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法穿越者请回答:命这么好玩吗?
来源:工人日报 2019/06/18 14:09:26
字号:AA+

导读: 近日,7名驴友在穿越四川卧龙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时发生意外,一名女队员遇难。

近日,7名驴友在穿越四川卧龙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时发生意外,一名女队员遇难。接警后,保护区出动人力物力将遇难者遗体运送下山。此事引发广泛关注。

6月16日,四川卧龙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官网发布公告称,经公安机关全面调查,7名驴友的行为属违规穿越。遇难者王某某死因为意外事故。同时,对其余6人进行了批评教育,分别给予了5000元罚款的行政处罚。

就在一个多月前,90后驴友非法穿越羌塘无人区,失联50天后获救。面对行政处罚,该驴友和自己的队友起初还提出异议,认为“自己没有做错”。

真是“生命诚可贵,玩命价更高”!

为什么同样是极限挑战,上面两起事件中的驴友被众网友认为“罚得还不够”,而以假肢登上珠穆朗玛峰的夏伯渝却能获得劳伦斯世界体育奖?

01

徒步、登山、攀岩……都是挺有意思的体育活动,有发烧友也不足为怪。只是近年来,因为这些项目惹出的麻烦却不少。

今年年初,一男子违规穿越四川九顶山,失联7天;2015年,广西17名驴友私自进入长滩河自然保护区探险,遇暴雨受困,当地花51小时将他们救出;2010年,复旦大学18名学生进入黄山未开放区域被困,一名警察在营救中坠亡……

↑黄山门事件后,复旦学生悼念遇难民警。图/新华社

龚先生忍不住感叹:这届驴友可真会玩。

可问题是,他们的“会玩”都建立在“私自”或“违规”基础之上。

在陕西,有一条被驴友称为“鳌太线”的穿越路线,因事故频发被明令禁止进入。但太白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相关负责人却发现,越是如此,就越有驴友想来“试一试”,闯进去的全是明知故犯。

或许是出于好奇,或许是为了自我挑战,甚至或许是为了增加一些炫耀的资本,总之,在任性驴友眼里,“规则”大概是最不值钱的东西。

02

今年奥斯卡的最佳纪录片《徒手攀岩》,是一部让许多人在观看时忍不住蒙眼睛的电影。

片中,男主人公亚历克斯要在没有任何保护措施的情况下,赤手爬上高达900多米、岩壁几乎垂直的伊尔酋长岩之巅。

↑《徒手攀岩》剧照

要说疯狂,他比绝大多数想“找刺激”的驴友都疯狂。但在这部电影的评论区,“追梦人”“不服输”“伟大”是高频词,负面评价几乎为零。

因为亚历克斯的攀岩行为,是在其自身有专业技能、并充分了解可能的风险,更为重要的是,是得到相关部门允许的前提下进行的——一句话,一旦开始攀岩,生死自负。

在纪录片里,亚历克斯最终攀岩成功,但这并不是决定人们对他评价的决定性因素。去年,日本35岁的登山家栗城史多在第8次尝试单人无氧登上珠穆朗玛峰时遇难。消息传出,多国媒体和国际登山界都对他表示了尊重和缅怀。

亚历克斯和栗城史多,显然都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并且甘愿承受可能为之付出的代价。

03

但有的人,不但自己盲目玩命,还可能拖着别人一起冒险。

去年,7个自称专业游泳队员的人,明知“严禁下水”,依然跳入洪峰过境的嘉陵江里体验“洪峰漂流”,还拒绝消防官兵的救援。消防队员只能在洪水中“陪”着7人直至他们上岸。

在羌塘事件的营救中,前后出动了110人次,且大多数管护站为了搜救花光了每月补给的2万元油料费。

也就难怪,网友会质疑5000元封顶的行政处罚是不是太仁慈。

↑羌塘事件当事人被处罚款5000元

保护公民的人身安全,是公安消防等机关应该履行的责任。不过针对因驴友违规冒险造成公共资源的浪费,已有包括黄山、四川在内的多地开始推行有偿救援。比如这一次卧龙事件,上山运送遗体及在卧龙的善后处置费用都是由遇难者家属全额支付。

类似的制度,在全球多个国家都在实行。真希望一些不安分的驴友,能看在钱的份上三思而后行。

04

在《徒手攀岩》的中段,亚历克斯曾尝试进行一次无保护攀登,但中途放弃了。

双腿截肢的夏伯渝,从2014年起连续三次攀登珠峰,全部失败,其中最近的一次他距离峰顶只有94米。

亚历克斯和夏伯渝,其实都可以选择硬着头皮往上冲。他们选择放弃,与其说是理性使然,不如说更多是因为对自然的敬畏。在愿意为梦想拼尽全力的同时,他们也懂得去观察大自然、倾听大自然。因为某种意义上,大自然才是他们最亲密的伙伴。

《徒手攀岩》片尾,在航拍的视域里,站在垂直岩壁顶端的亚历克斯只有一个点那么大。相比于他征服的山峦来说,实在是太渺小。

龚先生在想,如果能有“渺小”感觉的人多一些,盲目玩命的人会不会就少一些呢?

原标题:非法穿越者请回答:命这么好玩吗?

责编:杜文俐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