伊朗发生战争,美国付出的代价绝不会小于阿富汗和伊拉克。

欧洲舆论认为,特朗普决策无疑受到新保守主义的强烈影响,但特朗普本人并非新保守主义者,亦非疯狂的干涉主义者。特朗普吸收蓬佩奥和博尔顿这样的新保守主义分子入阁,主要是为了扩大回旋余地而非受其左右。特朗普的基本战略是,允许两人四处点火甚至发出战争威胁,他在后面指导,为的是让对手产生惊惧,以便达到最佳效果,与美国签署“最佳协议”或“合同”。问题是这种恫吓策略对伊朗是否有效令人生疑。从40年来美伊关系的脉络分析,美国不是不想攻打伊朗,而是打不了,更难收拾残局。伊朗宗教政权的抗压能力美国早已领教了。伊朗的策略基本上是以自己的“虚张声势”应对美国的“虚张声势”。

美伊关系剑拔弩张轮番升级的态势还将继续,擦枪走火的危险随时都会发生,但爆发大规模军事冲突的可能性基本可以排除。美伊领导人都在全力避免这种局面,包括中东国家在内的世界各国都不愿看到中东再生乱子。美国在委内瑞拉问题上想拉上主要欧洲盟国都没能如愿,军事干涉有心无力,更遭到盟国在内的世界各国坚决反对。要想绞杀伊朗绝非易事,中俄法德英都不会同意。

英法德明确反对美国退出伊朗全面核协议,坚决反对美对伊开战,表示不会参与战争,日本首相安倍访问伊朗,都是向特朗普发出此类信号。如果美国再次被拖进中东战争泥潭,其他力量乘势而起并非没有可能,如伊拉克和叙利亚战争催生了“伊斯兰国”恐怖组织。

美国是需要敌人的,美国是需要制造紧张的,美以此来提振国家意识和让盟友知道美国是多么重要与不可替代。从这个意义上讲,美伊关系趋紧是美国的需要,至少在2020年美国大选前不会松动,只是军事入侵或全面热战的可能性基本可以排除。

5月20日,特朗普发推文称,若伊朗发动对美战争,将是伊朗的正式终结,永远别想会威胁美国。欧洲舆论指出,特朗普此话实际上是说给自己听的。美国若与伊朗开战,不只是中东陷入全面战争,世界将难以承受其后果,美国的世界霸权也将会由此终结。

原标题:美对伊朗开战将导致其世界霸权终结

责编:陈倩柔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