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民调遭遇“滑铁卢”,特朗普坐收渔利?
来源:中国网 2019/07/07 11:25:00 作者:赵瑞琦
字号:AA+

导读: 选民对经济表现的满意,有助于特朗普角逐连任。因此,一直坐山观虎斗的特朗普,虽然忙于G20峰会的议程,却好整以暇地频频以推文抨击民主党人。

在美国民主党首轮总统初选辩论后,候选人的民调呈现重新洗牌的态势:因为表现有失水准,拜登民调支持率急跌10个百分点;立志成为美国第一位黑人女总统的加州联邦参议员贺锦丽(Kamala Harris),因为在种族歧视议题上怼得拜登哑口无言,人气疾升,支持率飙升至17%,在20多位候选人中脱颖而出,位居第二。

自4月底宣布参加2020年民主党总统选举以来,拜登的声势一直遥遥领先于党内其他候选人。但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首轮电视辩论会开始后,情况开始出现变化。辩论开始前的民调显示,拜登支持率为41.5%,但每场辩论后,他的支持率都下滑一些:第一场辩论后,下降至35.4%,第二场辩论后,则跌至31.5%。

是什么原因让曾作为副总统辅佐奥巴马8年的拜登,一出手即遭遇滑铁卢呢?

其一是对待个人历史污点的态度。在1970年代,拜登曾反对公立学校不同肤色学生共乘校车等政策。针对贺锦丽(Kamala D.Harris)对他民权立场的攻击,拜登被问得哑口无言,只好以“我的发言时间已到”来搪塞,想蒙混过关。顾左右言他好像是拜登对待指责的一贯作法,比如,在面临多名女性指控他不当肢体碰触时,他虽然在社交媒体上表示会"更留意个人空间",但却没有公开道歉。

对美国的总统候选人来讲,在大选中被查个底掉、翻出旧账,是最正常不过的了。“污点人人有”,关键是用什么样的话术和表演来挽回形象。当初,公关高手克林顿因为“拉链门事件”焦头烂额之时,通过看似真诚的道歉和悔恨,通过看似自然反应的搂着希拉里躲过摄影棚掉下的顶灯,挽回了民意和形象。因此,社交媒体时代,如何应对污点问题,拜登大有可提升的空间。

其二是家庭不幸的再次打击可能使他神情恍惚。拜登的家庭生活很不幸。在担任公职数十年间,不断遭逢家庭意外:1972年首次赢得联邦参议员选举后不久,便在车祸中痛失爱妻与小女儿,长子和次子受重伤。其后,大难不死的长子博·拜登又在2015年因脑癌离世。这对拜登打击极大,直接影响他参加2016年角逐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意愿。2014年,拜登的小儿子亨特因可卡因检测呈阳性,被开除出海军预备役。家庭是心灵的港湾,屡遭不幸,顾虑、分神和怯战,总是难免的。

其三是因为超高的支持率使其成了众人围殴、群起攻击的目标。“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在辩论台上,此前支持率领先的拜登成了同僚炮火的焦点。人无完人,做的多也往往错的多。作为从政经验最丰富的参选人,他夸耀的既往业绩往往也成为招致攻击的软肋。除了贺锦丽的狂轰滥炸,38岁的国会议员斯沃尔韦尔还拿他的年龄说事。斯沃尔韦尔讽刺说:拜登在32年前就说,要把火炬交给新一代的美国人,他是对的。的确,尽管为了表现活力,拜登每次登台都想展现良好的身体状态,但略显吃力的跑姿、费力抬起的胳膊和满脸风霜的雕刻,也不会不在美国人的心里形成微妙的冲击和权衡。而这,与自然规律有关,和年龄歧视无关。

那么,初选辩论的起伏会有什么影响呢?

辩论的具体影响力很难量化,学术圈的判断也呈两极分化。密苏里大学传播学院有研究显示,60%的受访人会在观看辩论后“变心”,选择其他参选人。但更有传播学专家认为,参选人很难只靠辩论胜出,但辩论中的糟糕表现可以轻易让某些参选人出局,也就是说,你不可能因嘴巧而胜,却可能因嘴笨而败。

美国总统选举的历史数据显示,大选期间,两党提名人一对一比拼时,单靠辩论很难改变民调结果,因为许多选民是基于党派忠诚而投票。但是,在本党初选期间,选民还未拿定主意支持党内哪位参选人时,初选辩论的表现有可能改变选民的抉择。同时,关注初选辩论的选民通常更热衷于政策讨论,期望在辩论中听到实质政策而非指责攻击,因此,富有政治经验和政策储备的拜登,毕竟还是支持率第一,胜算还是有的。竞选的大幕才刚刚拉开,子弹也才刚刚上膛,一场辩论的失利算不上至暗时刻。

民主党内的鹬蚌相争,会使特朗普渔翁得利吗?

与共和党内特朗普一家独大不同,民主党现有23人角逐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他们要一直混战到明年2月。彼时,各州民主党党员将开始选择提名候选人。到7月全国党代会时,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才会最终脱颖而出。因此,在野党候选人要想打败一直积蓄力量、刚完成第一个任期的执政党候选人是很难的。而且,选民对经济表现的满意,有助于特朗普角逐连任。因此,一直坐山观虎斗的特朗普,虽然忙于G20峰会的议程,却好整以暇地频频以推文抨击民主党人。

然而,处于第一任期的总统被毛头小子打败,也并非没有先例,比如老布什之败于克林顿,当时的老布什还是挟海湾战争胜利和冷战胜利之余威。克林顿之所以能够战胜老布什,是因为他看到国家面临的内外形势已经发生变化,他“笨蛋,是经济”的强调变革的竞选口号,比老布什碎碎念地唠叨苏联和伊拉克更吸引美国选民。

新一代民主党参选人或许已经“春江水暖鸭先知”,他们秉持对整个美国政治、经济生活的游戏规则进行颠覆式改变的激进纲领,如果再能凝聚党内共识、提前布局、火力集中,出现一个“新克林顿”,也并非全无可能。

赵瑞琦 中国传媒大学传媒政治研究所所长

原标题:拜登民调遭遇“滑铁卢”,特朗普坐收渔利?

责编:许舒琦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