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韩摩擦或让东亚经济一体化受阻
来源:文汇报 2019/07/14 10:51:42 作者:陈子雷
字号:AA+

导读: 可以说,如果日本政府坚持拒绝让步的话,韩国生产半导体和智能手机的制造工厂将面临停工的窘境。在此背景下,日韩出现贸易摩擦将不利于推动以上目标的实现,也希望日韩两国政府继续秉承良好的贸易传统,理性管控分歧,积极解决争端,为推动区域贸易自由化作出应有的贡献。

日本和韩国12日就两国间的贸易摩擦在东京举行事务级别磋商。会谈中,两国未能就取消出口管制达成共识。从磋商双方的表现以及两国舆论反应来看,日方态度强硬,处于攻势;韩方处于守势,没有太多办法。由于双方很难在此次贸易摩擦的根源——历史问题上轻易让步,两国关系短期内难以转圜。

上月末,G20峰会在日本大阪举行。作为东道主的日本,在峰会上发挥“主场外交”优势,联合各与会国共同发布了《大阪宣言》,再次表明了各国维护多边机制,坚持自由贸易的原则,也反映了东亚地区各国推进区域经济一体化,实现区域内投资与贸易自由化的决心。

未曾想,大会刚刚结束,日本政府却单方面宣布自7月4日起对出口韩国的三种半导体产业原材料加强管制,其中包括用于制造电视和智能手机柔性液晶屏必需的聚酰亚胺氟、制造半导体必需的光敏抗蚀剂和腐蚀气体(高浓度氟化氢)三类物质。

笔者认为,这次日本政府实施的对韩出口管制举措或与其一贯主张的自由贸易立场不符,必然会招致韩国政府的强烈反应。同时,日本制裁韩国还将会对两国政府间交流、企业分工合作和日韩国内政治局势三个层面产生一定的影响。

韩国有关库存3-4个月后面临“弹尽粮绝”

首先,对两国政府层面的影响。外界媒体质疑此次日本对部分出口韩国产品的“精准打击”源于韩国法院对日本企业二战时期强征韩国劳工采取的判决,认为这是日本方面对韩国法院判决表示不满的报复行为。对此,日本官房长官菅义伟在公开场合否认了这一说法。但是,从最近日韩交恶的具体情况来看,外界媒体的猜测不无理由。

去年10月至11月,韩国大法院(最高法院)两度判决日本企业赔偿殖民朝鲜半岛期间强征的韩国劳工,涉事日本企业的在韩资产还被扣押。而日本政府以1965年两国间签署的《日韩请求权协定》为依据认为,韩国劳工请求权问题已经解决,韩方不能再向日方索赔,并要求设立两国仲裁委员会处理此事。但是韩国政府多次拒绝了日本政府的要求,坚持以国内法对此事做出了判决。此次,日本政府以国家安全为由,突然宣布对出口韩国的三种半导体产业原材料实施管制,令韩国企业猝不及防。

日前,韩国政府以日本违反世贸组织相关规则为由,准备向世贸组织提出申诉。对此,日本政府则公开表示维护国家安全的执法依据源自国内法,此项管制措施只是取消了对韩国同类产品的出口优惠待遇,并非世贸组织法的管辖范围,表达了日方对抗到底的态度。

笔者认为,日韩两国渲染“情绪外交”,将对正处于低谷时期的日韩关系产生负面影响,并不利于双边关系的改善。

其次,对企业分工合作的影响。日本此次实施出口管制的三类产品,是全球半导体领域生产过程中必不可少的光敏抗蚀剂和腐蚀气体的材料。目前日本在该领域的生产和供应方面拥有绝对垄断地位,韩国对日本同类产品的依赖度高达90%。因此一旦限制措施长期化,占韩国出口总额约20%的半导体生产必将受到严重冲击。从目前韩国同类领域对该产品的库存保有量来看,该原材料的库存量大约1个月,而成品库存量约3个月,加起来也就是4个月左右的库存量。这意味着3-4个月后韩国企业的库存将面临“弹尽粮绝”的困境。

而在面临出口管制的情况下,日本企业对韩国出口三类原材料所需审批程序将花费3个月以上的时间。可以说,如果日本政府坚持拒绝让步的话,韩国生产半导体和智能手机的制造工厂将面临停工的窘境。虽然韩国也可以寻找替代品,但考虑到韩国企业在该领域的技术能力,要在短期内解决该问题也绝非易事。

国内经济压力助长日韩“情绪外交”

再次,对日韩国内政治局势的影响。受中美贸易摩擦影响,今年日韩国内经济下行压力不断增加。从日本的角度来说,此轮经济上升周期可能提前结束,在市场对美联储的降息预期下,日元开始进入升值通道,这不但增加了日本央行货币政策的调控难度,也对日本企业和进出口业务带来了一定程度的影响。日本经济的下行给今年10月消费增税计划带来了不确定性。众所周知,目前经济政策和社保制度改革是影响安倍内阁民意支持率的关键因素。因此,如果经济下行压力增加,其预定消费增税计划落空的话,安倍内阁的经济政策调控能力和社保制度改革所需资金补足等问题将受到民众的质疑,这将会直接影响到本月参议院选举自公联合获取过半席位的计划。在这一背景下,打“反韩”牌则有利于煽动国内民粹主义势力,提升一下自民党的支持率。

从韩国的角度来看,文在寅政府上台以后虽然在韩朝和中韩关系修复上取得了一定的成果,但是其经济政策的效果颇受韩国社会质疑。近期,文在寅政府因在慰安妇及征用工等历史问题上对日持强硬态度而获得韩国民众的支持。可以说,日韩两国国内各方势力的政治博弈逐渐演化成日韩两国的“情绪外交”,最终上升到双边贸易层面上的对立。在下一阶段,如果出口管制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反过来又会对日韩国内政治局势带来更深层次的影响,迄今为止日韩两国为修复关系所积累的努力也将“功亏一篑”。

笔者认为,日韩两国如能通过磋商达成共识,圆满解决进出口管制问题,将有利于保护两国企业和人民的利益,对维护多边主义,推动东亚区域投资和贸易的自由化起到积极的作用,为今年下半年在中国举行的第八次中日韩领导人会议营造一个良好的氛围。

当前,世界经济中心正在不断东移,中日韩三国的经济总量超过欧盟,与美国相当。但是,中日韩三方之间的贸易额占各自贸易总额的比例仍然偏低,与经济总量不匹配的问题比较突出。因此,三国领导人已经就争取实现“10+6”谈判的突破、早日构建中日自由贸易区取得了共识。在此背景下,日韩出现贸易摩擦将不利于推动以上目标的实现,也希望日韩两国政府继续秉承良好的贸易传统,理性管控分歧,积极解决争端,为推动区域贸易自由化作出应有的贡献。

(作者系全国日本经济学会副会长、上海对外经贸大学东亚经济研究中心主任)

原标题:日韩摩擦或让东亚经济一体化受阻

责编:梁立群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