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晨晨:美国身处民粹主义和保护主义的回流中
来源:北京日报 2019/06/21 10:53:23 作者:陈晨晨
字号:AA+

导读: 在一片沮丧与失落的情绪之中,民粹主义是特朗普的一件武器,一件他眼中威力无穷的武器。

美国总统特朗普日前正式宣布参加2020年总统大选,谋求连任。据美媒报道,集会开场堪比“一场巨星登台前的摇滚音乐会”,现场播放的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劲曲《老虎之眼》,这位现任总统的特立独行一如往昔。

犹记得2016年竞选伊始,特朗普对选民许诺,倘若当选,他将终结极端伊斯兰恐怖主义,把制造业工作带回美国,让中国为“不公平贸易行为”负责,取代奥巴马医疗法案,重建美国基础设施等等。回顾3年来的执政历程,无论外界评估如何,特朗普本人的总结是:许多承诺已然兑现,如果美国人民再给他四年,他还能做得更多。目前,特朗普依旧深谙自己的基本盘所在,唯一改变的是竞选口号,“我们已经让美国再次伟大了起来,现在的新口号是:让美国一直伟大下去。”

这位第45任美国总统的执政风格可谓鲜明——直接以商人身份问鼎白宫,并将商战思维与行事特征直接带入美国政治之巅。一来精于谈判,尤其擅长极限施压与“议题打包”谈判;二来精于声势浩地大宣传,坚持以敏锐的直觉而非机制化的考量,最低成本地攫取最大程度的美国利益。自2017年1月就职以来,在盟友关系、贸易谈判、气候协定、朝核问题、伊朗核协议等一系列重大问题上,特朗普强调颠覆规则的非传统谈判模式与强调美国利益最大化的强硬姿态无处不在。

特朗普的执政风格与手腕固然带有鲜明的个人烙印,但深度契合当前的时代背景。颠覆传统的反全球化、反金融化、反精英、反建制思想彼此杂糅,与日渐抬头的民粹主义彼此呼应。而对民粹主义情绪的唤醒和集结,正是特朗普竞选与执政的重要根基。

回望历史可以发现,18世纪以来,在英德等国的经济政策脉络中,民粹主义、民族主义、保护主义思潮不仅出现在经济崛起进程之初,还会在经济发展到发达阶段时再次回流。对美国而言,特朗普主义的许多标签都曾在19世纪美国崛起之初出现过。正是在中间隔着的20世纪里,美国经历的繁荣与衰退,将其再次推入民粹主义的愤怒与焦虑之中。里根政府削弱工会力量、削弱劳工保护,并以铁腕镇压工人运动,渐渐让昔日生活优渥的白人工人坠入经济挫折之中。尤其在苏东剧变、中国改革开放后的世界里,美国工业革命文明的骄傲不断受到冲击。实际上,美国近年制造业产出连年攀升,但对普通工人而言,经济全球化与金融化所引发的社会结构性变化已经抵达他们的临界。

在一片沮丧与失落的情绪之中,民粹主义是特朗普的一件武器,一件他眼中威力无穷的武器。事实上,特朗普的竞选大本营从未关闭。2017年1月宣誓就任后,他就立刻宣布寻求2020年连任,这一速度远远超越他的前任们。就在他就职之前,其竞选团队就表示,将继续为他维系金主网络,实时分析社交媒体,笼络铁杆选民。也就是说,既往数年,特朗普政府始终操弄民粹主义的武器。

对于特朗普究竟能否连任,舆论显然是分裂的。支持者有之,反对者有之,倒戈者亦有之。但无论如何,特朗普的第一任期已经足以反映出,他所代表的诉求有何种深刻的土壤。而在历史的脉络中,美国已然身处民粹主义与保护主义的回流之中,这是无论特朗普个人是否连任成功都不会更改的事实。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宏观研究部副主任、研究员)

原标题:美国身处民粹主义和保护主义的回流中

责编:陈倩柔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