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徐向前入党:为共产主义流尽最后一滴血
来源:学习时报 2019/06/17 09:25:16 作者:卫惠笈
字号:AA+

导读: 1925年8月,广州正是炎热的夏季,徐向前和白龙亭、孔兆林几位老乡,登上了广州北上的列车。

1925年8月,广州正是炎热的夏季,徐向前和白龙亭、孔兆林几位老乡,登上了广州北上的列车。一年以前,他们从上海乘轮船刚到广州,人生地不熟,言语不通,还有一年四季的小蚊子咬人,几乎把他们这些北方佬吓跑。黄埔岛的新生活,征战中的枪炮声,改变不了他们的习惯,总是希望走向北方。徐向前和几位老乡,要求去河南国民二军工作。

一踏进国民二军军营,徐向前就感觉异常。表面上这支国民二军打着青天白日旗帜,号称革命军,实际上是换汤不换药,北洋军阀部队的习气,作风根本未变。第六混成旅旅长弓福魁,是个山西人,对徐向前这位黄埔出来的老乡,倒也有几分尊敬。不久,徐向前被调为旅部参谋;之后,又升任为第二团团副。徐向前开始挺高兴,谁想团副这个职务有名无实,没有指挥权,不参不谋,等于吃闲饭的。徐向前深感不安。

闲得无事,一天徐向前跑到安阳中学,和教员罗任一相识了。这位日本留学生、共产党员,认识徐向前这位来自黄埔的人,甚是高兴。徐向前也觉得和他一见如故。他们还一块去参加声援“五卅”运动的群众大会,听上海来的青年学生演说。徐向前还到六河沟煤矿工人中活动。他没忘记黄埔军校的任务,熟悉了工人,认识了有志青年,就向他们宣传黄埔军校,宣传三民主义、国民革命的道理。三个多月内,先后动员和介绍了十几名青年去广东投考黄埔军校。

1926年11月底,徐向前从上海乘船来到武汉。晚上下船,码头、街道到处是黑洞洞的,什么也看不清,他在汉口码头附近的一个小旅馆住下。第二天一早起身外出看看,顿时,感到像步入一个新世界。到处贴着“打倒列强除军阀”“革命万岁”的标语;一队军人出操回来,高唱着“打倒列强,打倒列强”“国民革命成功,国民革命成功”的战歌。听到这歌声,徐向前心花怒放。从一年多前离开广州,离开黄埔军校,再也没听见过这样的歌声了。他精神振奋,早饭都没吃,又步行奔武昌。听说,那里有北伐军司令部。

一路走,一路看,过了汉江进入武昌,更是一派革命的景象。标语满目,群众游行,歌声震天。经过半天的奔走、询问,终于找到了学兵团,找到了正在筹建中的中央军事政治学校武汉分校。

在这里,他见到了许多黄埔同学,其中有蒋先云。在这里,他做了学兵团的一名指导员,不久又被任命为武汉军校总队政治大队第一队少校队长。武汉军校全称是中央军事政治学校武汉分校,在武汉三镇名声很响,几乎人人皆知,当时有“第二黄埔”之称。

1927年2月22日正式开学。这所军校,继承着黄埔军校的传统,为中国革命培养着新军。徐向前既是队长,又做教员。经过在国民二军近一年的风风雨雨,徐向前回到革命军校,又唱起了“以血洒花,以校作家,卧薪尝胆,努力建设中华”的黄埔校歌。他走过曲折的道路,又走上康庄大道,走出苦闷、忧虑忡忡的生活,回到革命的大家庭。

武汉军校继承着黄埔军校传统,教练、教学、生活紧张活跃。主要课程分军事、政治。军事课有步兵操典、阵中要务令、射击教范等。政治课设三民主义、建国方略、建国大纲等。究竟是三民主义好,还是共产主义好?这是徐向前这时日思夜想的中心问题。形势所迫,他不想不行。以前在黄埔时他读过一些共产主义的书报,有点印象,但理解不深,也没认真思考过。经过几年的颠沛流离,耳闻目睹军阀混乱、国民党腐败等现象,使他不得不想。常来常往的一些共产党员,给了他很大的启示和帮助。他们大都是黄埔同学或山西老乡,又是活跃分子,如樊炳星、杨德魁、吴展、李楚白、贺昌、程子华等常在一起聚谈。人人都谈理想、谈志向,谈对人生和时局的看法,谈三民主义和共产主义、国民党和共产党的区别,兴之所至,各抒己见。使他原来对共产主义和共产党的一些模糊认识,逐步得到了澄清。

从读书、交谈和争论中,徐向前的思想发生了飞跃;经过两年的曲折经历,他开始思考一个问题:谁能救中国,谁是真正的革命党?是国民党,还是共产党?这要他作出回答、作出决定。他不愿做“跨党分子”,没有加入中国共产党。如今目睹军阀混战、百姓受难、国民党腐败,他认识到国民党不如共产党,三民主义不如共产主义。

