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或不打伊朗?特朗普内阁里的对决激烈进行
来源:中国网 2019/07/09 11:03:00 作者:王锦
字号:AA+

导读: 美国的伊朗问题特别代表和朝鲜问题特别代表目前获得了特朗普的信任,地位日渐巩固。对伊朗动武的声音还并不占决策主流,因而博尔顿、蓬佩奥略显形单影只。

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近日向伊朗发出了新的警告,称特朗普在最后一刻决定不对伊朗击落美国无人机进行军事报复,不应被视为是“软弱”的迹象,他还表示,“在中东,没有人授予他们狩猎许可证”,“我们的军队已经重建,已经准备就绪”。

最近博尔顿有些神伤,因为特朗普在对伊动武的最后一刻叫停了行动,事情并没有向他所希望的动武的方向发展。他最近的言辞表明,他仍不愿放弃对伊朗动武、推动伊朗实现“政权更迭”的强硬立场。他在接受福克斯电视台采访时称,“在这些事情之前,我已经说了十几年了,美国公开宣称的政策就应该是推翻伊朗的毛拉政权”。

与博尔顿处于同一战壕的还有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蓬佩奥也主张对伊朗强硬,而且不惜使用军事手段让伊朗妥协。他向伊朗提出了12项要求,要求伊朗在美国考虑解除制裁前必须满足这些要求,他的目标是破坏他所说的伊朗“扩张主义外交政策”。而他提的要求,基本上关乎伊朗自身安全利益、政权稳定的根本性问题,伊朗不会在外交上接受,军事行动就成为蓬佩奥考虑的现实选项。

而现在这个“动武二人组”的决策地位,却面临一系列挑战。

一是“动武二人组”内部存在矛盾和被分化的风险。

博尔顿和蓬佩奥两个在性格上不对付,这已经是华盛顿公开的秘密。博尔顿骄傲、自负,坚持自己的观点而不近人情,与同样性格强势的蓬佩奥经常公开的争吵。

而两人还有更重要的结构性矛盾——外交主导权之争。这也是自二战后美国国安会设立以来,国家安全顾问与国务卿之间难解的体制性问题,这种矛盾在这两个“强人”之间体现得更加明显。

相对来说,蓬佩奥还比博尔顿处于更为有利的位置,因为他更能理解总统的想法,并将其转化为政策,获得了特朗普更多的信任。捍卫民主基金会首席执行官杜博维茨认为,在所有政府高官,蓬佩奥是“最安全的,也是最擅长引导特朗普的”。因此,如果特朗普对“动武”言论感到厌倦,博尔顿将首当其冲,而蓬佩奥可能被分化瓦解。

二是在决策层内部,更多理性声音正冲击“动武二人组”的地位。美国副总统彭斯和代理国防部长埃斯珀等高层官员都公开表态说,美国并不希望同伊朗开战。埃斯珀还希望求助盟国共同应对伊朗,他在近日在布鲁塞尔北约总部对外表示,盟国应在必要时与美国一起谴责伊朗,并要求盟国考虑与美国共同保护霍尔木兹海峡,求助盟国帮助制定一种更加侧重外交的方式,避免与伊朗发生军事冲突。

更重要的是,“主和派”还得到了总统特朗普的支持。特朗普多次公开表示不愿对伊朗动武,批评博尔顿和蓬佩奥把事情弄得“看起来像一场冲突”,他希望得到的是一份打上他自己印记的“协议”,不管这份协议是不是与奥巴马的伊核协议本质上相同。总统的反对使得“动武二人组”声音稍显边缘,并且地位受到一些挑战。

三是博尔顿的位置似乎已经岌岌可危,有关他即将离职的传闻一度甚嚣尘上。在特朗普与金正恩6月30日在板门店会面的时候,媒体注意到博尔顿没有出现,他被派往蒙古探讨安全问题。博尔顿的职位危在旦夕,因为特朗普已经厌倦了他游说与伊朗开战之举。特朗普对朝鲜态度柔和,与博尔顿的主张也大为不同,可能意味着强硬派的博尔顿已被排除出对朝政策的决策圈。

在板门店,陪在特朗普身边的却是平时经常用“战争狂人”、“官僚绦虫”等词语批评博尔顿的“福克斯新闻”主持人塔克 卡尔森。美国的《每日野兽报》称,卡尔森实际上是特朗普的“影子参谋”,他与特朗普目前的外交政策立场相近,在私下劝特朗普不要对伊朗动武,特朗普在对伊朗问题上非常重视卡尔森的声音,媒体也产生了是否卡尔森会上位的猜测。

美国的伊朗问题特别代表布赖恩 胡克和朝鲜问题特别代表斯蒂芬 比根目前也获得了特朗普的信任,地位日渐巩固。特朗普在板门店会面后表示,“比根将代表我进行谈判,他有着一颗热爱美国和朝鲜的心”。

目前,对伊朗动武的声音还并不占决策主流,因而博尔顿、蓬佩奥略显形单影只。特朗普表示:“制裁仍在继续,我并不着急。我对伊朗并不着急。如果你匆匆忙忙,你就会惹麻烦。”更重要的是,五角大楼的官员认为,中东地区可能发生的冲突会再次分散美军对亚太地区的专注,美军难以同时应对两个区域的重大战事。

虽然近日发生了英国皇家海军陆战队在直布罗陀海峡扣押了一艘伊朗油轮的事件,但此事被媒体认为是欧盟表达对伊朗在遵守伊核协议问题上搞“边缘政策”的回应。所以下阶段,如果没有直接引爆局势的突发事件,美国对伊朗还将继续走在外交解决的轨道上。

王锦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 美国研究所副研究员

原标题:打或不打伊朗?特朗普内阁里的对决激烈进行

责编:许舒琦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