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尔多瓦缘何未“委内瑞拉化”
来源:文汇报 2019/06/18 10:28:44 作者:刘 畅
字号:AA+

导读: 俄罗斯选择了多东,欧洲选择了桑杜,美国保持了暧昧,“巧合”是多东和桑杜组成了执政联盟,但不管怎样普拉霍特纽克最终被抛弃了。

在欧洲政治气氛并不轻松的情况下,过去一周,东南欧小国摩尔多瓦经历了从陷入“最严重政治危机”到危机得以解决的戏剧历程。这个故事为国际政治的危机管控提供了一个别样的视角:在许多问题上,通过妥协寻求利益的最大化才是国际关系的正常状态。在摩尔多瓦问题上,美俄欧都不需要一个“欧洲的委内瑞拉”。

看守政府总理辞职,亲欧政党放弃执政

据塔斯社报道,6月14日,摩尔多瓦看守政府总理菲利普宣布政府集体辞职,民主党决定以菲利普政府辞职的方式放弃执政。15日,摩尔多瓦宪法法院宣布,废除此前作出的暂停总统行使职权、议会选举新议长和通过新政府不合宪法等决定。至此,摩尔多瓦政治危机以民主党和宪法法院“同盟”宣告失败告终。

这是一个摩主要政治力量分化重组失衡的故事。今年2月24日,摩尔多瓦举行议会选举,这是该国首次采用政党名单制与实名直选制混合选举方式组织选举,选举的结果是由总统领导的亲俄政党社会主义者党获35席,商业寡头普拉霍特纽克把持的亲欧政党民主党赢得30席,另一个亲欧政党“现在”竞选联盟获26席,其他政党和独立候选人分割剩余10席。

相近的议席数表明无一政党获得绝对多数席位,无法单独执政。在组阁的过程中,由于该国长久以来亲俄政党与亲欧政党的严重对立(多东总统在选举前甚至遭遇“车祸”和刺杀威胁信),在接下来的三个多月里,摩尔多瓦一直未能成功组阁。

6月8日,经过艰难谈判,社会主义者党和“现在”竞选联盟突然宣布组成执政联盟,并在议会以多数票选举社会主义者党主席格雷恰尼为新议长。同日,多东提名“现在”竞选联盟领袖桑杜出任总理,桑杜领导的新政府随后获议会通过并宣誓就职。在这种情况下,总统、政府和议会的主要职位由执政联盟分割完毕。

对此,民主党主席普拉霍特纽克表示,社会主义者党和“现在”竞选联盟的行动是“政变”。和民主党关系甚密的摩宪法法院当即裁定议会新议长选举和新总理任命决定无效,原因是根据宪法,新政府需在议会选举90天内(6月7日前)组阁完毕,否则将重新大选。9日,宪法法院更是宣布暂停多东行使总统权力,同时任命民主党出身的看守政府总理菲利普代行总统职权,随后菲利普宣布解散议会。

对于民主党和宪法法院的“反扑”,多东、桑杜和格雷恰尼均提出严正抗议。至此,摩尔多瓦几乎所有的政治力量全部出动,形成以社会主义者党、“现在”竞选联盟及议会为一方,民主党和宪法法院为另一方的两大势力的对抗,一国两“总统”的局面形成,同时从9日开始,双方支持者均组织抗议活动。摩尔多瓦的局势迅速“委内瑞拉化”。

俄罗斯和欧洲中意的人选组成执政联盟

然而看似陷入死局,但摩尔多瓦并未演变成欧洲的“委内瑞拉”,美俄欧罕见地呼吁各方保持对话。《外交政策》杂志的分析坦言,摩尔多瓦发生的事证明,在东欧不是所有的街头抗议示威,最后都会演变成对“俄罗斯帝国”的反抗。事实上,摩尔多瓦的亲俄派和亲欧派都希望立即终结寡头政治和腐败现象。然而,美俄欧这次的“合作”或许只是个巧合。

俄罗斯10日迅速做出反应,承认8日宣布成立的执政联盟。11日俄罗斯副总理科扎克赴摩与双方进行会谈。据彭博社后来透露,在这次访问中,俄罗斯选择抛弃了普拉霍特纽克。报道称,这位曾经的反俄寡头为了争取俄罗斯做出了很大的让步,但即使这样,多东传统的亲俄立场和其对俄罗斯在“德左”地区利益的承诺,还是赢得了克里姆林宫的支持。

“德左”地区自称“德涅斯特河沿岸摩尔达维亚共和国”,国际社会普遍认为属于摩尔多瓦。摩尔多瓦独立之后,“德左”地区处于事实的独立状态,其归属问题一直成为俄罗斯对摩施压的借口。当然,俄罗斯看中“德左”也因为其相对较高的经济发展水平和重要的地缘位置。有评论称,“如果说克里米亚是俄罗斯海洋生命线的关键触点,那‘德左’就是其内陆神经线的重要枢纽。”

多东治下的摩尔多瓦一直保留俄罗斯在“德左”的绝对利益。对俄罗斯而言,尽管如今“现在”竞选联盟参与联合执政,俄罗斯可能不能像之前那样,拥有对摩尔多瓦的绝对影响力,但这种情况总好过一个反俄的民主党政权。

对欧洲来说,情况亦是如此,只不过欧洲的盟友不是多东,而是桑杜。桑杜的亲欧立场和对国内寡头的仇视,让她成为欧洲的天然盟友,也成为欧盟在这个东南欧国家推行“联系国协定”的最佳伙伴。在新的执政联盟宣告成立之后,欧盟、德国、法国、英国、波兰、瑞典都在第一时间对桑杜予以承认。

当然,欧洲的背后有美国的支持,只不过摩尔多瓦并非委内瑞拉,也不在美洲,据《外交政策》透露,对摩尔多瓦的寡头,美国态度暧昧,并无支持的决心。因此只在10日冠冕堂皇地发表声明,承认摩议会选举的合法性,并呼吁冲突各方克制,通过政治对话磋商国家发展之路。

俄罗斯选择了多东,欧洲选择了桑杜,美国保持了暧昧,“巧合”是多东和桑杜组成了执政联盟,但不管怎样普拉霍特纽克最终被抛弃了。这个在《金融时报》看来富可敌国的寡头,似乎有能力控制摩尔多瓦的整个国家机关,但在俄美欧这“三座大山”面前,他还是显得微不足道。

原标题:摩尔多瓦缘何未“委内瑞拉化”

责编:陈倩柔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