武昌,是座具有革命光荣传统的英雄城,辛亥革命发源地。许多革命者的足迹,踏上过这片土地。孙中山、毛泽东、恽代英、周恩来、董必武等,都在这里发动和领导过武装起义和革命运动。徐向前在这里决定了他终生奋斗的目标。1927年3月,徐向前经共产党员樊炳星、杨德魁介绍,正式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武汉的局势,越来越紧张了。蒋介石在上海各地继续发动反共、“清党”高潮;原武汉国民政府第十四师师长夏斗寅公开反叛后,联合四川军阀杨森进攻武汉。为了保卫武汉政府、惩罚叛军,武汉军校、南湖学兵团和武昌农民运动讲习所的师生,紧急编成“中央独立师”,在叶挺统一指挥下,星夜从武汉出师了。

徐向前率领学生军又踏上了征战的道路。这是他生平中第四次参加征战。他手下的学生兵,大多是入伍不久的新兵,只是班排长中共产党员、共青团员很多。战士们经过几个月的严格训练,也都表现出勇往直前的精神。徐向前本人,已经是身经多战的指挥官了,他对行军、宿营、侦察都有了一套经验。他按黄埔军东征的做法,路上领着队伍不断高唱“打倒列强,打倒列强”的战歌,不踏禾苗,不坏田产;每到宿营地,不扰民、不拉夫,买东西给钱、借东西送还。黄埔军校东征时周恩来倡导的政治工作,徐向前进一步的发扬。白天行军,他给大家讲革命理想、讲战术动作。学员们像野外演习一样,欢快地走了一程,又走一程。

5月16日,徐向前所率的学生军参战,在桃花镇将川军一部击溃。接着乘胜追击,又在柴阳、汀泗桥、通海口一线和川军第九师接上火。杨森的这支队伍,打仗稀松,跑起来挺快,外号“川老鼠”。徐向前队中一名四川学生,在川军第九师当过兵,颇了解那支队伍的底细和战术,徐向前就让那位四川学生跟在身旁作“参谋”,抓住战机,穷追猛打。“川老鼠”像见了猫似的,逃得飞快。

徐向前手下的学生军,首次参战,连战皆捷。战报传来,叶挺的二十四师把叛军夏斗寅部队打垮。武汉政府又提出愿与叛军议和,保武汉的战事遂告结束。军校学生又回到武昌,这里一切都不平静。传说多,议论多。有人说,汪精卫武汉政府将“讨蒋”东征;有人说,汪精卫和蒋介石要和好;还有人说,共产党内发生了改组……

前途如何?战事如何?徐向前日思夜虑。不管发生什么事,他都决心跟共产党走,革命到底,像党章上写的:“共产党员要为共产主义流尽最后一滴血!”5月底的一天,徐向前接到共产党组织的一个通知:速去开会。他怀着新奇的心情,走进蛇山西粮道街一个会场,只见周恩来正端坐在主席台上。他还是那么雄姿焕发,只是没穿军服。两年前在黄埔岛和在东征路上,徐向前多次见到这位军校政治部主任。他潇洒的风度、雄辩的口才,给徐向前留下难忘的印象。可是,今天的周恩来,态度十分严肃,他的目光审视着全场。他作了关于政治形势的报告,讲了上海发生的“四一二”事件,讲了湖南长沙发生的“马日”事件,还讲到武汉当前的形势以及夏斗寅叛军的情况,要求同志们要认清大局,坚定信念。

这一天,是徐向前加入共产党后,参加的第一次党的会议。当时他只知道在武汉军校内有共产党的委员会,书记是陈毅;后来才知道,周恩来是5月下旬从上海秘密来到武汉的。他是中国共产党第五次代表大会选出的中央政治局委员,任中共中央秘书长(后改任军事部长)。徐向前这次和周恩来相见,虽是在众多人的集会上,又是一个台上和一个台下,但他们心是相近的,使徐向前终生难忘,因为,这是他作为中国共产党的党员第一次聆听周恩来的报告。在《历史的回顾》中,徐向前写道:“入党我才知道恽代英、陈毅同志是军队的负责人。有天,我接到组织上的通知,去蛇山西面的粮道街中央机关开会。会议由孙永康主持,施存统讲了话,周恩来同志在会上作了关于政治形势的报告,提到了打夏斗寅的问题。这是我入党后第一次聆听重要政治报告。我为自己能够成为共产主义队伍中的一名战士,而感到自豪和光荣。”

(摘自1999年第9期《支部建设》,原标题为《为共产主义流尽最后一滴血——徐向前决心跟共产党革命到底》)

原标题:徐向前入党:为共产主义流尽最后一滴血

责编:陈倩柔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