丛培影:撤除域外驻军是海湾地区和平与稳定正解
来源:中国网 2019/07/29 10:41:55 作者:丛培影
字号:AA+

导读: 日前,俄罗斯外交部发布《波斯湾地区集体安全构想》,提议波斯湾地区以外国家放弃该地区永久驻军,并成立一个安全与合作组织。

日前,俄罗斯外交部发布《波斯湾地区集体安全构想》,提议波斯湾地区以外国家放弃该地区永久驻军,并成立一个安全与合作组织。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对此作出积极回应,表示中方欢迎俄方相关设想,国际社会应为促进海湾地区的和平稳定发挥建设性作用。那么,海湾地区为何会出现持续冲突与动荡,美英等国长期驻军为地区安全带来哪些挑战,海湾地区和平稳定的正解是什么?

海湾地区冲突不断由内外因素共同促成

中东地区向来被认为是世界上最为动荡和不安区域之一,而海湾地区因其特殊地缘战略地位,更是经常陷入持续冲突和对抗之中。从历史和现实两个维度看,海湾地区冲突不断主要是由大国博弈和教派冲突两大因素引发的。纵观二战结束以来海湾地区历史,我们可以看到在不同历史时期,海湾地区冲突与对抗的动因并不相同。

冷战时期,美苏两大阵营的激烈对峙是世界的主要矛盾,此时海湾地区的摩擦冲突具有明显的美苏对峙烙印。美英主导的巴格达条约组织在1955年建立后,整个中东地区自然划分为两大阵营,一方是得到美国财政和军事援助的土耳其、伊朗等巴格达条约组织成员国,另一方是得到苏联援助的埃及、叙利亚等阿拉伯国家。20世纪80年代,长达8年的两伊战争既有大国博弈背后驱动,也是伊斯兰教逊尼和什叶两大教派冲突的缩影。

冷战结束后,由于苏联的解体,海湾地区冲突的大国博弈因素暂时消失。此时,美英等西方国家试图巩固冷战胜利成果,强化其在海湾乃至整个中东地区的影响力,并力图挤压俄罗斯的战略空间,海湾战争就是典型代表性事件。美国虽然在海湾战争中打着阻止萨达姆侵犯科威特主权的旗号,但其真实目的却是拔除萨达姆这颗在海湾地区的“反美钉子”。2003年,美国悍然发动的伊拉克战争也可以被视为实现这一目标的后续行动。

伊拉克战争后,由于美英等国支持的伊拉克什叶派政府不能有效缓和教派矛盾,致使海湾地区教派冲突加剧。叙利亚内战爆发和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崛起进一步激化了族群和教派矛盾,同时美俄两大国在海湾地区的战略博弈再次呈现出来。

美英驻军对海湾地区安全局势带来巨大挑战

此前,美国总统特朗普抱怨多年保护海湾地区重要海上航线却没有得到补偿。伊朗外长扎里夫对此予以驳斥,称海湾地区并不需要美国的保护,在海湾地区驻军只表明美国等西方国家时刻准备以武力解决地区冲突,海湾国家完全有能力自己承担保护国际水道的责任。事实上,美英国家在海湾地区的驻军并未受海湾地区民众的欢迎,他们认为美国是外来的力量,在海湾国家驻军只是为了维护自己本国的利益,而不是其所宣称的维护地区的安全与稳定。

事实上,美英等国家的长期驻军给地区的安全局势至少造成了以下三方面影响。

第一,美英等国家的驻军成为恐怖袭击的目标。海湾地区的极端组织之所以有很多支持者,原因是这些组织扛起“反美大旗”,反美情绪在整个中东地区都很有市场,美英等国家常驻军队已成为恐怖袭击的主要目标。

第二,美英等国家的驻军也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海湾国家推进内部改革的进程。在很多情况下,美英等国家完全以是否“亲西方”作为评判海湾国家政府好坏的标准,他们仰仗驻军的威慑力为那些并不太受民众欢迎的政府“站台”,致使这些国家错失推进国内制度改革和创新的机会。

第三,美英等国家的驻军在一定程度上加重了区域内部不同国家、不同教派间的矛盾。某些海湾国家间的历史积怨很深,两大教派之间的矛盾也很难化解,美国扶植一方打压另一方的政策,反而使问题变得更加突出,矛盾更加难以化解。

海湾事务需“海湾人”自己解决

无论如何,联合国都应该在海湾地区事务中发挥更为关键的作用。作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俄罗斯与中国都表达了支持域外国家军队撤出海湾的立场。实际上,美英等国家的驻军并不合法,反而会成为地区安全局势动荡的隐患。

如果美国在该地区持续支持强势一方打击弱势一方,使弱势一方完全失去生存空间,弱势一方只能选择“背水一战”“放手一搏”。从某种程度上讲,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崛起、伊朗核危机持续发酵、巴以冲突难以化解、伊拉克安全局势恶化,都是美英等西方国家不断干预海湾和中东地区事务的恶果。

事实上,一向以“自由”和“民主”捍卫者自居的美国,却不断在海湾地区制造不公正与不公平,持续累积的不公平与不公正才是海湾地区持续动荡的根源。实际上,问题的正解应该是海湾地区和平与稳定由“海湾人”自己维护,海湾地区争端议题由“海湾人”自己解决。

原标题:撤除域外驻军是海湾地区和平与稳定正解

责编:陈倩柔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