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野战军在城市不能“野”
来源:中国组织人事报 2019/07/01 10:01:04
字号:AA+

导读: 1949年5月10日,丹阳城南的大王庙,在会上做入城纪律报告的,是当时的三野司令员兼政委陈毅。

一九四九年,解放军进入上海后睡在大街上。

1949年5月10日,丹阳城南的大王庙,在会上做入城纪律报告的,是当时的三野司令员兼政委陈毅。在讲话中,陈毅提出,“我们野战军的‘野’,在城市不能‘野’的”,“入城纪律是入城政策的前奏,是见面礼”。

入城纪律规定得越来越细

进城市以后怎么办?这道考题,是毛泽东布置给全党的。

1948年2月,毛泽东要求“各中央局、分局,前委对于自己占领的城市,凡有人口五万以上者,逐一做出简明扼要的工作总结”。可以说,从这个时候起,“进城以后怎么办”就成了中央“布置”给前方的必答题。

随着解放军的推进,在中央指示电中“纪律”二字的分量越来越重,各部队列出的入城纪律规定也越来越详细。1948年的西柏坡九月会议上,毛泽东明确提出“军队向前进,生产长一寸,加强纪律性”。1948年12月22日,中央军委以当时东北野战军的名义,公布“约法八章”。6天后,北平市军管会发出的《关于做好入城准备工作通告》附件中,规定“入城纪律十四条”。当时进驻德胜门的警备部队,入夜挤在老百姓家的门道里屋檐下,天寒地冻,却只靠一条棉被一件大衣过夜。经得多见得广的北平市民,为解放军总结了四大优点:“一不吵闹,二不乱跑,三不进民房,四在晚上站岗不吓唬老百姓”。

毛泽东连批四个“很好”

这道考题,现在轮到三野作答了。

1948年末到1949年3月,陈毅格外忙碌。在往返西柏坡之间的某一天,陈毅找到时任三野司令部城市政策组组长的曹漫之,交代他起草入城纪律文件。4月1日,三野以正式命令的形式,下发《入城三大公约、十项守则》。

也正是在回复总前委关于《入城三大公约、十项守则》等项情况的电报上,毛泽东罕见地批了四个“很好”。

但回答这道考题,并不只是起草文件下发部队这么简单。因为,渡江之后出了“乱子”。

下这个断语的,正是毛泽东——1949年4月27日4时,就35军擅入司徒雷登住宅一事,毛泽东告诫总前委:“必须引起注意,否则可能引出大乱子。”4月30日,中央军委又因为南京电报局擅自停止外国记者发新闻电一事,致电华东局、总前委询问:此事是何人处理的?“望即查明电复”。

浏览渡江之后中央军委给总前委和三野的电报,可以明显感觉到毛泽东此时的怒气。5月4日,中央军委致电要求,将35军在南京违反纪律的报告,在二野三野各军各师转发,“以资警惕”。

入城“要做到比平津更进步”

不让人意外,三野上下此时都憋着一股劲。粟裕在三野前委会上表态,进上海“至少要做到比平津更加进步”。

5月11日,华东局颁布《入城纪律十二条》,要求“下发到连”,在华东军区下发的一份文件中,要求一切部队、一切接管机关“在入城前,必须普遍地、反复地、深入地”进行教育。在军事接管委员会的一份会议记录上,则要求部队加强城市生活常识教育,教会战士如何开电灯,如何上灯泡,如何拉抽水马桶。5月16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城市纪律的指示》。

(摘编自5月24日《解放日报》 陈煜骅 陆军/文)

原标题:野战军在城市不能“野”

责编:陈倩柔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